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标炸弹的魔兽世界文艺博览手札,汇集来自各界的资料
‖2009 年十月4日,星期天,下午 16:47 | 给我留言 | 243阅读
发布者: 鼠标炸弹
联系我

声明:《仇恨之轮》(ORGANIZED BY PIGISMA Cycle of Hatred by Keith R.A. DeCandido)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博客转摘于此仅出于学术研究目的,供欣赏魔兽世界历史的同学一起研究交流。
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

第十二章

艾格文真的希望这个讨厌的年轻女人能马上走开。

这当然不可能。艾格文心里非常清楚这一点,但她还是忍不住这么想。她独自一人生活已经二十年了,这样的生活倒也能让她怡然自得。说实在的,跟流放到卡利姆多之前的那几百年相比,过去的二十年是她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她曾经坚信,这些被崇山峻岭层层包围的丘陵足以远离尘世的喧嚣;她所设置的结界是那么低级,根本就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而且根本不会有人来找她。但现在看来,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一个泡影。

“我真不敢相信您还活着。”

这个普罗德摩尔家族的女人的声音听上去好像只有十来岁。艾格文清楚这并不是她真正的音调,而她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试探自己的身份。

普罗德摩尔接着说道:“您一直是我心目中的一个英雄。当我还是一个学徒法师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您的光辉业绩了——您是最优秀、最伟大的守护者。”

想到紫罗兰城堡里那帮颤巍巍的老家伙们居然这样写她,艾格文心里有点发毛。“根本不是那样。”艾格文不敢想下去了。她提起那桶水,转身向小屋走去。走运的话,普罗德摩尔没准就会离开。

但艾格文今天好像并没有那么幸运。

普罗德摩尔跟了上来:“正是因为您,我才可能成为一名法师。”

“我非常遗憾自己曾经是个法师。”艾格文咕哝了一句。

“我不懂,您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您没有告诉其他人您还活着?那样的话,您可以帮助我们消灭燃烧——”

木桶掉到了地上,艾格文猛地转向普罗德摩尔:“我在这里自有我的理由,但你不需要知道。现在,请离我远点!”

非常不幸,这些话不但没有轰走这个女人,反而还让她卸下了小姑娘的伪装,恢复了她作为一名领导者的真实面目。“恐怕我不能从命。麦格娜,你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

“现在我对什么都不重要了,还不懂吗,你这个愚蠢的小女孩?我根本就不配做人类的一员,就连兽人、巨魔、矮人都不配。”

普罗德摩尔挺直了腰。艾格文看出了这个女孩体内正在奔腾翻涌的巨大魔力。她突然意识到虽然这还是个小女孩,但她的魔法却不容小觑。她能悄无声息地穿越自己设置的结界就足以证明她的魔法相当厉害。

“我不是什么‘小女孩’,我是肯瑞托议会的法师。”

“我已经活了一千年了,在我看来,等再过几个世纪,我才会考虑不再称呼你作小女孩。现在,小女孩,走吧——我想一个人清静会儿。”

“为什么?”普罗德摩尔听上去真的像是被弄糊涂了。艾格文意识到这个年轻的女巫或许并不真正了解她的历史——要么早在普罗德摩尔之前,那段历史就已经被彻底删除了。普罗德摩尔接着说道:“是你首先开创了女人成为法师的一代先河,你永远都是艾泽拉斯众多无名英雄中的一个。但你怎么可以抛弃——”

“就像这样吗?”艾格文丢下木桶,转身向小屋走去。她晚些时候还会回来的。

普罗德摩尔当然不会就这么放弃。她跟着艾格文穿过一扇摇摇欲坠的木门。“麦格娜,你——”

站在这个可戏称为客厅的房间——也是小屋里唯一的一个房间,兼具卧室、厨房和饭厅等功能的房间——艾格文大声叫道:“不要那么称呼我!我早就不是法师了,我根本就不是什么英雄,我不想你呆在这里。你说我开创了女人成为法师的一代先河——恰恰相反,我就是为什么女人永远都不该成为法师的最好注解。”

“不是那样,”普罗德摩尔说道,“正是因为有了你——”

艾格文把手捂在耳朵上,大叫道:“看在世上所有圣贤的份上,求你别讲了。”

普罗德摩尔静静地说道:“我现在所讲的你心里应该都很清楚。如果不是你的努力,恶魔早就卷土重来了,我们也——”

“但那又有什么区别呢?”艾格文冷笑着说道,“恶魔还不是回来了?洛丹伦还不是被毁了?巫妖王还不是称霸一方?萨格拉斯还不是赢了?”

听到巫妖王三个字,普罗德摩尔不由自主的皱了一下眉头,艾格文对此却毫不在意。普罗德摩尔说道:“你可以否认自己的一切功绩,但这却并不能改变事实。是你激起了所有——”普罗德摩尔笑了一下:“——所有那些渴望成为法师的小女孩们心中无限的希望和热情。在紫罗兰城堡的时候,我最喜欢的故事就是你被斯卡维尔看中成为第一个女法师的故事。斯卡维尔是第一个看到女的学徒法师身上蕴含的巨大潜力的大法师,而众多提瑞斯法守护者对他的这一英明抉择也大加赞赏——”

艾格文忍不住了。她纵声大笑起来,刺耳的笑声久久飘荡。她笑得都有些喘不过气了。她开始咳嗽,好一阵子才恢复过来。历经千年的时光,她的身体已经开始老化和衰弱,但一股生机和活力却仍顽强地残存在体内,让她不会因为一阵大笑就昏死过去。

事实上,这是几百年来她笑得最痛快的一次。

普罗德摩尔的嘴里好像被人塞了个柠檬,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我看不出这有什么好笑的?”

“你当然看不出了。”艾格文咯咯地笑了起来,又喘了几口气,“如果你相信这些胡话,你自然就看不出来。”艾格文深吸一口气转而发出一声叹息:“既然你坚持要侵犯我的隐私,那么,来自高贵的塞拉摩的普罗德摩尔女王,请坐吧。”艾格文指了指一把麦秆椅子。这把椅子是她在流放后的第三年花了整整一年功夫编出来的,她自己可舍不得坐。“让我来告诉你我怎么成为一名提瑞斯法守护者的。而我为什么不愿称自己为英雄……”

八百四十七年前……

多年以来,提瑞斯法林地总是让艾格文觉得阴森可畏。远离了都市的喧闹和尘嚣,这片位于洛丹伦首都北部的林地是那么的郁郁葱葱,幽寂神秘。妈妈第一次带她来这里野营的时候,她还是个孩子。惊恐之余,她不禁又赞叹起它的瑰丽和魅力。树林里活蹦乱跳的各种动物,色彩斑斓的花花草草都让她眼花缭乱,惊叹不已。忘却了到处是火把和灯笼的城市,艾格文惊异地发现深蓝的夜空里居然有这么多繁星点点。

慢慢地,恐惧消失了,快乐,兴奋,还有一丝解脱的快感占据了艾格文的心房。

但是今天,所有的恐惧害怕又都回来了。

还没到十二岁,艾格文就当了大法师斯卡维尔门下的一名学徒法师。跟她一起学习的还有四个人——都是男孩子。艾格文一直梦想着做一名法师,但爸爸和妈妈却总是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告诫她,她将来会是一个男人的妻子,这就是她的命运。她现在还小,拨弄那些花花草草还说的过去,但很快她就要开始学习持家之道,比如缝补衣服啊,烧菜做饭啊……

直到遇见斯卡维尔,笼罩在她头上的这篇阴云才慢慢消散。斯卡维尔让她做自己的徒弟——而且明确表示艾格文不能说不。爸爸妈妈觉得自己再也见不到女儿了,哭得昏天黑地。但艾格文却又激动又兴奋,她马上就要开始学习怎样当一名法师了!

那时,斯卡维尔门下只有三名学徒法师——法拉瑞克,乔纳斯和曼弗雷德。虽然这些男孩子跟艾格文接触过的男孩子们一样都挺烦人,但她跟他们相处得也还过得去。第四个男孩子,纳塔尔,一年之后也加入了师门。

一天,斯卡维尔告诉他们,他是一个秘密组织的成员,这个组织名叫提瑞斯法守护者。听到这个名字,艾格文的第一反应就是她所钟爱的那片林地有可能就是根据这个组织命名的。事实上正好相反——几个世纪以来,这些守护者都在这片树林里开会,于是他们以这片林地的名字为自己命名。这着实让艾格文吃了一惊,她一连几年都到林地里去露营,可她从来没见过这种集会啊!

斯卡维尔又告诉他们,他们很快也要到林地里去会见提瑞斯法了。

男孩子们好像马上要去探险一样,兴高采烈地谈论起了各种秘密组织。艾格文并没有参加他们的讨论。她想知道提瑞斯法到底是什么——斯卡维尔说得有些模棱两可。那帮男孩子对斯卡维尔的话深信不疑,但艾格文却想知道更多。

“你马上就可以看个够了,我的女孩。”斯卡维尔笑着回答她。他总是喊她“我的女孩”。

斯卡维尔把他们带到林地里,艾格文有点糊涂了,空旷的林地上哪有人影?

不一会儿,艾格文正要开口向斯卡维尔问个明白,突然一道亮光闪过,就只见他们被七个人围成一圈。这七个人中有三个是人类,三个精灵,还有一个是侏儒。他们全是男性。

“我们已经选定了。”一个精灵说道。

法拉瑞克问道:“选定了什么?”

侏儒回答道:“安静,孩子,你马上就知道了。”

精灵转向斯卡维尔,说道:“你培养的几个弟子都很不错,麦格娜•斯卡维尔。”

艾格文皱了皱眉头:她可从来没听过这样的尊称。

“但有一个非常出色。这个学生刻苦钻研魔法精妙已远远超过了一般的好奇心,而且聪颖过人,资质无人能及,并且还已经掌握了梅特尔卷轴。”

艾格文的心跳加快了。暗夜精灵梅特尔是几千年前一个伟大的法师。一般说来,精灵族的法师通常会在当学徒的最后一年开始尝试学习梅特尔卷轴;人类法师只有在学徒法师阶段完成之后才敢尝试这种魔法,但艾格文还不到一年就可以自如地施展梅特尔的魔法了。

这一切都是悄悄地进行的——斯卡维尔一再提醒她,不然会惹恼那帮男孩子的。

法拉瑞克一一扫视他的同伴:“谁会施展梅特尔卷轴?”

艾格文露齿一笑,得意的说道:“是我。”

“谁允许你那么干了?”曼弗雷德气冲冲地叫道。

斯卡维尔静静地说道:“曼弗雷德,是我让她学的。你和法拉瑞克注意点,讲话不要没大没小。”

法拉瑞克和曼弗雷德低下头,齐声说道:“是,师父。”

精灵继续讲道:“现在,你们都必须知道,一场战争即将打响。这不是一般民众之间的斗争,而是法师群体之间的战争,也许某天你们也会加入到这场战争中。恶魔入侵了我们的世界,虽然我们全力以赴与他们抗争,但他们的攻势却一年比一年疯狂。”

“的确如此。”侏儒插了一句,那个精灵不由白了他一眼,“有可能就因为我们的抗争,他们才会越来越疯狂。”

“恶魔?”纳塔尔听上去像是被吓着了。他总是很怕恶魔。

“是的,”人类中的一个说道,“他们处处残害我们人类,只有法师可以与他们抗衡。”

“已经有人——”精灵瞟了那个人类一眼,表示自己对他的多嘴也非常不满,“指责提瑞斯法没有尽到驱逐恶魔、保护世界的责任了,我们于是推举了一个守护者。现任守护者——比如说你们的师父斯卡维尔——将这个大陆上最优秀的年轻法师召集起来,磨练他们。然后我们来决定谁最有资格成为新一任的守护者。”

“做出这一选择还不容易呢。”侏儒说道。

乔纳斯小声咕哝道:“那是个愚蠢的选择。”

“年轻人,你刚说什么?”另一个精灵问道。

“我说你们的选择真蠢。艾格文是个女孩子!将来最多不过是个博学的女人,只配给村民分发点草药,如此而已!我们才是真正的法师!”

艾格文惊愕而又愤慨地看着乔纳斯。她一直都爱恋着乔纳斯,他们两个也睡过几次。他们这种关系瞒过了其他的几个弟子,但却瞒不过斯卡维尔——没有什么可以逃过这位老法师的火眼金睛。这些话如果从法拉瑞克的嘴里说出来,她还可以接受,因为他不过是个自命不凡的笨蛋。但乔纳斯怎么——艾格文暗暗发誓,乔纳斯以后休想再爬上她的床……

“女人,”一个年长的人类叹了口气,说道,“的确比较喜欢感情用事,而且做事容易偏激,这使她不配担当一个法师。但艾格文的确是斯卡维尔所召集的众多年轻弟子中最有潜质的一个,所以我们不会求全责备——这将意味着将由这个女孩接任这个职位。”

艾格文气鼓鼓地回击道:“尊敬的法师们,我会做得跟男法师一样好,而且我想我可能会比他们做得更好,因为我要经历更多的磨练和考验。”

精灵笑了一下,说道:“她已经下战书了。”

“等等,”纳塔尔叫道,“你是说她就要成为传说中的守护者什么的,那我们呢,我们什么都不是吗?”

“并不是这样,”精灵说道,“你们每个人都会担当相当重要的职务。我们团体里所有的法师都将奔赴沙场,只不过守护者承担了最重要的职责。”

艾格文看着她的师父,问道:“斯卡维尔,你怎么了?你为什么不当守护者了?”

斯卡维尔笑着说道:“我的女孩,我老了,也累了。同成群的恶魔作战是你们年轻人的游戏。我希望自己抓紧剩下的时间,好好培养下一代法师。”斯卡维尔转向男孩子们:“你们放心,我还会继续做你们的师父。”

“好极了。”法拉瑞克小声咕哝道。四个男孩子的脸拉得老长。

“事实就是这样,”侏儒生气地说道,“你们做是这么毛躁。这就足以证明我们选择艾格文是正确的。”

“不仅如此,”年长的人类补充道,“守护者是我们团体意愿的执行者,所以我想一个女孩子不会那么莽撞任性,对我们的指挥系统也会比较容易理解。”

“现在还没开战呢。”另一个人类说道。

艾格文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说要打仗了?”

“是的。”那个精灵微笑了一下,继而死死地盯着艾格文,仿佛要把她整个人看穿,“孩子,在传承魔力之前,你还要知道法师的职责在于保护世界的和平和安全,而魔法是法师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武器;她也知道这意味着艰辛的付出和不懈的努力。

但她不知道自己将来会怎样的艰辛,她也不知道斯卡维尔让她学习梅特尔卷轴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法拉瑞克站出来大叫道:“[****],我不比任何女孩子逊色!没准比她还强!我也可以施展梅特尔卷轴中的一招!看!”法拉瑞克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他盯着精灵前方一块突起的岩石,嘴里不停地咕哝着咒语,接着又重复一遍——斯卡维尔告诫过他们,安全起见,梅特尔卷轴要念两遍。

亮光一闪,只见那块岩石发出了一片淡黄色的光芒。法拉瑞克轻蔑地看了艾格文一眼,对着身旁的法师咧着嘴得意地笑了起来。

“点石炼金术,”侏儒叫道,“真没有创意。”

“事实上,”精灵笑着说道,“只有笨蛋才会变出这样的金子。”

法拉瑞克的笑容不见了:“什么?才不是呢!”他很快又念了一个识别咒。他的脸更黑了:“妈的!”

“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精灵说道,“不过你们还是有潜力可挖的。法拉瑞克、曼弗雷德、乔纳斯、还有纳塔尔,好好跟着斯卡维尔学习吧,你们的潜力会爆发出来的。”接着,他又用犀利的目光盯着艾格文:“艾格文,你的命运很快就会改变。一个月内,我们会在这片林地里再次集会为你传承魔力,你要好好准备。”

话音刚落,又只见一道亮光闪过,七位法师都不见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斯卡维尔教导艾格文如何对付恶魔大军以及那帮丑陋狰狞的小头目——别小看了这帮家伙,要不是守护者殊死奋战,他们的魔爪早就伸向这个世界了。不久,斯卡维尔将守护者的魔力传给了艾格文。这真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以前那些要全神贯注施法才能完成的魔法现在一念之间就可以完成。她的洞察力也加深了,一眼就可以透过表面看到东西的实质。以前控制那些动物和植物,她还要费点心思,施展些复杂的魔法才行,但现在只需轻轻一瞟就可以马上搞定。

一年后,斯卡维尔在睡梦中静静地死去了。当他意识到自己不久就要离别尘世的时候,他就开始为乔纳斯、纳塔尔和曼弗雷德安排新的师父。那时的法拉瑞克已经准备独闯天下了。斯卡维尔立下遗嘱,他所有的物品以及仆人都留给艾格文。

斯卡维尔死后不到一个月的一天,艾格文接到提瑞斯法会发出的秘密召唤符,急匆匆地从一个叫乔塔斯的小村庄赶回来。

刚到提瑞斯法林地,那个侏儒——后来艾格文知道他的名字叫埃尔巴格——就说道:“你以为你在乔塔斯能干出什么?”

“把他们从兹莫多尔手里救出来。”艾格文觉得这个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在你干掉兹莫多尔之前,你想过去了解兹莫多尔更多的信息吗?你制定了既可以铲除兹莫多尔又不让乔塔斯的民众知道真相的万全之策了吗?还是就抱着侥幸的心理乱碰乱撞?”

一身的疲惫和满腔的怒火让艾格文一改往日恭敬的态度,对着众多法师高声叫道:“埃尔巴格,你们不知道,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制定方案和收集更多消息。这么做只会危及到校舍里那些被兹莫多尔攥在手里的孩子。那里有许多孩子。如果我不当机立断——”

“你所要做的,”埃尔巴格慢吞吞地说道,“就是按照指令去做。斯卡维尔没有教过你提瑞斯法会的规矩吗?只有接到防备警告和——”

艾格文打断了侏儒的话:“埃尔巴格,你们所做的只是在反击。你们就知道这些,这就是你们几百年来同那些丑陋的家伙作战都没有取得丝毫进展的原因。兹莫多尔攻占了一个校舍,准备拿那些孩子来换取魔法,毒化他们的灵魂。我碰巧闻到了恶魔施法时散发的臭味,才得以及时赶到。你们作战的方法太被动了。”

“就应该是这样!”埃尔巴格挥舞着双臂大声叫道,“我们这个团体就是为了应对恶魔的威胁才创立的。”

“但它早就不灵了。如果我们真的要抵御这些入侵我们世界、破坏我们家园的怪物,我们就不能容忍他们这么轻易地侵犯我们,也不能容忍我们还不知道他们的影踪就把我们的孩子抢走。我们必须先发制人,查探出他们的踪迹,然后一网打尽。否则我们早晚会一败涂地。”

埃尔巴格并没有被说服:“人们一旦知道自己危在旦夕,我们怎么控制恐慌混乱的局面?”

艾格文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看着其他在场的法师:“埃尔巴格代表你们所有人的意见,还是就他的声音最大而已?”

年纪最长的精灵——雷尔夫斯拉——微笑着对艾格文点了点头:“麦格娜,事实上,两者都是。”雷尔夫斯拉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埃尔巴格说的没错,你行事太鲁莽了。兹莫多尔不过是萨格拉斯手下的一个小喽啰,我们应该争取从他的身上收集到更多有关他主人的情报。”

“说得太对了,那我们就等他杀死了孩子再找他要情报。”

“也许是这样,有时为了赢得这场战争,我们必须冒险。”

艾格文惊愕地睁大了眼睛:“我们谈的可是那些孩子们的性命啊。再者,这并不是一场战争,不过是一次抢占行动。稍有疏忽,孩子、大人还有我们都可能死在他们的手里。”不等另一个法师开口责备她,艾格文抢着说道:“我敬爱的大人们,求求你们了,我真的精疲力竭了,只想睡会儿。还有其他的事吗?”

雷尔夫斯拉脸一沉:“记住你的位置,麦格娜•艾格文。你是守护者,你只能像提瑞斯法会的胳膊那样执行大脑的任务,永远不要忘记这点。”

“我高度怀疑你是否会让我那么干。”艾格文咕哝了一句。

“没事了吧?”

“眼下——”雷尔夫斯拉的话还没出嘴边,艾格文就已经施法传送到紫罗兰城堡了。她太需要睡眠了。

第十三章

看到克里斯托夫坐在普罗德摩尔女王的王位上,洛雷娜并不觉得惊讶,但却非常失望。女王自己总是能不坐在上面就不坐在上面,而这个内务大臣即便下朝了却还赖在上面。

与其说克里斯托夫坐在王位上,还不如说他挂在王位上。消瘦的肩膀松垮垮地耷拉着,身子斜在一边,一条腿无精打采地靠在王位边上。德菲把洛雷娜带进来的时候,克里斯托夫正在阅读一张卷轴。“阁下,洛雷娜上校求见。”这个年长的管家谦恭地说道。

“什么事,洛雷娜?”克里斯托夫的眼睛依然盯着那张卷轴。

“列兵施特罗沃不见了。”洛雷娜开门见山地说道。

克里斯托夫抬起眼皮看了看她:“这个名字对我有什么意义吗?”

“要是你用心记得女王议事厅说过的话,你就知道了。”

克里斯托夫放下卷轴,直了直身子:“在这个房间里,你最好换个口气跟我说话,上校。”

洛雷娜厌恶地看了内务大臣一眼。“多谢你的提醒。无论在哪个房间,我都会这么跟你说话。普罗德摩尔女王要你在她外出期间代管塞拉摩的政务,但那并不代表你就是女王。”洛雷娜得意地笑了一下:“想当女王,想发号施令,你还不够格。”

克里斯托夫的眉毛拧成一团。“普罗德摩尔女王回来之前,我就有权代理女王的工作。你最好对这个办公室放尊重点。”

“你的办公室是内务大臣办公室,克里斯托夫,这也就是说你只是女王的一个大臣,地位跟我差不多。所以,你少在我面前装腔作势,狐假虎威。”

克里斯托夫拿起卷轴,靠在王位上,有气无力地问道:“你来这是想辩论的吗?”

“我说过了,列兵施特罗沃不见了。我派他出去侦察火刃氏族。我跟他哥哥曼纽尔谈过了,他说他们在恶魔旅店都计划好了。施特罗沃坐在一个角落里,曼纽尔和那个他们觉得可能跟火刃氏族有关的家伙攀谈,后来,施特罗沃就跟踪这个家伙。这是前天晚上的事了,后来就再没音讯了。”

“这管我什么事?”克里斯托夫不耐烦地问道。

“你这个啰嗦的笨蛋,他在侦查火刃氏族,就是那个北哨堡袭击我和我手下的火刃氏族。我觉得这件事情非常蹊跷,你看呢?”

“没什么大不了的,”克里斯托夫放下那张卷轴,“总是有人私自逃离部队,这是一个令人沉痛的事实。我想你将来会明白的,上校。”

洛雷娜厉声说道:“我现在就很明白,内务大臣。但是我也很了解施特罗沃,哪怕断了条腿,他也不会当逃兵。他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士兵!我想彻底搜查整个奥卡兹岛,只到找到他。”

“不。”

洛雷娜下意识地握住了剑柄,但她知道刺杀现在坐在塞拉摩王位上的这个男人会有多愚蠢,而且他不配死在王位上,也不配被刺杀。“你说‘不’是什么意思?”

“我想上校对这个词的意思应该非常清楚。”

“真好笑!”洛雷娜松开放在剑柄上的手,走到大窗户前。她宁愿看点别的也不想再多看克里斯托夫一眼。天空是如此清亮,她一直能看到奥卡兹岛的东北边。“火刃氏族一直都让我寝食不安,内务大臣,他们会施法术,也会——”

“好了,上校,火刃氏族不过是个传言而已,你的士兵不见了,你现在也没法分辨它是真是假了。我怕我不能投入整个塞拉摩的兵力去找一个逃兵——更何况现在这些兵力正要派上用场。”

洛雷娜转过身,不解地问道:“你在说什么?”

“你自己来了也省得我再召你了。”克里斯托夫说道。

洛雷娜真想问他一开始怎么不说这事。

克里斯托夫“嗤”地笑了一声,说道:“你所要做的不是向坐在王位上的人发问,而是服从那个人的命令。现在,那个人告诉你他刚刚得到消息,兽人在科卡尔峭壁聚集了大量军队。这可是从杜隆塔尔到北哨堡最近的港口。”

顾不上提自己对这个科卡尔峭壁是多么熟悉,洛雷娜皱着眉头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就今天早上。达文少校需要再度增援。我想让你带领部队去。”

虽然洛雷娜的工作不包括塞拉摩和北哨堡军队的调动和管理,但她有权知道军队的情况。“再度增援?北哨堡什么时候开始增援的?”

“昨天。商用海岸沿线已经发生了好几起事件,一些兽人公然挑衅人类,有几个已经被逮捕了。我们的一个船长也遭到攻击被他们抓去了。”

洛雷娜听着这些特别的报告,木然地点点头:“那又怎么样?地精不是专管打架斗殴的吗?”

“这不是打架斗殴!”克里斯托夫咆哮道。今天让洛雷娜吃惊的事太多了。内务大臣平时总是一副自高自大、盛气凌人的样子,从不正眼看人——洛雷娜有时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工作干得还是很漂亮的——但她从未听过这个瘦弱的男人这么大嗓门说话。

“不管是不是打架斗殴,”洛雷娜平静地说道,她故意放低音调以平息克里斯托夫的怒火,“都不是重点。我们为什么要在北哨堡加强工事?”

“我告诉过你兽人部队——”

“我指最初的防御工事。”

克里斯托夫耸了耸肩:“达文少校觉得很有必要,我就同意了。”

洛雷娜摇了摇头,又转向窗户。“达文少校一直都赞成跟兽人动手,内务大臣,我不相信他对这起事件的描述,他有可能言过其实了。”

“我不相信他会——大军聚集不是开玩笑的。”克里斯托夫站起来,走下王位,站到她身边,“上校,如果北哨堡即将成为人类和兽人之间另一场战争的前沿阵地,我们要早做准备。这就是我为什么派出了两支守备部队和一只精锐警卫队的原因。”

听到这话,洛雷娜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她朝后挪了一步,这样她就既可以正面克里斯托夫,又不用离他那么近。“精锐警卫队?他们的职责可是保卫普罗德摩尔女王的安全!”

克里斯托夫沉着地说道:“她现在失去了联系,而且她可以照顾好自己。把他们调到北哨堡总比整天坐在这里无所事事要好。”

洛雷娜又摇了摇头:“你的决定太仓促了,克里斯托夫,虽然现在形势有些紧张,但并不意味着就要打仗。”

“也许不会——但我宁愿准备一场不必要的战争,也不要大难临头还什么都没准备。”

这话听上去好像很有道理,但洛雷娜还是不喜欢。“要是兽人把这理解成蓄意的敌对行动怎么办?”

“我现在就是这么理解他们的行动的,上校。不管怎样,我们都需要我们最优秀的指挥官身临现场,这就是我让你带领部队增援北哨堡的原因。兵贵神速,你可以带上你的副手乘飞船出发,其余的部队乘船。你先去,待他们赶到给他们做好部署工作。”

洛雷娜叹了口气。如果飞船已经准备好了,那么克里斯托夫早在她走进这个房间之前就已经做好决定了。现在,她只有最后一张王牌了:“我觉得我们应该等普罗德摩尔女王回来再说。”

“你有权那么想。”克里斯托夫走回王位,坐下来,两只胳膊夸张地瘫在王位两边的扶手上,“普罗德摩尔女王正忙着帮助她的宝贝兽人朋友,但那帮兽人却在加强工事,准备消灭我们。我不会允许她的苦心经营就这么毁在她对萨尔的幻想上。现在上校,你接到命令了,请执行吧。”

“克里斯托夫,这是个错误。让我先找到施特罗沃,查出——”

“不,”克里斯托夫的声音温和了许多,他把手放下来,“这样吧,上校,我做个让步吧,你可以派遣两个士兵去找施特罗沃。我只能做这么多了。”

洛雷娜猜测这可能是她从内务大臣那里得到的最大的好处了。“谢谢。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我该去召集我的副手了。”

克里斯托夫右手拿起那张卷轴,左手不耐烦地挥了挥:“你可以走了。”

洛雷娜转过身,气冲冲地离开了王位室。

与此相关的文章:

  • 收藏到 : Google书签 新浪ViVi 365Key网摘 天极网摘 我摘 POCO网摘 博采网摘 YouNote网摘 和讯网摘 博拉网 igooi网摘 I2Key网摘 天下图摘 百特门网摘 Del.icio.us Yahoo书签 奇贴 QQ娱乐摘 添加到Digg! 添加到Facebook!
  • 标签 : 
  • 原文链接 : http://www.flashj.cn/wow/%e4%bb%87%e6%81%a8%e4%b9%8b%e8%bd%ae1213.html
  •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 : 魔兽世界文艺博览
  • 评论

    暂无评论,何不沙发?!

    发布评论


    欣赏魔兽世界的背景、剧情、文化、种族等设定。
    欣赏魔兽世界的小说、漫画、电影。
    搜集历史、地理、人文等资料。
    协议
    本站采用创作共享版权协议2.5,欢迎任何非商业应用的转载,但须注明出自“魔兽世界文艺博览”,保留原始链接和文章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