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标炸弹的魔兽世界文艺博览手札,汇集来自各界的资料
‖2009 年十一月18日,星期三,下午 12:09 | 给我留言 | 286阅读
发布者: 鼠标炸弹
联系我

声明:小说《最后的守护者》(WarCraft – (2002) The Last Guardian) 原著作者Jeff Grubb,主要翻译:麦德三世,参与翻译:37度6,桑奥达纳,missforsaken abingles。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博客转摘于此仅出于学术研究目的,供欣赏魔兽世界历史的同学一起研究交流。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

本章翻译:37度6

坠地的一瞬间卡德加感到肺里的空气像被抽干了似的一涌而出,手指触碰到的砂砾的地表使他意识到自己一定是落在了山脊一边废墟旁的低沙丘上。

年轻的法师艰难地站直起身子站起来。从天上看这山脊就像是森林失火,而从地下看,这里简直就是张开口的地狱之门。

四轮马车几乎已经全部被火焰覆盖了,里面的货物四散在山脊周围燃烧着冒出火光。布匹卷展开着洒在泥地上,破了的桶子不断地往外漏水,一些被夺走的食物残渣碎散着混进泥土里。在卡德加的周围还躺着穿轻甲的人型尸体,偶尔也能瞥见一个头盔或一把断剑。这些应该是保护车队失败了的卫兵们留下的遗物。

卡德加晃了晃疼痛的肩膀,还好感觉上只是挫伤而不是骨折什么的。要不是落在沙子上,他肯定还得摔得更重。他使劲地摇起自己的头。此时麦迪文法术所留下的感觉和全身各处更强烈的疼痛比起来已经无足轻重了。

废墟的周围传来了响动,卡德加本能地低下身子。一种吠叫般的陌生声音反复地传来,在卡德加听来这是这种充满喉音的语言既亵渎又粗野。他们在找他,他们看见他从坐骑上跌落下来而现在正在搜寻他。就像他看到的一样,佝偻的身影蹒跚着穿过废墟,在经过的火光映射中投下一串弓背弯腰的影子。

卡德加似乎感到想起了某些东西,但是具体又记不起来是什么了,而现在他尽量让自己不去想别的,只是期望夜幕的笼罩能使自己不被那些生物发现。

而事实并非如此,在他身后,传来了树枝折断或是靴子踩在被落叶覆盖的坑上,或是类似皮甲被刷子擦拭所发出的那种声音。总之这已经足够让卡德加知晓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人站在那了,他转过身,惊愕地发现了……

他在幻境中曾见过的那种怪物,绿黑色的类人型怪物。

它看起来不像在幻境中那么大,那么宽,但仍然是一种噩梦般的生物:向前突出的大下巴上布满着豁出的尖獠牙,脸上的其他部位小而阴险。卡德加第一次注意到这种生物也有竖起的长耳朵。它可能在看见卡德加之前就已经听到他发出的声音了。

怪物的盔甲是暗色的,但是皮质的而不是像梦境中的金属质地。它一手拿着一束火把,火光深深地勾勒出五官,使整张脸看起来更为可怖。它的另一只手里则握着一根带有一串白色物体装饰的长矛。卡德加突然意识到这些物体是人类的耳朵,他身边这场屠杀中所得的战利品。

一切发生的是那么突然,人与怪物的接触就在短短那么一瞬。野兽举起它那带有恐怖装饰的长矛指向年轻的法师,大吼一身算是发出挑战。

卡德加喃喃念了几句咒语,抬起手放出一束小魔法箭正中野兽的腹部。那怪物随之轰然倒下,它的挑战也暂时告一段落。

电光火石间,卡德加的思绪一部份正在为他刚才所做出的反应感到震惊,另一部份则清晰地记得他曾经在卡拉赞的幻境里看见这些野兽能做什么。

这个生物似乎在发现他前就已经通知了小队里的其他成员,现在营地周围响起了战斗嗥叫,两个,四个,甚至一组(12个)这种笨拙的野兽都向他的所在地围拢。更糟糕的是,连沼泽也传来了嗥叫。

卡德加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把它们全部放倒。召唤刚才的魔法箭已经足够使他虚弱的了。再来几次估计就有要晕倒的危险了。也许他该试着逃跑?

但是这些怪物可能比他更了解身边的周围这片漆黑沼泽地带的地形。如果他继续留在沙地山脊上,肯定会被包围,但如果逃进沼泽,可能连麦迪文都无法找到他。

卡德加抬头仰望天空,没有星界法师也没有狮鹫的踪迹。是不是麦迪文已经降落在某处并悄悄接近这些怪物了?或者他回去了南边的人类军队那求援?

或者,卡德加一身冷汗地想,难道麦迪文的那水银般的情绪又起了变化已经忘了还有人和他在一起飞行?

卡德加迅速观察了一下远处的黑暗,接着又把注意力转回到包围圈本身,四周的在火光边晃动的影子似乎更多了,嗥叫声也更是此起彼伏。卡德加检起地上那根恐怖的满是战利品的长矛,特意大步迈向火堆,他或许已经不能再施放一两个魔法箭了,但怪物们却不知道这一点。

或许它们就像看起来一样蠢,同时对法术也缺乏经验。

他确实吓到了它们,是的。这些野兽一心只想着捕捉到它们刚刚从飞行做起上射下来的可怜受害者,到了山头却突然发现这个受害者站在营火的光亮手中手里拿着它们其中一个护卫的战利品长矛。

卡德加把长矛抛进火堆里,长矛落下的瞬间火星四溅。

年轻的法师召唤了一小簇火焰,形成一个小火球并悬浮在手中。他希望火光能够像刚才那个守卫手里的火把一样勾勒出自己严肃的脸。效果确实更好。

“离开这个地方!”卡德加吼道,心中祈祷自己紧张的声音不会留下破绽

“离开这个地方或者死!”

一个个头稍大一些的野兽向前走了两步,卡德加念诵了一段咒语,秘术的能量聚集在他握着火焰的手上最后结结实实在这个绿色野兽的脸上炸开,怪物伸出爪状的手痛苦地捂住自己被炸烂的脸,然后惨叫着倒下了。

“滚开!”卡德加喊道,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压得低沉,“滚开或者和他下场一样!”他感觉腹部冰凉,同时试着让自己不要盯着那具燃烧的尸体看。

一根长矛从黑暗中向他飞来,卡德加用尽自己最后的魔力召唤气系魔法,空气盾的能量刚好能够使长矛偏移原来的方向。做完这些卡德加已经感到了眩晕。这是他最后能做的了,他已经真真正正地耗完了全部法力。现在只有靠虚张声势来吓唬敌人了。

周围的那些怪物,大概十多个能看见的,向后退了一步,再一步。卡德加盘算着,再喊一声,估计它们就会逃回沼泽去了,这样他就有足够的时间来逃跑。他已经决定向南跑,去到人类军队的营地。

然而此时一阵大声地咯咯怪笑凝固了卡德加的血液。怪物战士的队列让开了一条路,一个身影蹒跚向前。它比其他的那些野兽更瘦弱而更佝偻,穿着一件袍子,颜色仿佛凝结的血液一般,就像是幻境里天空的颜色。它的脸和其他怪物一样扭曲而泛绿,但是这个家伙的眼睛里却闪动着邪恶野蛮的智慧。

它伸出手,掌心向上,掏出一把匕首用尖端刺穿了掌心。淡红色的血液立即涌出并流淌在它带爪的手上。

穿着长袍的野兽念诵了几个卡德加从来没听过的咒词,这些咒语刺人耳膜,而它手上的血液也开始燃烧起来。

“人类你想玩吗?”野兽用勉强能听懂的人类语言突然说道。“你想玩法术吗?诺斯格林可以陪你玩。”

“滚开!,”卡德加再一次喊道。“滚开不然就死!”

然而年轻法师的声音已经颤抖了,穿着长袍的怪物狡黠地笑起来。

卡德加扫视了周围的区域,寻找逃跑的最佳地点,他琢磨着或许能找到一把守护的剑来自卫,或许这个诺斯格林也是和他刚才一样在虚张声势。

斯格林又向卡德加走进了一步,而它右侧的两个蛮兵突然发出怪叫并全身燃起火焰。这一切发生的如此突然,包括卡德加在内,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诺斯格林转向这两个被献祭的家伙正想看个究竟,身边另外两个蛮兵也像干柴似地浑身窜出火焰。这些野兽惨叫着,挣扎着,最后绝望地倒在地上变成一团焦黑。

麦迪文站在那里,那些怪物们曾经聚拢的地方。他浑身放出魔法的光芒,同时也吸收着周围燃烧的马车和尸体,甚至大篝火放出的光芒,一切光亮的东西在他身边都黯然失色。他看起来十分轻松愉悦,微笑着看着那些惊慌失措的怪物们,一种原始,残酷的微笑。

“我的学生让你们离开,”麦迪文开口道,“你们早就该听从他的劝告。”

其中一只野兽发出一声挑衅的吼叫,而强大的星界法师只是轻轻一挥手就立刻让它收了声。一种看不见的巨大力量狠狠砸在它的脸上,伴随着一阵撕碎般的爆裂声,这怪物身首分家,身子扑倒在沙地里,而脑袋在落地之前还向后飞了几米。

剩下的野兽们畏缩地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全部向着黑夜作鸟兽散。只有它们的头,那个穿着袍子的诺斯格林,还站在原地,它巨大的下颚由于惊讶而张得十分夸张。

“诺斯格林知道你,人类,”它怯懦地说道,“你就是那个……”

没等说完它就已经在麦迪文的施法手势中发出了尖叫,爆发出的气魔法与火魔法托起它离开地面,燃烧着不断向上腾起,它一直惨叫,直到肺部功能受到压迫而崩溃,烧焦的尸体在半空中像黑色的雪花一样飘落下来。

卡德加看着麦迪文,大法师咧开嘴正自满地微笑。笑容最终消逝麦迪文将目光聚焦在卡德加灰白的脸上的那一刻。

“你还好吧?小伙子?”他问道。

“还不错。”卡德加感觉虚弱的身躯已经无法支撑全身的重量。他试着坐下,却最终只能半跪着伏下身子。思维一片空白。

麦迪文立刻走到他身边,把手掌放在年轻法师的额头上。卡德加想把大法师的手挪开,可他发现自己连那点力气都没有了。

“休息把,”麦迪文看着他,“好好地回复一下精力。最坏的部分已经结束了。”

卡德加点点头,眨着眼睛。他看着火堆旁的这些尸体想,在图书馆麦迪文本可以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易杀了他,是什么使他手下留情了呢?是对卡德加的一点点印象吗?一点点记忆?或者还是出于人道呢?

年轻的法师提起劲问道:“这些东西。”他的声音听起来什么含糊。“它们是什么……”

“兽人。”星界法师回到道。“它们是兽人。好了现在别再问任何问题了。”

“骑士团最终还是”麦迪文叹了一口气,“曲高和寡而且太迟了,不过别告诉他们这些。他们会找到那些掉队的家伙们的。现在休息吧。”

骑兵队很快赶到了营地,他们半数人从马上下来,开始检查起地上的尸体,另外半数继续沿着大路前进。他们中的一个小队被安排埋葬那些牺牲了的护卫们的尸体。少许没有被麦迪文烧过的兽人尸体也被集中搬运到主篝火那,他们的尸体伴随着燃烧的扑扑声在火堆中慢慢碳化。

卡德加想不起来麦迪文什么时候走开过,但他确实是带着骑兵队的指挥官回到了卡德加的身边。指挥官是个结实的男人,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他的脸饱经沧桑,满是战争的痕迹。他的胡子早已干瘪得像是枯萎的野草,呈现出胡椒粉般的灰白色,脑袋上的发线快要退到了后脑,露出宽大的前额。这是一个巨大的男人,一身板甲以及大斗篷,使他看起来更为雄壮。从他一边的肩膀那卡德加可以看见一把巨剑的剑柄(刻着all roll的那把?),前段的横挡上镶有宝石。

“卡德加,这位是安度因?洛萨爵士,”麦迪文开始作介绍:“洛萨,这是我的学生,来自肯瑞托的卡德加。”

卡德加思维飞转努力回忆在哪里听过这个响亮的名字。洛萨爵士。国王的勇士,莱恩国王和麦迪文共同的儿时伙伴。他背上的一定是那把皇家巨剑,象征着保卫艾泽拉斯的誓言之剑,而且……

麦迪文刚才说了卡德加是他的学生?

洛萨单膝跪地俯下身子使自己和眼前这位年轻人目光持平并微笑地看着他,“嗯,你终于有一个学生了,还得跑去紫罗兰花园找,是吗?麦德(麦迪文的昵称)?”

“找到一个有合适优点的,嗯,是的”麦迪文回答

“如果这优点是能把一个当地法师的内衣整理清楚,的确是好很多,恩哼?哦,别这么看着我,麦迪文。告诉我这个小伙子做了什么让你难忘的呢?”

“哦,平常的很,”以一个狡黠的微笑回答老友的问题。

“他整理了我的图书馆,第一次尝试就驯服了狮鹫,单手搞定了这个兽人,其中包括一个术士。”

洛萨爵士吹了一个口哨,“他整理了你的图书馆?我记下这条了。”一个微笑在他灰白的唇须下闪过。

“洛萨爵士,”卡德加终于努力挤出一句。“你精湛的技艺甚至在达拉然也十分出名。”

“你好好休息,小伙子,”洛萨边说边把沉重的板甲手套放到年轻法师的肩上。

“我们会搞定剩下的这些野兽的。”

卡德加摇了摇头,“不,只要你们还待在大道上就不行。”

国王的勇士惊讶地眨起眼来,而卡德加不确定这是是因为他的冒昧还是他说的话内容本身。

“恐怕这孩子说的对,”麦迪文说道:“兽人们已经在沼泽扎了营。他们似乎比我们更了解黑沼泽,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们行动起来如此有效率。我们留在路上,他们就能从边上包围我们。

洛萨用手套挠了挠后脑勺。“也许我能借一些你的狮鹫来侦察。”

“训练这些狮鹫的矮人们或许对此有不同的意见,”麦迪文说。“但也许你能和他们谈谈,还有那些侏儒,他们有些奇怪的玩意儿和飞行器或许用来侦察能不错。”

洛萨点了点头,挠着下巴说,“你怎么知道兽人们在这?”

“我在我的地盘里碰上过一个兽人先头侦察兵,”麦迪文的回答平静地好像是在谈论天气一样,“我从他搞到消息说一个大型团队正准备沿着沼泽大道偷袭,我本想及时赶到来给他们一个警告的。”大法师看着身边的狼藉一片意味深长地说道。

清晨的阳光还没能强到照亮他们身边的土地。较小的火苗很多已经熄灭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兽人尸体的味道。一丝暗淡的云朵飘过营地的上空。

一个年轻的士兵,大概比卡德加稍大一点,跑过来报告说他们发现了几个幸存者,其中的一个被兽人啃咬地很严重,但仍然活着。大法师是否能立刻过去看一下。

“你留下和这孩子在一起,”麦迪文说,“他对发生的这一切还有点糊涂。”说完大法师便大步穿过眼前这片血腥焦黑的土地,他的长袍在身后摆动地像一面旗帜。

卡德加想站起来跟过去,然而洛萨把沉重的手套放在他的肩上把他按了回去。卡德加坚持了一小会,最后还是回到坐着的姿势。

洛萨微笑地注视着卡德加。“老傻瓜终于也有一个助手了。”

“学生,”卡德加虚弱地说,尽管他感到心中充满了自豪,这种感觉给了他再一次开口说话的力量。“他有过很多助手。但他们都干得不长,我是那么听说的。”

“嗯,嗯,”洛萨说。“他们其中的一些是我推荐的,而他们都带着一个闹鬼的塔和一个疯狂善变的法师的故事逃回我身边。你觉得他怎么样?”

卡德加眨着眼想了一会儿。在过去的12小时内,麦迪文攻击了他,把知识强塞进他的脑中,拖着他在狮鹫背上飞越整个国家,最后在献身营救前让他独自面对如此多的兽人。而另一方面,他承认了卡德加是他的门徒。他的学生。

卡德加咳嗽着说,“我猜不透他。”

洛萨又笑了起来这次笑容中到这一种真诚的亲切。“任何人都猜不透他。这是他的一个优点。”洛萨想了一会儿又说,“这是个很礼貌也很政治的回答。”

卡德加挤出一个微弱的笑容。“洛丹伦是很礼貌也很政治的国度。”

“我在国王的评议会里听过。达拉然的大使能同时回答是和不而且也完全不表达任何意思。”没有任何侮辱和意思。

“没有关系,我的将军。”卡德加说。

“你多大了,小伙子。”洛萨看着他问道。

“17岁,怎么了”卡德加看着眼前的长辈。

洛萨摇了摇头嘟哝道,“那也许能说明些东西。”

“能说明什么?”

“麦德,我是说星界大法师麦迪文,在病倒得时候比你还小几岁。所以,他从没和你这个年龄段的人打过交道。”

“病倒?”卡德加问道。“星界法师曾经得过大病?”

“病得很严重,”洛萨说道。“他深深沉睡,他们称其为昏迷。莱恩和我把他安顿到北郡修道院,那里的神职人员喂他肉汤使他继续生命。他就这样睡了几年,然后猛然醒来,就像下雨一样突然。或者几乎。”

“几乎?”卡德加问道。

“总之,他错过了大部分青少年时代,以及之后额外的几十年。他在少年时代睡去而醒来已经是一个中年人。我总是担心这会对他产生很大影响。”

卡德加想到了大法师难以捉摸的习性,他情绪的突然变动,以及在和兽人作战时孩子般的开心笑容。麦迪文还是个孩子吗?是不是他的这些行为也能说明一些东西呢?

“他的昏迷,”洛萨说道,边回忆边微微摇起头。“他的昏迷是不正常德。麦德把他称作小睡,就好像这昏睡十分合理一样。而我们则从来没有找到它发生的原因。大法师或许已经找到答案了,但他似乎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甚至是在我问的时候他都不愿回答。”

“我是麦迪文的学徒,”卡德加简单地说道,“你为何把这些告诉我?”

洛萨深深叹了一口气向远处望着满是战争疮痍的山脊。卡德加了解了眼前的这位勇士是一个在达拉然永远都找不到的诚实,坦率的人。他的情绪就像是刻在他脸上的晴雨表一样让人一目了然。

洛萨抿了抿嘴,说道:“老实说,我担心他,他独自一人在那塔里……”

“他有管家。另外还有厨师,”卡德加插嘴。

“带着强大的魔法,”洛萨继续道。“他看起来很孤独,独自缩在群山里。我担心他。”

卡德加点点头,他明白了,这就是为什么洛萨想从艾泽拉斯为麦迪文找一个学徒来监视他的朋友。他担心老友,同时也担心老友强大的力量。卡德加大声说:“你担心他是否正常。”

洛萨耸耸肩,看得出来他确实是在为此担心又极力掩饰。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卡德加问。“帮助他,也帮助你。”

“看着点他,”洛萨说,“如果你是他的学生你应该能有更多的时间和他在一起,我不想让他……”

“再陷入昏睡?”卡德加提示道。这次洛萨又回给他一个耸肩的动作。

卡德加作了一个他能做到的最善意的微笑,“很荣幸我能同时帮助你们,洛萨爵士。你知道我的忠诚必须首先给与我的主人,而如果有什么事一个老友也需要知道的话,我会传达给你的。”

卡德加又得到了肩膀上沉重手套的拍击,他惊讶与洛萨如此迫切地向他表现出自己的忧虑。是不是所有的艾泽拉斯居民都那么直接坦率呢?甚至现在,卡德加还能看出洛萨还有别的什么想说。

“还有,”洛萨果然开口了,卡德加只是礼貌地点头。

“星界法师有没有和你说起过守护者的事?”他问道。

卡德加本想装作自己比已经了解的知道更多,来从面前这位诚实的长辈口中套出更多信息。但话在出口时他改变了注意,他觉得还是说出事实为好。

“我从麦迪文口中听过这名字,”卡德加说。“但是我不知道细节。不知道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

“阿……”洛萨说道。“那就当我什么都没和你说过,随他去吧。”

“我相信在适当的时候你会告诉我的。”卡德加补充。

“毫无疑问,”洛萨说,“你看起来是值得信任的那种孩子。”

“毕竟,我作他的学徒还没几天时间,”卡德加懒懒地说道。

洛萨的眉梢向上扬起,“没几天?那到底你做麦迪文的学生有几天时间了呢?”

“到明天清晨,”卡德加给出一个笑容说。“就过了第一天了。”

麦迪文在这个时候回来了,看起来比刚才更憔悴些,洛萨问那个那个幸存者是否还有生还希望,得到答案只是麦迪文的摇头。洛萨深深皱起眉头,在和麦迪文寒暄了几句后,他跺开步子去视察余下的救援和清理工作。刚才继续前进的那半队骑兵也已经回来了,可他们什么也没有发现。

“准备好旅行了吗?”麦迪文问道。

卡德加站立来,这沙地山脊就像一片孤舟一样漂在黑沼泽的汪洋中间。

“准备好了,”他回答道,“不过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够驾驭一只狮鹫,尽管,我有……”他故意拖长声音,并用手指着额头。

“不用担心,”麦迪文回答。“你的坐骑被箭射中已经飞往远处了,现在我们只能同骑一只狮鹫。”他把刻着符文的口哨抬到嘴边并吹出一连串短促刺耳的信号。在他们头顶,一只狮鹫盘旋着法出叫声。

卡德加抬头看着天问道,“那我是你的学徒了?”

“是的,”麦迪文回答,脸上平静得像一个戴着一个面具。

“我通过了你的测试,”年轻的法师又说道。

“是的,”麦迪文回答。

“我很荣幸,先生。”,卡德加说。

“我很高兴你这样想,”麦迪文说道,脸上闪过一丝鬼魅的微笑。“因为现在开始才是困难得部分。”

与此相关的文章:

评论

1条评论 to “最后的守护者 第四章:战斗前后”

  1. 这部小说确实是最经典的,写得很好。

发布评论


欣赏魔兽世界的背景、剧情、文化、种族等设定。
欣赏魔兽世界的小说、漫画、电影。
搜集历史、地理、人文等资料。
协议
本站采用创作共享版权协议2.5,欢迎任何非商业应用的转载,但须注明出自“魔兽世界文艺博览”,保留原始链接和文章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