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标炸弹的魔兽世界文艺博览手札,汇集来自各界的资料
‖2009 年十二月25日,星期五,下午 19:41 | 给我留言 | 1,459阅读
发布者: 鼠标炸弹
联系我

声明:小说《最后的守护者》(WarCraft – (2002) The Last Guardian) 原著作者Jeff Grubb,主要翻译:麦德三世,参与翻译:37度6,桑奥达纳,missforsaken abingles。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博客转摘于此仅出于学术研究目的,供欣赏魔兽世界历史的同学一起研究交流。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

未来的闯入者站在阳台上俯视着过去。他看着年迈的年轻人。

“你是从什么时候起,可以看见我的?”闯入者问道。

“刚来这里那天,”卡德加道,“我就曾感觉到一点你的存在。你在那儿呆多久了?”

“大半夜而已,”披着破斗篷的闯入者道,“这里已经将近黎明了。”

“我这边也是,”前学徒道,“或许这正是我们能交谈的一大因素吧……你是个幻象,但和我以前见过的那些完全不同。我们能看到彼此甚至能互相交流。你代表未来还是过去?”

“未来……”闯入者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和我认识的那个人完全不像……你比他年轻多了,也沉稳多了,但我还是能认出你来……”卡德加转过身去,看着那三个新隆起的土堆——两大一小的三个墓,“不可思议,我还以为我刚把你埋了哪……”

“事实如此,”闯入者道,“至少可以说,你把我最糟的那部分埋了。”

“也就是说你回来了。好吧,是将来,你会回来的……”卡德加道,“反正对卡拉赞来说没有区别,对吧?”

闯入者点点头:“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以前从未来过这里。”

“那可真令人遗憾,”卡德加道,“那未来的你究竟是什么?星界法师?守护者?魔王?”

“别紧张,如今的我,是比以前这三个身份更超然的存在,”闯入者道,“这得感谢你们今天的行动。是你们使我彻底摆脱了萨格拉斯的纠缠。让现在的我,得以亲手对付这位燃烧军团的主宰。谢谢你。没有牺牲就没有成功。”

“牺牲……”卡德加痛苦地念出这个词,“那告诉我,未来的幻影。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吗?暴风城注定会沦陷?莱恩国王也注定要被迦罗娜刺杀?我也会拖着这把老骨头死去,死在某个异位面的大地上吗?”

阳台上的存在沉默了好长一会儿,卡德加还怕这是他消失的前兆。但最后他说话了:“自守护者诞生之前,议会就存在了。而自议会存在以来,这些事就注定都要上演。数千年前的那个决定,锁定了你我的命运。它是一个更大轮回中的一环,那个将我们束缚诸中的,命运的轮回。”

卡德加仰起头。太阳已经快升到塔半身了。“也许……一开始就不该有什么守护者……如果我们注定要为此付出这诸多的代价……”

“我也这么想,”闯入者道,随着清晨的阳光愈来愈烈,他的身影也渐渐淡去,“但是在这个时代,你的这个时代,我们仍必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仍要继续付出代价。然而,一旦有了机会,我们将可以重新开始……”

说完这些,闯入者完全消失了,他最后的一块影像碎片,在一股魔法乱流的影响下回到了未来。

卡德加摇了摇他苍老的脑袋,看着那三个新坟。洛萨手下的幸存者已经带他们的死伤人员回暴风城去了。可哪里都找不见迦罗娜,连她是否仍在塔中都无法确定。于是卡德加放弃了把整座塔再搜一遍的想法。他决定还是先回塔里,把所有有价值的书和能带走的设备统统带走,并在余下的东西上设下符文结界。然后,他也将离开这里,追随洛萨,投入战斗中去。

他丢下手中的铁铲,慢慢踱回了业已废弃的卡拉赞要塞,也许以后,他永远也不会再回到这里了。

闯入者说完最后一句话,一阵微风吹过,卷起的几把叶子扯碎了幻象。年迈的青年像阳光下的晨雾一般消融了,而年轻的老人目送着他消失。

麦迪文的脸上流下了一行泪水。如此惨烈牺牲,如此沉重的痛苦。全是为了贯彻守护者的体系,而后,又要付出那么多的牺牲来打破这个体系,打破禁锢这个世界的枷锁。带给这个世界真正的和平。

而如今,尽管还有最后一丝威胁。但已无人需要作更多的牺牲。现在他必须吸收这块地方的能量——如果他想在即将来临的,与燃烧军团的最终决战中获胜的话。

太阳越升越高,几乎到了他的阳台的高度。他必须得尽快行动了。

他举起一只手,塔顶的云层开始幻化作漩涡状。它们开始慢慢旋转,越转越快,直到塔的上部完全包围在了飓风之中。

现在,他沉下心来,开始念诵真言。语气中包含着同等的忏悔和愤怒,这些话在他第一次失去生命后就深藏在他心底里。他向他的整个前半生诉求,善良的和邪恶的。索取他们的力量,并乐意接受那与之俱来的责任,补偿他前半生所作所为的责任。

包围着卡拉赞的飓风怒号着,可高塔用沉默拒绝了他的要求。他重新念了一遍咒语,两次,三次,嘹亮的呼喊声回荡在他创造出的旋风之中。慢慢地,高塔极不情愿地舍弃了它的秘密。

无尽的力量从高塔的石砖和泥灰中蒸腾析出,在狂风的引导下涌向塔基,涌向麦迪文。所有的幻象都从塔的构造中剥离了出来,形成一个个气泡,汇集成一股股洪流,盘旋而下。萨格拉斯战败的场景,与其张牙舞爪的万千恶魔部众一起,坠向了麦迪文的体内。还有他和艾格文决战的场景、在异域红日下卡德加奋战的场景。麦迪文在古尔丹眼前现身的场景,三个贵族青年笨拙作战的场景,当然还有摩洛斯打碎了库克珍藏的水晶的场景。全灌入了他的体内。这些幻象勾起了他无数的回忆,而这些回忆意味着责任。意味着拥有者必须避免它们,纠正它们,不能让它们发生第二次。

地下镜塔之中幻象和能量也同样挥发了出来,从高塔之下的深渊中升起。麦迪文在午夜召唤出的无数恶魔,那些被放出去对付离真相过近的议会的恶魔,还有莱恩的死和燃烧着的暴风城。统统从地下喷涌而出,为站在阳台上的法师所吞噬。

所有的碎片,所有历史片断,无论是公之于世的还是无人知晓的,从卡拉赞盘旋而下,从其地下城袅袅升起,犹如潮水一般涌进那个曾一度被称为提瑞斯法最后的守护者的人的身体里。整个过程中的痛苦无疑是剧烈的,但麦迪文咬紧牙关承受了它们,像接受能量一样接受了它们带来的苦乐参半的回忆。

最后那个影像,静静地立于阳台之下。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子,脚边躺着只帆布背包,手上拽着封肯瑞托红封信件,心中满是悸动和希望。他迟疑地走向正门入口之时,成为了最后消失的那个幻象,魔法能量在他脚下升腾,包围了他,包围了这个往日的残片,带着他绕着高塔盘旋而上,将他在半空分解,让其中的力量湮没在了前星界法师的体内。看着卡德加最后一块碎片飘进了自己的身体,麦迪文的眼角泪光隐隐。

麦迪文将双掌交叠,紧贴在胸前,控制住刚取得的全部力量。卡拉赞之塔现在真的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石塔了,一座位于偏远山区之中的,再也无人问津的高塔。现在,这片奇异空间中的能量已经全转移到了他的身上,还有那份与之俱来的责任……这一次,一定要善用它们。

“现在,就让我们重新开始吧……”麦迪文道。

说完,他化作了一只乌鸦,飞走了。

mousebomb注:自此,《最后的守护者》全书完。后面的故事就到了(游戏)魔兽争霸3混乱之治,如果没玩过游戏,可以看官方编年史《魔兽争霸的历史 – 第五章:燃烧军团的回归》中间一部分《阿克蒙德的归来和卡里姆多之旅》。麦迪文化作乌鸦指引联盟和部落撤往西方大陆卡利姆多,共同抵抗阿克蒙德所率领燃烧军团的入侵,在海加尔山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防御战。最终玛法里奥怒风放弃了暗夜精灵的永生能力,在诺达希尔召唤了远古之魂将渴求世界之树力量的阿克蒙德烧成灰烬。

与此相关的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何不沙发?!

发布评论


欣赏魔兽世界的背景、剧情、文化、种族等设定。
欣赏魔兽世界的小说、漫画、电影。
搜集历史、地理、人文等资料。
协议
本站采用创作共享版权协议2.5,欢迎任何非商业应用的转载,但须注明出自“魔兽世界文艺博览”,保留原始链接和文章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