:::: 菜单 ::::

一个巴掌一个故事-果果和砖砖

从前有两个小孩,一个叫果果,一个叫砖砖。

果果因为RP问题,从小被野狗咬过一口,所以脸上缺一块肉。

砖砖从小就多才多艺,由于根基很稳,所以对得起“砖砖”的名号。

果果和砖砖小时候一起上学,一起长大。

时光飞逝,果果和砖砖都长大了。

果果因为RP问题,尽管身体长大了,缺的那块肉还是豁在那里。

在偶然的机会下,砖砖邂逅了一个叫MM的才女。

MM是娱乐圈混的,在投入砖砖怀抱之前就有无数粉丝,看过MM的节目的人都表示很有爱。有段时间,人人都以会学MM的才艺展示而自豪。

MM和砖砖认识之后,不光情投意合,而且一样目标远大,他们婚后一起争霸舞林,还开辟了自己的门派“日一丫”。

每次砖砖家的新节目上场,他们都用脸上少一块肉的果果他们家搭建的舞台表演。

广大粉丝们也习惯用果果家搭建的舞台来看砖砖家的表演。

广大粉丝更喜欢买果果家卖的舞台来学习砖砖家的舞蹈和节拍。

就这样,这两家合作了多年。

砖砖家在很多舞台上表演过,果果家卖了很多舞台。

一遍一遍,反反复复。

粉丝们也早已习惯。

有一天,果果家发明了新的舞台。

被咬过一口的果果觉得,他已经不需要砖砖家的表演了,不靠砖砖家,他自己家的舞台也可以卖出那么那么多。

况且,许多旧日砖砖的粉丝都已经学会了“日一丫”门派的功夫,跳舞唱歌有的是人才。

所以没有打算让砖砖家在上面演出,连邀请都没有。

砖砖得知有了新舞台,以为果果是醉心于搭建最华丽的舞台,为全世界的歌舞曲艺爱好者、为最广大人民的文化需求谋福利,并没有在意。

砖砖很欢快得带领全家人彩排新节目,准备去果果的新舞台演出。

脸上少块肉的果果广开培训班,吸引大量歌舞爱好者来他的舞台上陶醉,他们开创了新派别“挨粪压迫死”。

几年下来,不计其数的粉丝加入了“挨粪压迫死”流派,他们人人都有一个以上的“爱粪”舞台。

砖砖为了新舞台,排练了新的华丽舞步和和谐乐章。

砖砖一直在一丝不苟地准备着,为了新的舞台,和新的粉丝。为了更多人可以玩出新花样。

短暂的一段时间过去。

果果居然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别出心裁地推出了用胶带纸把四个“爱粪”舞台粘在一起的“爱趴的”舞台。

“爱趴的”舞台远远望去是巨大的囧字,蔚为壮观。

果果宣布,这是“终极的误导(不好意思打错了,是舞蹈)体验!”。

此时,砖砖公开对粉丝们宣布,即将前来果果的新舞台表演,并且让更多的人都能学习在果果的新舞台上发挥“日一丫”的优势。

太棒了!

世界粉丝在欢呼。

砖砖甚至在万维鱼网上挂了一个定时炸弹,不好意思,说错了,是倒计时的电子表。

倒数着自己辉煌再现的时刻。

一群砖砖“日一丫”派别的粉丝在聚会,他们唱着“永远在等待,永远在等待~喔哦”。突然之间

脸上少块肉的果果发布了第四代舞蹈培训计划。

计划中赫然流露出“爱粪”上不允许跳砖砖家的舞蹈。

计划上写了:

最近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不法分子丧心病狂地打出了“砖砖爱上粪”的反动口号,

妄图通过hack手段制造砖砖在爱粪上跳舞的局面来颠覆“爱粪爱到底,死活不要你”的不争事实。

对此,我们广大培训机构表示强烈的谴责以及深深的愤怒。

再此,

代表广大歌舞爱好者再次重申“终极舞蹈体验”的立场永远不变。

世界上只有一个“终极舞蹈体验”。

只有果果家看重的才是终极的,才是富的。

任何妄想通过hack进入“爱粪”舞台的“日一丫”都是贼吃资源的,都是会不稳定的,这样的行为是不得人心的!

我们是不会允许的,我们要写进培训协议。

你们最终都要注定失败的!

事情还没结束……

以上内容我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个意思,只是昨天我做梦去爬山,在高高的山顶,有块奇怪的石头,我好不容易爬去近处细细一看,发现石头上居然有字,于是掏出笔记本把文字记下,weblog之。梦境而已,不必当真,若有雷同,纯属恶搞,全没看懂,纯属悲剧

[4.11补充:]

不好意思,昨晚快断网,所以没说重点。

为什么果果决定不让砖砖和“日一丫”流派的人来用它的舞台呢?

其实,果果早就运用自己的舞台在吸引歌舞精英,为自己赚多多的钞票和人气,

这些精英当中,当然也有大量是“日一丫”和其他流派发展而来的。

时至今日,果果觉得自己的精英已经很庞大,世界的利润也很丰厚,他不想改变这样的捞钱局面。

果果明白,自己不仅是一个卖舞台的,更是要包揽娱乐圈的。

将来,最出名的超级明星,都要是果果包装起来的。

而砖砖旗下的“日一丫”流派日益强大,因为有MM当年的底子,所以成员众多,遍布全世界的各种舞台。

果果眼看着自己的舞台和全球性的培训机构越办越大,担心如果让“日一丫”这伙人进来搅和,就会影响到自己的势力。

所以果果决定一不做二不休,趁早跟砖砖家族翻脸,要求“日一丫”派中怀着梦想的人员加入正规“挨粪压迫死”的培训机构,否则他们将无缘登上果果家的舞台。

果果,脸上少块肉的果果,发了一个绝招,

声称砖砖家的“日一丫”派别的舞姿非常伤舞台,会使舞台使用寿命降低,甚至还会导致舞台出现各种问题。

哦!明白了!

果果的舞台确实华丽,但存在致命缺陷,让它在某些方面不像其他舞台一样稳定耐久——

因为果果的舞台有不少是用胶带纸沾起来的。

“日一丫”流派有很多成员,水平层次高低起伏,虽然确实有不少“舞台杀手”,但那种只是少数初学者嘛。

难道果果是怕这些小众吗?

可是,我真的是想不通呀,果果的舞台虽然是胶带纸沾的,但自己有一套保护机制的呀——

当跳舞的人太大力气的时候,舞台会自动把那个倒霉的家伙弹射到火星去。

为什么有了这套机制,果果还不放心呢?

怀疑的声音越来越多。

后来果果又提出:“过去的模式已经OUT了!”

“你们就是穿防化服来,我的舞台都不欢迎,你们这样搞简直是打破标准。”

我想我懂了。

果果,脸上少块肉的果果,

go screw yourself!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