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标炸弹的魔兽世界文艺博览手札,汇集来自各界的资料
‖2009 年八月25日,星期二,下午 16:33 | 给我留言 | 2,531阅读
发布者: 鼠标炸弹
联系我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也有译作阿尔塞斯),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King Terenas Menethil II)最骄傲的儿子
曾是伟大的圣骑士,后成为伟大的死亡骑士.

  悲剧色彩的英雄人物,原为人类的王子,伟大的圣骑士之一,后为保卫家园人民而受到巫妖王的蛊惑,因意见不和被导师、爱人孤立,在强烈的复仇意念冲击下,拿起了受到诅咒的剑-霜之哀伤.而后成为了一名死亡骑士,之后击杀自己导师乌瑟尔,拿走父亲的骨灰瓮来复活了巫妖克尔苏伽德,一起为巫妖王效力,最后踏上冰封王座与巫妖王合体成了新的巫妖王.

阿尔塞斯的背景

  阿尔塞斯作为洛丹伦王国的王子,从出生的那一日起,就注定了其将承担巨大的责任。所以,从小,他就在父亲的安排,追随最伟大的矮人英雄穆拉丁•铜须学习武艺。在穆拉丁出色的调教以及良好的家庭教育地影响下,阿尔塞斯逐渐成长为一个优秀的王子。他善良、热忱、正直、勇敢……几乎具备了世人拥有的一切良好品质。虽然,有的时候,他会表现出那么一点点的傲气,但作为未来王国的继承人,他几近完美。所以,他的父亲,洛丹伦的统治者泰瑞纳斯国王以及王国的臣民们不仅为有这样的王子而骄傲,更把振兴王国,乃至联盟阵营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在某种程度上,阿尔塞斯从一开始,就失去了自我,成为了一个被画上无数标记的符号。arthas
  随着阿尔塞斯的年龄不断增长,他也逐渐意识到自己承载的历史使命。这种巨大的压力,迫使他不得不更为努力地锻炼自己。到此,他的对自己的人生价值基本上有了足够的认识。在无数人的影响下,王子的人生目标,就这样确立了。
  也正基于上述原因,阿尔塞斯试图证明自己的愿望就变得十分迫切。恰逢此时,克尔苏加德正 在洛丹伦王国兴风作浪。他散步的邪恶教义,蒙蔽了无数渴望幸福的人,并把他们改造成行尸走肉一般的天灾军团。天灾军团不仅危害了洛丹伦边境的人民,也动摇 了整个王国的根基。在这种情况下,阿尔塞斯必须要站出来,并试图阻止这一悲剧地愈演愈烈。因为,这是他作为王子的责任,也是一次机会。
  泰瑞纳斯国王同样不会放弃这个帮助自己的儿子树立威信,获取尊重的机会。但他还是作了一个谨慎的决定,就是要求王子去协助军队的统帅——光明使者乌瑟尔而不是去取代他。现实历史中,这种做法也被经常使用。年轻王子的角色,应当是学习者。但,我们必须承认:对于一个怀有极高抱负且地位高贵的年轻人来说,谦虚是很难具备的品德。
  开始的时候,阿尔塞斯还是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所以十分尊敬光明使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心高气傲的王子开始发现身边的这位前辈竟然是如此的迂腐与保守。另一方面,天灾给洛丹伦人民造成的巨大危害也令阿尔塞斯痛心不已。强烈的责任心与历史使命感让阿尔萨斯对天灾恨之入骨。这种仇恨,也转化为一种强烈的欲望。
  喜欢研究人性的朋友,都会有这样的认识:欲望能够给予人最大程度的动力。当某人在努力追求,满 足自身欲望时,都会竭尽全力,甚至是背离自己的一些人生准则。历史上,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不胜枚举。阿尔塞斯此时便有了这样的征兆。在这样的情况 下,一旦出现导火索,就有可能使人迷失自我。
  左右阿尔塞斯一生的事件也终于发生。某天,王子与光明使者接到消息,某个村落遭到天灾的毒害, 许多人突然地失去了灵魂,成为了行尸走肉。阿尔塞斯心急如焚,立刻与乌瑟尔一同赶往那里。然而,等到了后,眼前的一切令阿尔塞斯十分震怒与悲痛:几乎是一 夜之间,村镇里所有的人都变成了丧尸(用这个词汇,主要是受了《生化危机》 的影响。现在看,两者还是有相似的地方,所以套用起来也比较合适。)。对自己人民的爱以及对天灾的恨顿时交织在一起,王子指天发誓: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毕 生一定要铲除天灾军团。怜悯的他终于无法控制满腔怒火,把愤怒宣泄在已经失去灵魂的村镇居民身上。他拒绝执行光明使者的命令,带领着他的随从,开始了疯狂 的屠戮。整个村镇,几乎被夷为平地。理智地说,他这样的行为在当时的环境下是可以理解的,同时也是合乎情理的。但光明使者乌瑟尔通过这件事,却发现阿尔塞 斯胸中隐藏着强烈的杀戮欲望。乌瑟尔气愤不已,但鉴于两人身份有别,不能发作,所以选择与阿尔塞斯分道扬镳。
  没有了乌瑟尔的督视与引导,再没人能遏止阿尔塞斯内心强烈的欲望。通过数次与天灾的交锋,阿尔 塞斯也意识到敌人的强大。所以,他决心增强自己的力量,以达到消灭敌人的目的。到这里,虽然,其采用的方式是很激进,我们仍然可以把他看作是正义的。毕 竟,他还是在为一个对人类来说高尚的目标而努力。然而,年轻的王子终于要为自己的急功近利付出代价了。梦中,他受到某位先知的指引,得知在某处极寒之地有 一把神兵利器。谁持有他,就将获得无穷的力量。那便是——“霜之哀伤”。对亡灵的极度仇恨以及报仇的强烈愿望,使阿尔塞斯对力量无比渴望。所以,他随着梦中先知的指引,找到“霜之哀伤”。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实际都是天灾军团的统领巫妖王耐奥祖所一手策划的。其目的,就是为了将王子引向堕落,并使其成为巫妖王的爪牙。
  被仇恨和欲望蒙蔽了双眼的阿尔塞斯找到自己的老师及挚友矮人穆拉丁•铜须一同开始了寻找了“霜之哀伤”的历程。穆拉丁也是名伟大的战士,但他缺少乌瑟尔那样的洞察与判断能力。虽然,他也发现阿尔塞斯正在危险的边缘徘徊,但因为对朋友的过分信任而过低估计了后果的可怕。所以,他能为了王子最得力的助手,直到他取得那把充满罪恶的剑。
  阿尔塞斯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从“霜之哀伤”那获得了巨大的力量。然而,洛丹伦的王子阿尔塞斯却从那一刻起成为永远的过去。取而代之的,是巫妖王的忠实奴仆,死亡骑士阿 尔塞斯。拿起霜之哀伤的刹那,魔剑的力量就开始腐蚀阿尔塞斯的意志,巫妖之王耐奥祖通过魔剑不停的向阿尔萨斯传送他意志。而在强大魔剑解封的同时,铜须成 为了霜之哀伤的第一祭品——被魔剑释放的力量瞬间杀死。 其后,死亡骑士阿尔塞斯重返洛丹伦,并亲手杀掉了自己的父亲,洛丹伦的国王——泰瑞纳斯,阿尔塞斯的圣光老师光明使者乌瑟尔在护送老国王骨灰的途中也一并被阿尔塞斯所杀(随着乌瑟尔的死亡白银之手骑士团也随之土崩瓦解)。老国王的骨灰匣被阿尔塞斯夺取用于复活克尔苏加德,在巫妖王的指引下阿尔塞斯闯入肯瑞托魔法学院杀死了肯瑞托首席大法师,也是阿尔塞斯的魔法教师安东尼达斯,并夺取了守护者之书,由克尔苏加德召唤阿克蒙德。之后循着巫妖王的引领(歌词:感受冰封召唤的引领,寻内心深处的声音),解放冰封的巫妖王,在冰封王座底,他遇到的伊利丹,与生命中的劲敌展开决斗。在打败伊利丹之后,阿尔萨斯登上冰封王座,解放了冰封的巫妖王。并戴上巫妖王的王冠,与巫妖王合二为一。
  最后,新的巫妖王诞生了,阿尔塞斯坐在冰峰王座前。(歌词:夕阳逆洒作别曾经,寒风唤回梦醒。寂寞爬满到双鬓,握剑合十苍凉身影。一曲豪迈忠贞于亡灵 )

阿尔塞斯的深度剖析

(摘自百度百科,原作者未知)
  阿尔塞斯作为人类时,并没有一味地追求力量,相反他追求的是人类家园不受外来势力的迫害,也就是和平。所以说,阿尔塞斯在遇见亡灵天灾前,的确是个合格的圣骑士。
  当阿尔塞斯看到异变的村民时,他发生了巨大变化。村民吃下了污染的粮食变成亡灵,并且反过来屠杀其他无辜村民时,年轻的阿尔塞斯出离愤怒了,他不能容忍任何势力如此迫害他的子民和毁灭他的家园。
  可以说,年轻、缺乏阅历是阿尔塞斯的致命缺点。那时的阿尔塞斯并不知道亡灵天灾是燃烧军团的先头部队,也没有想过他面对的是什么对手,他坚信他作为未来的王国领导者、合格的圣骑士,有能力处理好这件事。他的确具备无比的勇气和信心,可惜这一切只是敌人的圈套。
  如果在人类战役最后一关杀死恐惧魔王就 可以解决亡灵天灾问题的话,我想我也会和阿尔塞斯一样搞屠杀竞赛。实际上,阿尔塞斯的屠杀竞赛并没有错,作为一个优秀的领导者,有时不得不做这样的抉择, 是阻止敌人的进一步扩大还是存妇人之仁导致而更多人受到迫害?先断敌后援,再给敌人致命一击,这是指挥者应该想到的,也是必须去做的。事实证明,变成亡灵 的村民是无法挽救的,吉安娜和乌瑟尔心存的希望并不现实。
  在对敌人估计充分的情况下,我就会非常赞成阿尔塞斯的屠杀竞赛,当机立断,心狠手辣,一代枭雄 呼之欲出。但是,敌情远比阿尔塞斯想象中的复杂,杀了恐惧魔王根本不能解决问题。年老的圣骑士乌瑟尔资历很深,不过他很可能也没意识到亡灵天灾的严重性, 他只是觉得杀戮曾经的子民不太合适,而且作为臣子,杀戮自己的子民的确应该向君主汇报一下,所以有了后来的国王下令军队回撤。
  我觉得屠杀竞赛并没有影响阿尔塞斯的圣骑士形象,反而使我对阿尔塞斯有了一定的好感,认为他是个有能力有魄力的领导者。但是接下来的雇佣兵事件上,就根本不同了。屠杀竞赛不能证明阿尔塞斯不仁慈,而且相反,屠杀竞赛恰恰体现了阿尔塞斯更高一层的仁慈(不因小而失大),但雇佣兵事件清楚的证明了阿尔塞斯的背叛和谎言,他做了一个骑士最不该做的事情。
  我认为阿尔塞斯的真正转变是从得知国王下令军队回撤开始的。乌瑟尔的不理解,阿尔塞斯可以忍受;吉安娜的离开,阿尔塞斯伤心欲绝,但还是撑了下来。但是老国王的不信任,阿尔塞斯的灵魂就被扭曲了。我们再回首一下屠杀竞赛,阿尔塞斯绝不是为了个人荣誉,更不是为了追求力量,他真的是在为他的子民谋幸福。出于这样的目的,却被他人一再怀疑,最后连自己的父亲、王国的领导者也不再支持他,这对一个年轻人来说,是致命的,于是阿尔塞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不择手段的证明自己。当他杀死恐惧魔王的时候,唯一支撑他的信念也就消失了,就算霜之哀伤上没有诅咒,阿尔塞斯也只不过是个行尸走肉,他已经没有了自我。
  容许我在这里鄙视一下乌瑟尔、吉安娜、泰瑞纳斯国王以及诺丹伦王国的大多数人,不过说到底,连达拉然首席大法师都丝毫不为麦迪文的警告所动,又怎么能怪这些人呢,唉。看来魔3中各族领导人中只有兽人领袖萨尔可以称得上是杰出领导人了。
  话说回来,阿尔塞斯的心实际上在人类战役最后一关就死了,后来刺杀泰瑞斯国王以及死亡骑士的种种事情实际上已经与阿尔塞斯无关了,只是躯体一样罢了,所以他会说:“没有自责,没有羞愧,没有怜悯”。
  即时战略游戏不可能精确的表现出人物的内心世界,所以玩家各自有各自的想法。至于我写的,大家权当看料吧。
  我觉得魔3(ROC+TFT)真正的主角是耐奥祖,不是死亡骑士,不是兽人萨尔,也不是恶魔猎手。最后,期待在《魔兽世界》未来的资料片中可以彻底毁灭这个杀死阿尔塞斯的真正凶手——巫妖王。

阿尔塞斯与瑞文戴尔

  为了使大法师克尔苏加德复活,阿尔塞斯听从这个天灾军团创造者的命令,将他的尸骨带到高等精灵王国奎尔萨拉斯的太阳之井去复活。在入侵奎尔萨拉斯的途中,阿尔塞斯再次经过已是一片废墟的斯坦索姆城,并在那里遇到了要为全城居民、为洛丹伦复仇的瑞文戴尔男爵。
  “Esarus thar no’Darador’(我们以鲜血捍卫荣誉)!” 勇猛的圣骑士瑞文戴尔男爵高喊着白银之手骑士团的骑士准则发起了冲锋,他与死亡骑士阿尔塞斯之间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最终,瑞文戴尔男爵被拥有无穷力量 的阿尔塞斯击败,霜之哀伤贯穿了他的心脏。男爵翻身落马,战死在他发誓要用生命保护的斯坦索姆城中。但是很快,他又重新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眶中已经不再 是充满威严和正义的双目,而是黑暗与虚无的邪恶能量。他的灵魂被霜之哀伤控制,从此变成了阿尔塞斯麾下的又一名死亡骑士,随着他踏平了奎尔萨拉斯。

堕落历程

(1)混乱之治第一章

  “小城护卫战”结束时,小孩子TIMMY问他:HOW ABOUT THE PEOPLE WHO WERE TAKEN AWAY?(那些被兽族捉走的人怎么办?)这时,高大的阿尔塞斯低下头对孩子用那种温柔而又坚定的语气说“DON’T WORRY SON,I WILL BRING THEM HOME.”(别担心,我的孩子,我会把他们带回家的。)在他的声音中听不到一点贵族的骄傲和战士的狂妄,有的只是对人民的一片无私的热爱。
  命运对阿尔塞斯的第一次捉弄:兽族背离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的战争准则,杀了UTHER的信使,令他悲愤不已。
  紧接着是第二次捉弄:接下来阿尔萨斯并没能救回那些村民—-剑圣在最后一刻杀光了所有的人质,使他无法完成对小TIMMY的诺言。
  看得出来,阿尔塞斯对这两件事没有办好都有相当挫折感和负疚感,尽管这并不是他的错。

(2)混乱之治第三章

  人类王子第一次看到了不死族的怪物。大家可以细细品味一下他看到SKELETON战士时的那句 话:“WHAT THE HELL IS THAT?”(那些究竟是什么?!)的语气,他的声音中与其说是愤怒,还不如说是惊恐—-毕竟,他无论如何勇猛,但终究也只是个初经沙场,自小在皇宫 里享受慈爱和幸福的年轻人。
  命运对阿尔塞斯的第三次捉弄:人类对恐惧的反应一般有两种,一种是逃避,一种是拚死一战。 BLIZZARD对这点拿捏得极准,而阿尔萨斯明显属于后者,他后来之所以发疯似追杀恐惧魔王玛尔甘尼斯,一半是愤怒,一半也是为了结束自己的恐惧根源, 也许他天真的以为玛尔甘尼斯一死,那些可怕的不死怪物便会随之从他的恶梦和生活中消失。

(3)混乱之治第四章

  杀KEL SUAN那一节中,有一只装在笼子里的食尸鬼,它不会攻击人,只会胆怯地四处躲避,当鼠标放在它身上时,会变成黄色的非主动攻击模式。这是WAR3中唯一一只不会主动攻击人的GHOUL宝宝,你们可曾注意到它的名字?
  它叫TIMMY,就是第一章里那个被阿尔萨斯拚死从狼人手中救出的天真的孩子—-显然他又走丢了,而他的母亲正在家门口等他回来,却不知他已经变成了GHOUL。(那个母亲站在房子边上,如果你接近她,便会从房中跳出几只GHOUL将她杀害,然后扑向你。)
  命运的第四次捉弄:也许BLIZZARD实在没有多余的资金,以一部专门的动画来描述阿尔萨斯 与食尸鬼TIMMY的重逢,但那一幕悲剧是很容易想像的,阿尔塞斯曾经答应过TIMMY要将人质带回家的。圣骑士的诺言是神圣的,但他却失败了,可正当他 觉得失信于孩子,无颜面对小TIMMY时,小TIMMY竟然已变成了……原本自信满满,朝气蓬勃的他居然发现自己非但无法完成自己的诺言,甚至于 都没有办法保护这个天真可爱的孩子……

(4)混乱之治总结 阿尔塞斯造成的迫害

  经过数月的漫长准备,克尔苏加德率领他的诅咒教派向洛丹伦发起了第一轮攻击,释放了亡灵瘟疫。乌瑟尔和他的圣骑士们调查了受瘟疫感染的地区,希望能找到一种解救的办法。他们不断地努力,但是瘟疫仍然在扩散,甚至威胁到了联盟的统一。
  亡灵的威胁横扫洛丹伦,国王泰瑞纳斯的独子——阿尔萨斯王子担当起了对抗亡灵天灾的重任。阿尔 萨斯成功地消灭了克尔苏加德,但是亡灵的军队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反而有更多阵亡的人类士兵成为了新的亡灵。面对势不可挡的强大力量和失败的挫折感,阿尔萨 斯采取了更极端的抵抗措施。最后,阿尔萨斯的战友告诫他,不要因此丧失了高贵的人格。
  阿尔萨斯的恐惧和决心导致了他最终的覆灭。他追踪瘟疫的源头直到诺森德大陆,想要彻底消除瘟疫 的威胁。然而,阿尔萨斯王子最终成为了巫妖王的猎物,他拔出了被诅咒的魔剑——霜之哀伤,因为他深信这么做可以挽救自己的臣民。虽然这把剑的确给他带来了 深不可测的力量,但它同时也夺取了王子的灵魂,使他变成巫妖王手下最强大的死亡骑士。彻底丧失心智的阿尔萨斯带领亡灵天灾回到了自己的王国。最终,阿尔萨 斯刺杀了他的父亲——泰瑞纳斯国王,随后又率领巫妖王的大军踏平了整个洛丹伦。
  虽然阿尔萨斯打败了他目前的所有敌人,但他却摆脱不了克尔苏加德的鬼魂。鬼魂告诉阿尔萨斯,为了巫妖王的下一步计划,他必须复活,方法就是把他的尸骨带到高等精灵王国奎尔萨拉斯的太阳之井去。
  阿尔萨斯和亡灵天灾侵入奎尔萨拉斯,将精灵围困在脆弱的防线后。银月城的游侠领袖希尔瓦娜斯• 风行者奋勇战斗,但仍不敌阿尔萨斯。阿尔萨斯摧枯拉朽般地击溃了精灵的部队,顺利进入了太阳之井。作为展示他的力量的手段,他把希尔瓦娜斯的遗体变成女 妖,使她永远不死,永远向阿尔萨斯这个奎尔萨拉斯的征服者效忠。
  最后,阿尔萨斯把克尔苏加德的尸骨浸没在太阳之井的圣水中。尽管永恒的圣水因此受到了污染,克 尔苏加德却复活成为了一个法力强大的巫妖,重获新生之后的克尔苏加德向阿尔萨斯解释了巫妖王的下一步计划。当阿尔萨斯和他的亡灵军队挥师南下时,奎尔萨拉 斯已是死寂沉沉。屹立了九千多年的高等精灵的王城从此不复存在。
  克尔苏加德复活之后,阿尔萨斯就率领亡灵天灾杀向了达拉然。他们要在那里得到麦迪文之书,然后 用它来召唤阿克蒙德,然后阿克蒙德将亲自率领燃烧军团发起最后的进攻。就连肯瑞托的法师也无法阻止阿尔萨斯的军队偷到麦迪文之书。很快,克尔苏加德就凑齐 了施展魔法所需的物品。在距第一次入侵艾泽拉斯世界失败的一万年后,强大的恶魔阿克蒙德和他的部队再次浮现在艾泽拉斯世界的上空。然而,达拉然并不是他们 的最终目标。在基尔加丹的命令下,阿克蒙德和他的恶魔跟随亡灵天灾到达了卡利姆多,他们计划要摧毁世界之树——诺达希尔。
  在这场混乱当中,一个孤独而神秘的预言者给危难之中的弱小种族提供了指引。这个预言者不是别 人,正是最后一位守护者,麦迪文,他正在努力挽救自己犯下的错误。麦迪文告知兽人部落和人类联盟,危险就在眼前,双方应该即刻联合起来。但是由于世代交 恶,他们是不可能合作的。麦迪文不得不分别警告兽人和人类,即便是使用预言术或者欺骗的手段,也要引导他们渡过大海,前往传说中的大陆——卡利姆多。兽人 和人类很快就遇到了隐居很久的卡多雷文明。
  萨尔领导兽人经历了千辛万苦,在卡利姆多的荒地上展开了探索。尽管友善的牛头人凯恩•血蹄和强 壮的牛头人战士慷慨相助,很多兽人还是开始屈服于折磨他们多年的杀戮欲。萨尔的副官——格罗姆•地狱咆哮——甚至背叛了兽人部落,屈服于这种由恶魔带来的 欲望。格罗姆•地狱咆哮和他的战歌氏族在灰谷遇到了远古暗夜精灵的哨兵。在确认兽人再次显示出了他们好战的本性之后,半神塞纳留斯亲自前来驱逐这些兽人。 然而,地狱咆哮和他的手下被无尽的仇恨和愤怒所控制,杀死了半神塞纳留斯,玷污了古老的森林。最后,地狱咆哮帮助萨尔打败了玛诺洛斯——这个当初利用自己 充满仇恨和愤怒的鲜血诅咒兽人的恶魔领主,赢回了自己的荣誉。随着玛诺洛斯的死去,兽人也从恶魔的诅咒中永远解脱了出来。
  在麦迪文的指导下,萨尔和卡利姆多人类部队首领吉安娜•普罗德摩尔认识到他们必须将分歧抛之脑 后。同时,玛法里奥和泰兰德领导的暗夜精灵也意识到他们必须团结起来才能保护世界之树。在达成共识之后,艾泽拉斯的各个种族开始尽最大可能加强世界之树的 防御工事。玛法里奥依靠所有人的力量成功地释放出诺达希尔的怒火,彻底消灭了阿克蒙德,将燃烧军团从永恒之井赶了出去。这场最后的战役震撼了卡利姆多的大 地,未能吸取永恒之井能量的燃烧军团在艾泽拉斯联合阵营的威力面前灰飞烟灭。

与此相关的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何不沙发?!

发布评论


欣赏魔兽世界的背景、剧情、文化、种族等设定。
欣赏魔兽世界的小说、漫画、电影。
搜集历史、地理、人文等资料。
协议
本站采用创作共享版权协议2.5,欢迎任何非商业应用的转载,但须注明出自“魔兽世界文艺博览”,保留原始链接和文章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