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标炸弹的魔兽世界文艺博览手札,汇集来自各界的资料
‖2009 年八月25日,星期二,下午 17:36 | 给我留言 | 663阅读
发布者: 鼠标炸弹
联系我

先介绍下狂热的十字军
这是一些真正的勇士!
血色十字军成立于亡灵天灾肆虐于洛丹伦之时。当时,联盟军队遭受了一场惨痛的失败,由于王国最有天赋的圣骑士阿尔萨斯的背叛,骑士导师–军队指挥官乌瑟尔被害,随之带来的是白银之手骑士团几乎全军覆没,从此联盟军队正式退出了瘟疫之地.
虽然白银之手几乎全没,但是与那些可耻的逃离了战场的人不同,白银之手幸存的圣骑士决心与亡灵战斗到底,以来自激流堡的奥玛尔为首,他们成立了血色十字军.
血色十字军的宗旨是:消灭亡灵,清理被瘟疫污染的一切.
他们坚信,那些变异者必须将其消灭殆尽,才能拯救自己的同胞与家园免于灾难。血红色的甲胄和衣袍是血色十字军的醒目标志——要让那些丧失心志的亡灵知道:一腔热血,永远流淌在每个十字军斗士的体内。
不少成员目睹了他们的亲人死于非命,然后又作为无意志的巫妖王的奴隶而获得重生,竟与凶手一起并肩作战。现在血色十字军上下只有一个信念:全数消灭这些丧失心智的生物,夺回曾属于人类的家园。于是所有的亡灵,包括天灾和被遗忘者,皆被他们视为死敌。
顽强的斗志无可动摇,勇于献身正义事业的精神时刻驱使着每一个十字军斗士。终结亡灵天灾,应是每个明理之人的共同目标。不过,尽管血色十字军坚信,他们的正义行径始终忠于神圣之光及洛丹伦的未来,但对于他们一手造成的那些无辜者的牺牲却视而不见,并认为是必要的损失。他们认为,只有借助手中的利剑方能成就洛丹伦的和平。
虽然血色十字军视联盟和光明圣教堂为自己的盟友,但与此相反,后者却与血色十字军保持着距离。
血色十字军在军事对天灾展开了积极的行动,目前所知道有:
远征诺森德,亡灵天灾的老巢.
血色十字军知道,亡灵天灾起源于诺森德,但是直到目前为之,没人知道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现在又是什么样的状况,不仅出于侦察的目的,也为了切断亡灵天灾的后援,血色十字军派出了远征舰队前往诺森德.
进攻被诅咒的城市斯坦索姆
斯坦索姆自从遭受了无尽的伤痛之后,目前已经成为亡灵的重要据点,任何人进入其中,都会被瘟疫和黑暗的力量侵袭(参见斯坦索姆侧门入口附近的npc),但是血色十字军毅然决定主动进攻此处,并且他们的信仰经受住了考验,不仅没有堕入黑暗,而且成功的击退了亡灵天灾,在城市建立了据点,与天灾军开始了残酷的反复拉锯。在西瘟疫之地的活动.
西瘟疫之地是亡灵天灾最靠近联盟的前哨阵地,这里也成为血色十字军对抗亡灵的重要战场。血色十字军派出了小分队进入安多哈尔,与巫妖王为首的天灾军团进行战斗。不仅如此,血色十字军充分的认识到了亡灵天灾设置于此的瘟疫之锅的重大威胁,血色医护人员和他们忠实的伙伴血色猎犬监视着瘟疫之锅的动向,并且不断的努力以尝试摧毁瘟疫之锅和感染瘟疫的任何生物。东瘟疫之地的活动
在这里,血色十字军对天灾军团进行了积极的进攻行动,但是他们也遭受了沉重的压力,很不幸的,不仅是天灾对他们恨之入骨,还有人在这场对抗的天灾的战斗中扮演了一个非常值得玩味的角色。

血色十字军
成员:12,000
阵营:守序邪恶
从属:中立
势力范围:立足于瘟疫之地,但他们在洛丹沦北部的所有地区追剿亡灵。
行为性质:一群疯狂的狂战士,他们过分投身于亡灵清剿事业以至于有时连活人也不放过。
牧师伊森利恩(译者:做完爱与家庭的应该对这位还有印象吧:()本是洛丹沦的一名圣光牧师,他同时也是白银之手骑士的联络员。在那里伊森利恩和大将军阿比迪斯(译者:在提尔之手城堡或者教堂里出现)以及她手下的年轻主管们一同工作,他负责辅导年轻的圣骑士们追寻真理。牧师和圣骑士在天灾入侵城市时挺身而出,但洛丹沦沦陷时,他们逃离了。有人说两人在战斗中受了重伤,有人说两人因计划被粉碎而受到打击,但不论如何,从那以后,伊森利恩和阿比迪斯都变得疯癫了。伊森利恩和阿比迪斯游荡在被天灾污染的大陆上,他们征集一切可用之兵来消灭一切可见的亡灵。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消灭一切破坏洛丹沦的势力。不久,伊森利恩的学生之一,年轻的圣骑士泰兰•弗丁怀着对自己教师和将军的崇敬加入了他们。他献出父亲未被亡灵践踏的要塞和封地,作为行动的基地。
十字军召集的成员都是生活被天灾毁灭的人。多数成员不仅目睹了心爱的人被杀死,而且要忍受他们再度站起来协助凶手所带来的痛苦。伊森利恩成为了这个组织的发言人,他的狂乱不但没有将人们吓退,反而聚拢了更多的追随者--有谁会反对一个声明亡灵是邪恶的的人呢。当伊森利恩一刀刺穿自己年轻侍从的心脏时,有些人本应该退出的。但伊森利恩冷静的说,他的侍从在下午打猎时就已经死去,亡灵将他唤醒并派回来刺杀自己。他的话语是那样的令人信服,人们开始恐慌:如果一个刚被杀死并唤醒的亡灵看起来与常人完全一样,那么他们就无法分辨自己的周围有哪些人是为天灾效命的。经过一个月的隔离检疫,十字军的全部牧师和战士都被证明是清白的。阿比迪斯和伊森利恩认为,虽然已经有了不错的基地,但他们应该主动攻击天灾的薄弱之处--东瘟疫之地。于是伊森利恩被授予西部十字军总检察官及统帅的职务,而阿比迪斯则带领主力部队开进东部的提尔之手以便发动对斯坦索姆的攻击。在加固基地并招收更多的战士后,他们开始清剿一切可以找到的亡灵。然而经常有逃脱亡灵追杀的难民死于他们狂怒的剑下。正如总检察官所说的,做人不能太拘谨。一切亡灵--善良的、邪恶的或者中立的,天灾或者被遗忘者--都是血色十字军的敌人。亡灵都是可憎的,必须趁大地和人民还有救的时候将他们清除。血色十字军将联盟和圣光之愿礼拜堂作为自己的盟军,但这些组织很快与他们划清了界线,并通告旅行者躲血色十字军成员远点。

组织
血色十字军的结构类似于军事组织。他们受到阿比迪斯和伊森利恩的领导,其中阿比迪斯是对外宣称的官方领导人。她将自己比作十字军的手臂,而把伊森利恩称为心脏。阿比迪斯在提尔之手负责东瘟疫之地的军事打击行动。而伊森利恩在西瘟疫之地以总检察官的身份统领着十字军的牧师们,他负责审问亡灵及人类以获得一切关于亡灵行军及驻扎的情报。两位领导人经常互相联系。阿比迪斯作为东部的牧师领袖以及总检察官,而伊森利恩则通过他容易被感动的圣骑士泰兰控制着西部的战士们。十字军由十三位将军领导着壁炉谷的2,000军队和提尔之手的10,000军队。对将军的选拔并不仅仅看他们在战争中的军衔,更重要的是对事业的献身程度。那些不热切希望摧毁亡灵的人几乎不可能获得高军衔。而之前曾与亡灵交战的老兵们很多都得到了晋升。任何对当前军衔安排的不满都会被认定是亡灵渗透造成的,因为十字军无法理解一个理智的人类竟然会对清除亡灵的事业怀有不满。任何有这种异议的人都会被认为是亡灵甚至被批判为疯狂的亡灵拥护者。正因为如此,血色十字军的组织是纯净的,所有的成员都全心全意地为共同的目的而奋斗着。如果他们无法就目标达成共识,那么对领袖的敬畏也使他们保持在同一条战线上。

位置
西部十字军的总部设在壁炉谷的郊区,那是泰兰•弗丁继承的遗产。十字军的总部设在东瘟疫之地的提尔
之手,另有一个小型的团体主控着血色修道院,那里庞大的建筑吸引着难民们前去寻求庇护。

成员
基于洛丹沦的人口,血色十字军的成员数目十分庞大。战后,被遗弃感、无用感以及恐惧充斥在洛丹沦人
们之中,血色十字军用邪恶必将失败而正义将长存的承诺来回应这种恐惧。血色十字军吸引了大量的战士
以及战后只能靠刀剑谋生的人们。这些人需要一个强大的组织来施展自己的才能,而血色十字军的事业也
需要强壮的战士们。有些牧师决定投身到对抗亡灵的事业中,但他们看到十字军的狂热时往往决定重新考
虑自己是否要加入。当然,这种考虑被认为是可疑的,他们大多都因为这种忧虑而丢掉了性命。
血色十字军在招收成员上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确认这些成员不是亡灵。因为大检查官差点就被自己的
侍从杀死(至少故事是这样说的),这群人对亡灵的渗透已经呈现出一种难以置信的疯狂。以往那种认为
亡灵相貌厌恶丑陋易于分辨的认识对这些人已经不再适用,他们深信死灵法师能够将亡灵伪装成活人的样
子。因此,新成员(如果他们能活过十字军对他们加入请求的批准)都要接受30天的隔离检疫以便观察他
们是否会出现被瘟疫感染或者本身就是亡灵的迹象。在此期间他们将受到大检查官或者大将军的视察并接
受“询问”。没有一个血色十字军成员愿意讨论自己隔离期间发生的事情。

领导人
大将军阿比迪斯[女性人类 战士10/圣骑士8(新手册更正为18级圣骑士)]:
没有人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使大将军如此仇恨亡灵。有些人(背地里)猜测她和大检查官曾被天灾捕获并遭
受了拷问,但这些故事从来没被证实过。任何胆敢询问大将军为何仇恨亡灵的人都被认为是已经被瘟疫搞疯了。
她认为所有人必须仇恨并肃清洛丹沦的亡灵,否则人类永远无法夺回自己的家园。她认为自己的行为是遵循
着圣光之道并且是有益于自己的种族和家园的。她深深敬佩着自己的同伴--大检查官,并对两人携手创建的
组织感到无比自豪。她的疯狂明显地写在脸上,
但她的追随者认为这正是她完全献身于自己事业的表现。

大检查官伊森利恩 [男性人类 Hlr8/Pre10(新手册更正为18级圣光牧师)]:
大检查官是大十字军精神上的心脏。曾经是献身于圣光之道的牧师,现在将献身十字军事业作为自己更伟
大的目标。这种献身是实实在在的;那是对某种有可预测目标的事物全心全力地投入--那目标是圣光所
不曾给予的。在创立十字军的早期,他发明了很多用于审理和质问的手法,并建造了牢房和用刑室来关押
犯人,榨取可用信息或者观察新加入者是否被瘟疫感染(译者:看看血色修道院的摆设就知道这位是多
么“有才干”了)。这里也关押有亡灵,伊森利恩经常在深夜里独自视察他们。十字军成员称他进入地牢
前看起来满脸怒容并稍有点疯狂(所谓“疯狂”是针对普通十字军成员来说的,对于常人来说应该是“疯
癫”),但他离开时就变得冷静而面带微笑了,而且他从不向别人透露这期间发生的事情,人们不关心亡
灵所以也从不进行深究。他已经55岁,又矮又瘦,秃头,长有一双很宽的绿眼睛。
大领主泰兰•弗丁[男性人类 战士10/圣骑士2(新手册更正为12级圣骑士)]:
可怜的泰兰•弗丁只是想服务于白银之手的骑士们,并学习如何用自己纯洁的灵魂和剑来帮助不幸的人。
伊森利恩教导他圣光之道以及他所应该服务的事物。但当天灾来袭的时候他只能无助地看着,看着自己的
朋友们倒下然后以不死之身再站起来。被悲伤和寻求引导所蒙蔽的他,再度投到自己的前家庭教师门下并欣
喜地加入了新建的十字军,他热心地献出自己的家园作为他们的西部基地。泰兰忠诚地不追究血色十字军所
散播的邪恶并用尊敬和崇拜地目光注视着自己的领袖。他为无辜者的死去而惋惜,但多年的战乱使他理解
有些无辜者总会死去的,而他把这称为:战争。泰兰34岁,他身上凝聚了圣骑士典型的强大和善良。身材
高大强壮,棕发蓝眼。

有真正素质的人会在磨难中成为圣人,而不具备这种素质的会成为疯子和魔鬼.
血色的理论是,即使自己成为魔鬼,也要杀死所有的亡灵.这是很悲哀的错误.因为他们所作所为说到底其实完全是为了自己,为了自保而不惜牺牲所有可能无辜的人.血色的堕落其实正是反映了貌似强大凶悍的他们,内在精神和心智的残缺和脆弱的一面.
而真正的勇者,是力量,精神和心智都健全的.他们的行为是为了最多数人的利益,以最人道人性的方法进行.即使这样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和损失,也能承受住并甘愿为此而付出代价.这就是两者的不同.
 首先要承认的是,血色十字军的确是抵抗天灾的主要力量,他们的确在与天灾战斗的第一线上发挥了重大作用,必须承认的是血色的确给天灾军团带来了巨大的麻烦,他们也无愧于反抗天灾的勇士的称号.
  但着就是血色滥杀无辜的借口吗?
  毫无疑问,有点理性和正常智慧的人都不会赞同血色的疯狂行为,在瘟疫之地,只要你不是血色十字军的人,就会百扣上天灾的帽子然后立刻被杀.十字军不放过任何一个在他们看来有半点嫌疑的人.血色修道院的沃瑞尔就是典型,他在达仑米尔湖畔生活,十字军不分青红皂白把他抓进修道院,折磨至死.看看修道院的墓地吧,几乎全是被折磨死的无辜者的亡魂,这就是血色所谓的正义和净化?
  任何一个在瘟疫之地旅行(无论他是为什么目的),或者在瘟疫之地的某个角落里避难的幸存者,恐怕都不愿意看见这样一个情况:自己历经千难万险躲过了天灾,却被狂热的十字军看成是瘟疫感染者,然后被自己的同类(也可能是异类,部落的人在血色看来和天灾一样就是一群该杀的野蛮人)追杀.十字军现在就是在屠杀所有异己,无论他们派了多少使者去圣光礼拜堂,他们仍然在屠杀异己或者说是非血色分子.
  十字军成员的确令人同情:一群失去家园和亲人的人,一群饱受折磨痛恨天灾的人,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家园被毁灭,亲人被杀死.但这不是血色成员杀死别人的借口,难道那些被血色滥杀的无辜者没有家园吗,没有亲人吗?误伤?每个去瘟疫之地的人都知道,血色杀人从来不看你是不是好人,他们只看你穿不穿血色制服,不是血色的人都会被杀.如果说血色在打某个憎恶或者某个食尸鬼时用的法术或者子弹打在人们的头上,那可以叫误伤,但我可以肯定一点:血色没有一次是误打人的,每次对非血色的非亡灵生物的攻击有绝对的目的性,就是一个意思:你不是血色成员,你就可能感染天灾的瘟疫,就该被杀死(用血色拥护者的话说是净化).
  有人说这一切是大十军战士也就是那个活见鬼的恐惧魔王的错,的确,巴纳扎尔造成了血色的疯狂,但全推到魔-王的头上恐怕不能服众吧.当初兽人喝血也是在恶魔的诱惑下干的,但我看某些十字军支持者们(名字就不点了,看签名就知道了)在以前关于奥格瑞玛的争论中大肆声称那不是恶魔地问题,是兽人自己的错,兽人本来就是嗜血的生物,所以才会杀人放火.那么我想请问血色和兽人有区别吗?是,一个是抵抗天灾,一个是入侵他人,但两者都在滥杀无辜,都在屠杀异己,难道这有区别吗?几因为血色是人类,是抵抗者,所以他们杀人是无奈,他们被恶魔控制就比兽人强?恐怕巴纳扎尔没那么大本事吧.要是光靠魔法控制就能使那么多人陷入疯狂的话,那燃烧军团就轻松了,找一群恐惧魔王来不就万事大吉了吗?血色之所以疯狂,既有大十字军战士的因素,也有十字军成员自己的因素,他们甘愿听从那套关于别人都感染了瘟疫的话,所以他们内心中认为除了血色,所有人都可能被污染,都该被杀(净化).
  有人说那不代表血色,修道院的人是叛徒,那我想知道:谁代表血色?提尔的血色是见人就杀吧,壁炉谷的人是见人就杀吧,他们是血色十字军的人吧.圣光之愿的那几个十字军与其说是去谈判的,不如说是去宣战的,他们说的话有多偏执:在他们看来,只有十字军是抵抗天灾的,银色黎明的人是懦夫.银色黎明是懦夫吗?我可以说,不是,他们不象血色那样,他们不是军队,是民间组织的对抗天灾的秘密组织.当然不会象血色那样去和天灾正面交手,但这不意味着银色的人是懦夫,是骗子.在和敌人的战斗中,谁的贡献都是重要的,正规军是英雄,游击队也是英雄而已.
  最后我想说,十字军的确是充满悲剧色彩的组织,在他们真正放弃他们现在的疯狂政策前,我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他们,但假如他们真有一天能够放下狂热的思想,走上真正的对抗天灾之路的话,我会欢迎联盟和部落的这个新战友. 在联盟,哦不,甚至在族人的眼中,我们已然是一群疯子。不能否认,十字军的剑下有着无辜的冤魂。虽然,官面上,莫格莱尼说得冠冕堂皇:“我们的正义行径始终是忠于圣光的!为了洛丹伦,必要的牺牲是不可避免的!”不要说别人,这些鬼话就连我和杜安都暗地里笑话过几回。因为我们知道,应该说每个十字军的战士都知道,我们所处的环境,不允许我们去作这样的思考,谁是无辜,谁是死有余辜。
出自—血色十字军——郝洛德的自白
他们经历了甚至你都想象不到的事情..他们已经无法信任任何异己..
我相信 如果你经历了这样的事情 你只会变的比他们更糟糕

骑士祷文
原作者图拉扬

憎恨是绝望的漆黑
拥抱它的人得到扭曲的力量
嫉妒是凄惨的凝绿
接触它的手指会咬噬人心
暴怒是鲜明的火红
点燃它的同时烧尽自我

而信仰是高洁的纯白
仰望它的人得到救赎
愿神赐我伟大的勇气和深重的悲悯
使我在敌人中间不退怯
使我在罪恶中间不彷徨
使我在无道之前不软弱
使我足够强大
能够解除世间所有的痛苦

身为一名圣骑士,即使无法解除这些痛苦,至少让我能够记住。人的信仰之心是脆弱的,正直也可能会因为对自身力量软弱的痛恨而歪曲。当我看到苦难之时,我有一瞬间也是对自己产生过疑问,面对这些痛苦的表情,我有什么资格自称是骑士,有什么资格自称是圣武士?我的信仰又算是什么。痛哭者因其自身而痛哭。
不认为一名圣骑士有力量可以拯救所有人,更大的可能是,他连自己也拯救不了,但是当他有这种意愿并愿意为此而付出的时候,他就是一名真正的圣骑士。这些痛苦和软弱并不是罪恶,我们也无须为了它而堕落,我们不能够重蹈阿尔萨斯王子的旧路。认同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无力,也是信仰的一部分,同时也是正直地生存的前提。在这样的世界上,即使是真正的骑士,也同样是无力的,我们怀抱着无力而去试图拯救自己的同胞和所有的生命,这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理想,即使我们不能够完成这理想,至少我们在它所照耀的道路上前进。如果这被斥责为伪善的话,那么这本身就是构成圣骑士的痛苦的一部分。
所以,我觉得,我需要你。
我需要你来时刻提醒我自身的无力,信仰的薄弱。
虽然这些本身就是骑士和圣武士毕生所承受的圣痕,它督促我们完成自己的人格和救赎。
正义无罪,信仰正义的人罪孽缠身。
愿圣光照耀我们的灵魂
并使世间不再痛苦
我们都是神选的战士
走在这荒芜的大地上
脚踏着现实
眼睛仰视着希望

记得有部作品里的主人公曾经说过一句很有深意的话: 无论什么人,在心底都是存在恶魔的,而当一个人处于无助的绝望之中就要疯狂的时候,这个恶魔会出来对你说:“跟我来吧,我会拯救你的。”
  血色十字军的成员都是被亡灵天灾毁灭家园的人,他们几乎目睹了人类一切可以想象的惨剧,父母妻儿被虐杀,兄弟姐妹被撕碎,然而比这个更令人绝望的是不少被亡灵天灾毁灭的人又重新“站”了起来…………所以,我想无论是谁,那怕就是提奥•弗丁,他也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场景。没有人可以指责血色十字军什么,能够面对这样场景还能保持冷静的人如果不是精神病那就是意志力超强的圣人。可惜这种圣人毕竟是少数。远在暴风王国的人更本没有见识过天灾军团制造的惨剧,他们自然能够理性的认为血色十字军只不过是疯子。

  玩家们也不可能会体会到血色十字军成员所经历的惨绝人寰的景象。所以说,十字军只是一群普通人,他们因为绝望而发狂,因为痛苦而发狂,而发狂也是唯一能够给他们心灵些许安慰的止痛剂。就像《烙印战士》里面的津,他们被心底的恶魔所支配,他们化身为狂战士抵御心中恐惧与绝望。大家可以冷静地想想,我们如果和他们有过同样的经历,谁能说自己能不变成他们一样?站着说话腰是不会痛的。

  在血色修道院、壁炉堡、提尔之手,圣光并没有抛弃这些深处在绝望中的人。血色十字军需要的是救赎。泰兰•弗丁被救赎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还活在人间,他再次回忆起了亲情的温暖。血色十字军需要的是是关怀,是拯救。

  强烈希望在资料片中增加拯救血色十字军的故事,他们里面有洛丹伦的勇士,有达隆郡的英雄,有奎尔萨拉斯的游侠,有斯塔索姆的卫士。希望迎接他们的不是死的解脱,而是重生的希望!
可是,当你面对血色十字军的那些狂热的精英们,你还没说完拯救的祷文,你自己就被他们看作是天灾感染者砍成碎片了.

“愿圣光与你同在”,当你的耳边会回荡着这样的祝福的时候,当你感受到他强大的力量的时候,你是否想过那圣洁的力量来自何方呢?
“魔法”—— 一个超乎自然的强大力量,在艾泽拉斯世界 真正会魔法的就是奎尔萨拉斯的高等精灵们,他们对魔法的研究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为了能和阿拉索的人类结成同盟,高等精灵们吧 魔法传授给了人类。人类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很快掌握了魔法的奥秘,并在达纳然成立了魔法中心不断地培养魔法师,其中守护着 艾格文,天才魔法师 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等等都是达纳然魔法学院的佼佼者。但是“圣光”并不是“魔法”,因为那些高等精灵们并不会使用“圣光”,达纳然的法师们也不会使用“圣光”,还有就是 “圣光”所造成的神圣系法术并不能被做为魔法来抵抗,这些都证明了“圣光”并不是高等精灵们所创造的魔法。

“圣骑士”–他的来源究竟是什么?其实伟大的洛萨爵士并不是圣骑士,他虽然有强大的力量能拯救人类和联盟,但是可以肯定这位英雄并不是圣骑士。圣骑士真正的来源应该是 维护秩序的使者,并不是一支正规军团,自古以来军队的任务不是对付邪恶,而是消灭对统治阶级不利的人,和正邪无关。圣骑士们不是军人,因为他们特别擅长对付邪恶的力量,那就是说圣骑士并不属于人类真正的军队,而是一支特殊的团体,维护着治安与正义,无时无刻不与邪恶的势力做着斗争。

当骑士们的正义感和责任心的体现出来时那他们就能掌握那圣洁的能量–“圣光”。“圣光”虽然为世人所崇拜,但它不是一种信仰,不是神灵,而是一种圣洁的力量源泉,这股力量属于荣耀的圣骑士。应该说只有虔诚而又强大的圣骑士才能充分发挥“圣光”的力量。虽然第一位圣骑士是谁已经无法考证,但是有一位圣骑士他发现了他体内“圣光”的力量,并将它传授给每一个圣骑士,并组建了最强大的骑士团“白银之手圣骑士团”,这位骑士就是:光明使者–乌瑟尔。乌瑟尔是有记载的使用圣光力量的第一人,他还编写了著名的《圣光之力》来教导圣骑士们如何使用那圣洁的力量。依靠着乌瑟尔所传授圣光的力量,圣骑士们几乎所向披靡,铲除了一切邪恶,维护了洛丹伦和艾泽拉斯的秩序。随着圣光力量的发扬光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这圣洁的力量,平民们都意识到“圣光”即圣骑士,“圣光”即秩序,“圣光”即繁荣。

不久阿克蒙德带领燃烧军团席卷了整个洛丹伦,洛丹伦的圣骑士们在战斗表现英勇异常,但是由于阿尔萨斯的背叛,以及乌瑟尔的战死,几乎使整个白银之手圣骑士团损失殆尽,圣光几乎被黑暗所笼罩。但是南艾泽拉斯的暴风王国和卡兹摩丹的矮人们也开始充分了解了圣光的力量,圣骑士们又重新出现在艾泽拉斯大陆上,并最终发将圣光照耀在这片光明的大地……

圣光与荣耀
战争才是真正的恶魔冰冷的奥特兰克山谷,冰冷的冰翼碉堡,冰冷的刀剑……
“我们要失败了……”德鲁依说道
“能死在部落最强的军团手上,也不失为一种光荣吧”圣骑士目光依然坚定的看着天空中落下的白雪”看样子他们不打算留下俘虏呢,呵呵”
“恩…让我们至少为联盟赢的应有的尊敬吧…用我们的生命”德鲁依似乎因为骑士的坚定受到感染,绝望已经从他的眼中消失.

拥挤的军队,狂怒的咆哮,如火般燃烧着的对战死的渴望……
“督军大人,最后两个联盟的士兵正在进行垂死挣扎”
“恩,很强硬的两个人呢”高大的牛头人萨满显然已经开始兴奋起来了”传令官,让所有士兵退后100米,停止攻击,我要亲自送两位联盟的勇士一程”

一小时后…..

高大的牛头人依然挺立着,黑色的旋风围绕着他,鲜红的战锤上滴下滚烫的热血,然而,对面的德鲁依已经体力不支,倒在地上,圣骑士也已经体无完肤,可是,他们都坚定的握着手中的武器,丝毫不打算求饶,血红的眼睛证实着他们的坚定……
“站起来,德鲁依,至少让我们杀了这个萨满祭祀”圣骑士催促着倒下的战友
“嘿嘿,腿都断了呢,我试试吧”德鲁依苦笑着,慢慢的爬了起来
忽然,圣骑士用尽最后的力气,一把抓住德鲁依,拼命把德鲁依丢下身后的悬崖,可怜的德鲁依还没来的及反抗就摔了下去,这时,耳边响起了骑士最后的呼喊”让暴风城知道失败的消息,我们不能失去奥特兰克山谷,让我的灵魂保护着你,带着联盟的荣耀~活下去!!!”用尽力气的骑士,毅然将自己金色的灵魂剥离身体,化做世间最坚强的护盾将落下悬崖的德鲁依包裹了起来……

“督军大人,联盟已经完全失败了”传令官说到
“还没有,让士兵们准备防守吧,联盟很快会回来的”牛头人说道”这场可恶的战争还要夺走多少勇士的生命啊……”

一月后……

部落已经巩固了奥特兰克山谷的势力,可是,联盟的军队却顽强的堵截着部落前进的道路.

丹尼斯.克尔–联盟圣骑士,死于奥特兰克防守战
雷利克.月火–联盟精灵德鲁依,死于暴风城英雄谷
鲁西恩.怒蹄–部落牛头人萨满祭祀,奥格瑞玛第一军团高级督军,死于奥特兰克突围战

“愿勇士们的生命能换来这片星光永烁的大地的和平”–部落最高首领.萨尔

德拉诺,现在叫外域的德莱尼圣骑士们信仰的是纳鲁。
艾泽拉斯的人类圣骑士们信仰的是什么呢?
也许有许多冒险者在刚进入瘟疫之地与天灾作战的时候
曾经以朝圣的心情参观西瘟疫之地的乌瑟尔之墓~
却忘记另外一个所有艾泽拉斯的圣光信仰者的圣地:法奥之墓
阿隆索斯.法奥,这个名字许多年轻的圣骑士可能并不熟悉.
而他的一个弟子是众人皆知的: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创立者,乌瑟尔
第一次兽人战争时期,阿隆索斯.法奥是洛丹伦的大主教,而乌瑟尔是法奥的学生,
也许乌瑟尔成立白银之手骑士团也是为了宣扬老师的理想~
作为当时洛丹伦的宗教领袖,可以说阿隆索斯.法奥是白银之手的精神领袖,而乌瑟尔是执行者。
当战争结束后,法奥曾经帮助筹集暴风城重建的费用,
最终气势恢宏的暴风大教堂落成了~
在暴风大教堂前广场的水池上还有纪念他的解说牌.
法奥死在洛丹伦~葬在气势恢宏修道院(现在的血色修道院)外面的小路旁.
(应该大家都到过那里,当各位30多级刷血色团扑的时候释放灵魂出来的就是那个地方)
值得讽刺的是,阿隆索斯.法奥的墓地,却不如乌瑟尔的光明华贵

圣骑士军歌
坚不可摧的联盟
古老的种族组成坚不可摧的联盟
伟大的联盟永久团结
万岁,圣光的意志!
万岁!统一的艾泽拉斯!
光荣属于我们自由的国家!
不灭的信仰是神圣的堡垒!
让联盟的旗帜,圣光的旗帜,
指引我们从胜利走向胜利!

自由的阳光穿过风暴照耀着我们
伟大的乌瑟尔给我们照亮了道路
图拉杨教导我们忠诚与牺牲
圣光指引着我们前进!
光荣属于我们伟大的联盟
不灭的信仰是神圣的堡垒!
让联盟的旗帜,圣光的旗帜
指引我们从胜利走向胜利!

在战斗中我们的信仰愈加虔诚
定要将异端者彻底消灭!
我们在战斗中决定世界的命运
我们将把艾泽拉斯引向光明
在永存的伟大的圣光之力中
我们看到了洛丹伦的未来!
我们将永远忠诚 白银之手
光荣属于我们自由的联盟
不灭的信仰是神圣的堡垒!
让联盟的旗帜,圣光的旗帜
指引我们从胜利走向胜利!

与此相关的文章:

  • 收藏到 : Google书签 新浪ViVi 365Key网摘 天极网摘 我摘 POCO网摘 博采网摘 YouNote网摘 和讯网摘 博拉网 igooi网摘 I2Key网摘 天下图摘 百特门网摘 Del.icio.us Yahoo书签 奇贴 QQ娱乐摘 添加到Digg! 添加到Facebook!
  • 标签 :  ,
  • 原文链接 : http://www.flashj.cn/wow/scarlet-crusade.html
  •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 : 魔兽世界文艺博览
  • 评论

    暂无评论,何不沙发?!

    发布评论


    欣赏魔兽世界的背景、剧情、文化、种族等设定。
    欣赏魔兽世界的小说、漫画、电影。
    搜集历史、地理、人文等资料。
    协议
    本站采用创作共享版权协议2.5,欢迎任何非商业应用的转载,但须注明出自“魔兽世界文艺博览”,保留原始链接和文章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