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标炸弹的魔兽世界文艺博览手札,汇集来自各界的资料
‖2009 年十二月25日,星期五,下午 19:35 | 给我留言 | 213阅读
发布者: 鼠标炸弹
联系我

声明:小说《最后的守护者》(WarCraft – (2002) The Last Guardian) 原著作者Jeff Grubb,主要翻译:麦德三世,参与翻译:37度6,桑奥达纳,missforsaken abingles。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博客转摘于此仅出于学术研究目的,供欣赏魔兽世界历史的同学一起研究交流。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

本章翻译:麦德三世

没几天,图书馆就被整回了原样。变得更破的图书基本已放到该放的位置。好消息是,那些珍贵的(有陷阱的)书都在上层,没被这场灾难波及。也就是修复书架花了点时间,迦罗娜和卡德加把空置的兽栏将就着改成了木工小屋,试图在里面修复(某几个要重做)损毁的书架。

至于那恶魔,仍然没有任何踪迹。除却它造成的破坏:那铁爪印依然留在书桌上,《艾泽拉斯列王纪》破损严重,可能是它的大嘴干的。但它没在麦迪文脚下留下任何尸体血迹或是残肢。

“也许被谁救走了吧。”这是迦罗娜的一个假设。

“我们离开前它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啊。”卡德加漫不经心地回答,心里回忆着自己当时是把史诗安排在了罗曼史的上排还是下排。

“可能是带走了尸体,”迦罗娜道,“肯定是有人把它带进来的,然后也是那人把尸体带出去的。”

“血迹怎么解释。”卡加提醒道。

“用魔法消除了吧,”半兽人对自己的推理挺有信心,“也许是个爱干净的恶魔干的。”

“没有那种魔法吧,这根本违背魔法定律。”卡德加道。

“可能不是你那种魔法,不是你学过的那种,”迦罗娜道,“魔法也分很多种的。在兽人里的老萨满用的魔法是一个样,而术士用的又是另一个样。所以那也许是一种你没听说过的魔法。”

“不可能的,”卡德加否定道,“无论是什么魔法,总会留下痕迹,施法者的痕迹——他们的残留能量场。我能感应这种场。而我的魔法告诉我,最近这塔里只有两个人施过法,一个是我自己,另一个是麦迪文。我也检查过守护结界了,麦迪文说的没错——它们都在正常运作。没有任何恶魔可以突破这些结界,无论是用魔法还是其他什么法子。”

迦罗娜耸耸肩:“但是凡事总会有例外,比如这塔本身的存在就不合理,对吧?也许在这里,旧的定律根本就不适用。”

这次轮到卡德加耸肩:“如真的酱紫,那我们可能陷进比我想象中更可怕的麻烦啦。”

卡德加和半兽人的关系似乎因修复图书馆的事进展了不少。单就声音来说,她几乎像个人类。但她仍一直不肯坦白她的头头是谁,卡德加也不得不提防这一点。所以一直留心她问的问题和常涉及的话题。

他也试过追踪她的对外联系,他用法术在客房区布下了侦测网。以追踪她的外出和发信。但是没有出现任何可疑行为。如果真的有,她一定是用了什么法子瞒过了卡德加的法术——而那根本没可能。对方甚至还向他担保会平等共享信息,如果她当真用在这里收集的情报做了什么,肯定不会如此坦率的。

迦罗娜真的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开始和卡德加分享她关于兽人的知识。卡德加逐渐可以在脑海中勾勒出兽人统治制度(以力量和战斗力为标准)和其中众多的氏族。有时候说的兴起,使节也会带入自己对各氏族的个人看法,比如哪些首领被她归类为白痴,哪些首领又只想着到处开战。卡德加很快对她描绘的部落有了直观的印象——改朝换代灰常的频繁,适者生存意识占主流。

血窟氏族是部落中的一大保守派。他们拥有强大的成员和悠久的征服史,但自从这一代统治者——基尔罗格。死眼以来稍有衰落迹象,年老的基尔罗格对战死沙场的兴趣越来越弱。迦罗娜指出,在兽人政体中,年老的统治者通常更注重实效,而这常被年轻一代误解为懦弱。基尔罗格已经砍了他自己的三个儿子两个孙子。因为他们都觉得自己更适合做酋长。

黑石氏族似乎也是部落中的一支大系,首领叫黑手。他是在所有的竞争者都被痛扁过后自然而然地被提名为酋长的。该氏族分裂出去了一块,他们每人敲掉了自己一颗牙,自称黑牙氏族。相当恶搞的名字。

当然还有其他氏族,比如沉迷于毁灭的暮光之棰什么的。火刃貌似没有头目,却更像一支部落中混乱分子组成的非政府武装。另外的都是小氏族了,比如由一个术士领导的暴掠。卡德加怀疑迦罗娜的幕后就是暴掠中的某人,因为她对这个氏族的描述十分简略。

卡德加尽可能作了记录,并总结成报告汇给洛萨。从艾泽拉斯各处传来的信件数量激增,部落似乎正从黑色沼泽各处不断涌出。去年还仅存在于传说中的兽人们如今已无所不在,暴风要塞已经火力全开,直面这场威胁。卡德加把这些越来越糟的消息瞒着迦罗娜,却详细地向洛萨汇报了他收集到的一切,细至各氏族间的竞争和他们喜欢的颜色(比如,黑石因某种原因喜欢红色)。

卡德加也试图将他所知的信息汇报给麦迪文,但奇怪的是麦迪文对此提不起兴趣。实际上,星界法师和迦罗娜的交流也不似以前那般频繁了。有时候麦迪文甚至一声不吭地就出门了。即使他在的时候,也显得越来越不可接近,独自一人坐在天文台的椅子上,凝视着艾泽拉斯的夜空。卡德加对他的感觉比第一次来的时候还要遥远。他变得比以前更喜怒无常,更独断,也更不愿意聆听了。

其他人也都注意到了他那渐行渐远的脾气。每次离开星界法师的房间,摩洛斯都会向卡德加投来痛苦的眼神。而在回顾一张已知世界的地图(由于是暴风城产的,因此他们谈及洛丹伦的时候发现有差错)时,迦罗娜挑起了这个话题。

“他老那样吗?”她问。

卡德加不露声色地回答:“他比较喜怒无常。”

“是的,但我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感觉他充满活力、处事积极。而现在他看起来却……”

“烦躁?”

“腐朽。”迦罗娜有些厌嫌的说。

卡德加无法反驳。

当天下午,卡德加向星界法师汇报了一次新消息,全是紫封的密信,全是求麦迪文去帮忙对付兽人的。

“兽人不是恶魔,”麦迪文道,“他们有血有肉,这种问题应该由战士去解决,而不是法师。”

“事态十分紧急,”卡德加道,“听说军队已经撤出黑色沼泽附近区域,难民正像潮水一般涌向暴风城和其他地方。他们已经逼近这里了。”

“所以他们想要守护者立刻奔去救他们。遗憾的是我得呆在这座塔里监视扭曲虚空的恶魔。现在却要我去为救他们而和另一个国家另一个民族为敌?下次艾泽拉斯和洛丹伦爆发贸易冲突,他们是不是还准备拉我去做谈判代表?这种事情用不着我们瞎操心。”

“您以前也帮助过艾泽拉斯不是吗?洛萨说如果没有您艾泽拉斯早就不存在了……”

“洛萨是个笨蛋,”麦迪文嘀咕道,“是只看什么都觉得危险的老母鸡。莱恩稍微好点,知道没人可以攻破他的城墙。至于议会么,那些所谓的强大的法师,现在成天就知道争论口角括巴掌对掐,事到临头连一帮废渣入侵者都对付不了。不,年轻的信赖,这只是个小麻烦而已。即便兽人当真占领了艾泽拉斯,他们也会需要守护者的,我就呆这里继续当他们的守护者好了。”

“老师,那可是……”

“逆天?亵渎?背叛?”星界法师叹了口气,用手指掐了掐鼻梁,“也许吧。但我是一个比我实际活的年龄老的多的人,我为我根本不想要的力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就请让我在余生中稍微反抗一次命运的齿轮吧。下去吧。我明天再继续听你那些悲哀的故事。”

他关上门前,卡德加听见他加了一句话:“每天都为世间的一切担忧,我实在太累了。什么时候我才能做我自己呢?”

“兽人进攻了暴风城,”三天后,卡德加把这个严重的现实扔到了迦罗娜面前。

半兽人死盯着眼前的红封信件,就像是看到了一条毒蛇。“我真的很抱歉,”她最后说,“让他们全体都乖乖听令停战是不大可能的。”

“兽人军的这次袭击算是被挡回去了,”卡德加道,“在城门口被莱恩的部队赶了回去。据信件所述,他们似乎是暮光之锤和基尔罗格的血窟这两个氏族。似乎进攻主力军之间没有很好的协调行动。”

迦罗娜的鼻子像狗一样哼了一声,说道:“暮光之锤从不在围城战中用强攻。基尔罗格此举显然是想要除掉一个竞争对手,无非是利用暴风城来借刀杀人而已。”

“也就是说,即便是在进攻中途,他们仍在互相争吵算计,”卡德加心里觉得,洛萨可能正是看了自己的报告以后,才定出瓦解这次袭击的计划的。

迦罗娜耸了耸肩,“人类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指了指案上堆得老高的书,“在你们的历史里,随处可见为各种惨无人道的罪行辩护的言论。所谓的高贵、血统和荣耀掩饰着每一份杀戮、暗算和种族灭绝。至少部落毫不掩饰他们赤裸裸的统治和力量欲。”她沉默了一会儿,补充道“我想我帮不了他们。”

“兽人,还是暴风城?”卡德加问。

“都是,”迦罗娜道,“事先声明我不知道他们袭击了暴风城这事,如果你是想暗示我这点的话。可是稍微有点判断能力的人都应该清楚,部落的战略从来就是第一时间击垮最大的目标。你应该能从我们之前的谈话中知道这点。你也很清楚他们一定还会卷土重来,重组队伍,杀掉几个不得力的领导人,下一次来的时候他们会带更多的人。”

“是的,我可以想象得到。”卡德加道。

迦罗娜补充道:“而且你也已经写信将这一消息传给了在暴风城里的勇士。”

卡德加觉得自己没有露出异样的神色,不过兽人的使节大笑道:“果然,你真的做了。”

卡德加现在觉得自己的脸色有点红,但仍继续他的话题,“实际上,我有一个问题是,你为什么还不向你主人发报告?”

绿皮肤的女士坐在椅子上仰头朝天:“谁说我没发了?”

“我说的,”卡德加道,“除非你是个比我还强的法师。”

迦罗娜嘴角的一阵轻微抽搐出卖了她。“至今你根本没向你的幕后人做过任何汇报,没错吧?”卡德加问。

迦罗娜沉默了,卡德加也默不作声,图书馆里突然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好吧,简单的说,就是我现在对我该忠于哪方产生了犹豫。”

“我还以为你根本没有忠诚的概念呢。”卡德加道。

迦罗娜没有理会他:“我被我的主人送来这里,或者说被命令来这里,那个幕后人是一个叫古尔丹的术士。他是个会法术的兽人。也是暴掠的首领。在部落中有很大的影响力。他对你们这个世界的法师很有兴趣。”

“而兽人们的战略总是趋向于第一时间攻击最大的目标。麦迪文。”卡德加道。

“古尔丹说麦迪文是特例。也许是通过什么秘密的预言或者在他那个常用的香炉前冥想,不知怎么的他就得出了这个结论。”她避开了卡德加的视线,“我在野外遇见了麦迪文几次,然后他就准许我以使节的身份来这里了。我本打算在这里打探消息,并尽力想办法向古尔丹汇报麦迪文的强大程度。因此你从一开始就是对的——我是个间谍。”

卡德加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你可不是第一个,”他说,“那你为何又不向他报告了呢?”

迦罗娜再度陷入了沉默。“麦迪文——”她最后说,然后又顿了顿,“老爷爷他——”又停了停,“他从一开始就看穿了一切,是的,但他仍毫无保留地告诉了我我想知道的一切。好吧,至少是绝大部分。”

“我明白的,”卡德加道,“我也有完全相同的经历与感受。”

迦罗娜点点头:“一开始我还以为这只是他太自以为是,对自己的力量太过自信,就像我认识的很多兽人酋长那样。但事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好像他觉得,传授我那些知识,他认定我会因此而改变,他认定我不会辜负他的信赖。”

“信赖,”卡德加道,“对麦迪文来说,它是何等重要的字眼。他好像浑身散发出那种感觉。站在他身边,你会觉得他是如何地了解自己在做些什么。”

“是的,”迦罗娜道,“而兽人天生痴迷于力量。所以我当时想我可以骗古尔丹说我被关起来了,无法向他回复情报。然后我就得以一直呆在这里一天天地向他学习,最终——”

“你不想让他受到任何伤害。”卡德加总结道。

“容许我借用一下摩洛斯的口头禅,‘嗳’,”迦罗娜道,“他在我身上倾注了如此多的信任,他也是那样的信任你。上次我看到你在用幻象法术偷窥他的生世隐私,我把这事告诉了他。我还在他面前诬蔑你说你可能是在向我们下咒。他却说他早知道了,而且并不生气。他还说好奇心是你好的一面。他总是站在他的人民的一边。”

“而你无法向这样的人下手。”卡德加道。

“嗳。他让我觉得自己像个人。我好久没有那种感觉了,好久好久。老爷爷,星界法师麦迪文,他好像拥有远比征伐和统治崇高得多的梦想。他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他本可以轻而易举地将我们兽人全部毁灭,但他没有。我想他相信着某种更为伟大的东西。我也好想相信他的梦想。”

两人一声不响地坐在图书馆里,沉默了好久。连远处摩洛斯或是库克走过大厅的声音也清晰可闻。

“可最近……”迦罗娜道,“他以前也老这样吗?”

她的说话方式很像洛萨——总是装作漠不关心地问一些实际想问的问题。

“他确实一直那么神秘莫测。但我以前从未见他如此……消沉。”

“蛰伏,”迦罗娜补充道,“中立。到现在我还是一直认为他会站在艾泽拉斯王国这一边。可是如今暴风城都被攻击了,他却还是没有行动……”

“他可能是想给艾泽拉斯王国一个考验或者说锻炼吧,”卡德加小心地遣词。尽管已经了解了迦罗娜的感受,他却仍不想让她知道议会的事情,“他总是以非常长远的眼光看待事务。因此有时候别人会觉得他和俗世完全脱节。”

“也许这就是他看起来比较遥远的原因吧,”迦罗娜道。沉默良久,她又说,“我对部落入侵暴风城失败一点也不感到遗憾。你是无法从外部击破这样一个要塞的。你必须从内部开始,慢慢的瓦解它。”

“幸好你不是那一边的将军。”卡德加道

“酋长,”迦罗娜纠正道,“听你这么说,我倒想去当当看了。”

“谢谢,这些信息很有帮助,”卡德加说了一半就停了,迦罗娜仰起头来看着他。

“你像是个在寻求帮助的人。”她说。

“我从未问过你部落军队的势力和驻点……”

“因为那样你打探军情的目的就太明显了。”

“但,”卡德加道,“他们对外面冒出来的兽人数量感到极其惊讶。虽然暴风城暂时保住了,但他们认为黑色沼泽根本不可能容纳如此众多的士兵。他们现在还在为沼泽中的部队数量疑虑。”

“我对军队的部署情况毫不知情,”迦罗娜道。“我一开始就来这儿了,侦察你们,记得吗?”

“没错,”卡德加道,“但你也谈起过你的家乡。你们是怎么来这里的?通过某种魔法?”

迦罗娜默不作声地坐了一会儿,似乎正试图理清自己的思绪。卡德加原以为她打算几句话糊弄过去或是干脆转移话题甚至答非所问。然而她说:“我们的世界叫作德拉诺。一个蛮荒的世界,到处是荒野、峭壁和贫瘠的植被。荒凉、暴风雨多发……”

“还有血红色的天空,”卡德加补充道。

迦罗娜看着青年法师:“你还和其他兽人交流过?难道是俘虏?我还不知道人类也抓兽人做俘虏呢。”

“不,是个幻象,”卡德加道。那记忆就像是上辈子那样遥远,“和我们初次见面时你看到的那种类似。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兽人。我记得他们数量极其庞大。”

迦罗娜的鼻子像狗一样哼了一声,说道:“只怕你看到的远比你说出来的多,不过你无疑看到了一幅有代表性的画面。兽人繁衍能力旺盛,新生儿比例很高,因为他们大部分无法活到成年。

“这种生活十分艰苦,只有最强大、最健壮、最狡诈的人才能生存。我是第三种人,同时却仍遭排斥,在各氏族的边缘游走求生。这次是暴掠,至少指令是他们发的。”

“指令?”

“我们发起了长征,每一个战士和可调派的人手全体上阵。无论步兵苦工还是剑士,全都接到了命令,带上他们的武器、工具和财物,前往地狱火半岛。在那里,有一座巨大的传送门,古尔丹和最强大的术士们维持着它。这是一扇能打破诸界蔽障传送门。”

迦罗娜舔了舔一颗獠牙。想起了更多详情:“它是一座巨型石制建筑,建成后被运往那里,作为那个空间裂隙的框架。裂隙中是一个黑色的漩涡,就像肮脏的湖面上飘浮的油渍那种东西。我感觉那个裂隙是被一双更强大的手所撕开的,而古尔丹和术士们仅仅是在维持它。

“无数坚强的战士们在面对门柱间这可怕的空间时也心惊胆战,而各氏族的酋长和领袖们却狂热地宣扬着门后的东西。一个富饶的世界,一个美丽的世界,一个满是软弱生物的世界,一个极易统治的世界。他们这样向我们宣传。

“仍有人不愿听令,其中一些被杀了,剩下的人被背后抵着的斧头逼迫着进入了门里。我也被抓进了一支庞大的苦工队伍里,被强塞进了门柱间的那片空间里。”

迦罗娜陷入了一阵沉默:“那片空间被称为扭曲虚空,它须臾而永恒。我感到自己似乎经历了无限长的一刻,然后随着一阵古怪的亮光,我又出现了,我来到了一个疯狂的新世界。”

卡德加插嘴道:“和他们许诺的天堂比,黑色沼泽相当令人失望吧。”

迦罗娜摇摇头:“恐惧的我在第一眼看到那片蔚蓝的异域天空时十分震惊。在这片大地上,极目望去全是植被。一些人无法接受这事实,发疯了。他们多数投靠了火刃,那一天火刃那火红色的三角旗下增添了无数新丁。”

迦罗娜摸了摸自己厚实的下巴:“我也很害怕,但是我活了下来。而且发现我的血统让我更容易接近人类。我的队伍伏击了麦迪文。他杀死了所有人,却放过了我,还让我活着回去向古尔丹报信。再后来,古尔丹就派我来这儿做间谍了,但我发现自己……很难……背叛老爷爷的秘密。”

“犹豫该向谁效忠。”卡德加评论道。

“但我还是得告诉你,”迦罗娜道“我真的不知道有多少氏族涌进了黑暗之门。也不知道他们下次反扑会是在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那传送门究竟是怎么来的。但是你,卡德加,你却能找出答案。”

卡德加茫然:“我?”

“你的幻象,”迦罗娜道,“你好像能够召唤出昔日的幻影来,甚至是未来的。我第一次遇见你时,看到你召唤了麦迪文母亲的幻象。当时我们突然来到了暴风城对吗?”

“是的”,卡德加道,“所以我一直认为图书馆里那恶魔是真的——那个幻象没有改变周围环境。”

迦罗娜挥手打断了他的解释:“但你能召唤那些幻象。你能看到那裂隙第一次出现时的情形。你能找出究竟是谁把兽人带进了艾泽拉斯。”

“哎,”卡德加道,“我敢打赌这个人同时也是召唤了恶魔的那个法师或术士。这就说得通了,两件事联系起来了。”他看着迦罗娜,“你知道吗,我以前从没想过这问题呢。”

“我很乐意继续提供问题,”迦罗娜看上去十分开心,“只要你能提供答案。”

又是空荡荡的饭厅。前一个召唤法阵已经被勤劳的摩洛斯打扫掉了,卡德加不得不用碾碎的玫瑰石英与紫水晶粉末重组它。迦罗娜点亮了墙上突出的烛台,然后和他一块儿站到了法阵中央。

“事先提醒你,”他对半兽人说,“这可能会失败。”

“你会成功的,”迦罗娜道,“我之前见你做过一次。”

“召唤出幻象应该是行的,”卡德加道,“但是不能担保是我们想要的那个。”他结起手印,开始咏唱魔法。他尽力做好每一步,这次有迦罗娜在旁边看着,他可不想出丑。最后他释放出自己聚集的魔能,同时大声喊道,“告诉我德拉诺和艾泽拉斯之间裂隙的来历!”

一阵强风包裹了他们,周围的环境突变。这里很温暖,同时是晚上,但从窗口(这个住处有窗户)望出去,那夜晚的天空呈现一种红色,那是风干已久的血迹的颜色,仅有几丝微弱的星光能穿透这层天空。

这里是某人的住处,也许是某个兽人酋长的。地上铺着一层毛毯,上有一块用来当床的巨大平板。房间中心是一堆晦暗的篝火。石墙上挂满了武器以及大量的壁柜,其中一个柜子开着,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包包藏品,其中某些可能是从人类或是哪种类人生物那里抢来的。

一个兽人在床上辗转反侧,然后突然坐起,像是刚从恶梦中惊醒。他惊恐地死盯着室内的黑暗角落,在微弱星光的照耀下,可以清楚看到他那张野蛮的、满是战争痕迹的脸。即使以兽人的标准看,他的脸也相当的丑。

迦罗娜喘了一声粗气:“古尔丹。”

卡德加点点头:“他应该看不见你的。”这个人正是派迦罗娜前来侦查的术士。他这回儿正四处张望,模样看上去十分老实。突然,他蜷缩着躲进了毛毯里,声音哆嗦地说。

“我还是能看见你,”他说,“即使现在,我以为自己醒着。也许我只是梦见了自己醒着。尽管来吧,梦中的怪物。”

迦罗娜拽住了卡德加的肩膀,卡德加能感到她那尖锐的指甲深深地钉进了自己的肉里。但古尔丹其实不是在和他们说话。而是对着一个刚飘进视野里的鬼影在发抖。

这个鬼影非常高大,比在场的三人都高,它有一双宽阔的肩膀。它若隐若现,飘忽不定,好像根本不在那里。它带着一顶风帽,声音尖细而遥远。尽管室内唯一的光源是那个火堆,但这个鬼影却有两个影子——一个正和火光的方向相反,而第二个却指向另一个方向,好像是被其他的光源所照出。

“古尔丹。”那个鬼影道,“我要你的人民。我要你的军队。我要你的一切来协助我。”

“我召集了我所有的灵魂保镖,怪物,”古尔丹道,卡德加能从这兽人的声音中听到颤栗,“我召集了我所有的术士,可是他们都在你面前恐惧无比。我甚至召唤了我万能的主人,可就连他也阻挡不了你。你不断地折磨着我的梦境,而现在你真的来了,你,梦中的怪物,来到了我的世界。你究竟是谁,你究竟是什么?”

“你怕我,”高大的身影道,那声音令卡德加感到有一双冰冷的手在抚摸着他的背脊,“因为你不了解我。看看我的世界,了解你的恐惧。然后,你就不必再害怕了。”

说完,这个高大的、戴着风帽的身影身边出现了一个空气球。就像肥皂泡一样光洁明亮。它在空中漂浮,直径大约一码,里面展示着一片充满生机的世界——碧蓝的天空、翠绿的大地。

这个穿斗蓬的身影展示的是艾泽拉斯。

又一个泡沫浮现,第三个,第四个。夏日阳光照耀下的谷物农场。水渠丛生的黑色沼泽。北地的雪域冰川。暴风要塞的华丽塔楼。

以及一座耸立在环形山正中的,孤独的高塔,清晰地浮现于月光之下。

他正向兽人术士展示卡拉赞。

而最后那一个泡沫,刚刚生成就消失了,那是一片位于万顷波涛之下的黑暗场景。它亦幻亦真,转瞬即逝。然而卡德加却感受到那份力量。那是大洋底部的一座坟墓,或是墓穴,看似死寂,却像刚健的心脏一样,焕发出汹涌无匹的力量。这个影像只存在了一瞬间,然后立刻消失了。

“汇集你的部队,”穿着斗蓬的身影道,“汇集起你的军队和战士、奴隶和盟友,让他们穿越扭曲虚空。等你准备完毕,这一切都将是你的。”

卡德加摇了摇头。这声音就像千根尖刺扎在他心脏上。他立刻明白了那个人是谁,无助的恐惧感自他内心升起。

古尔丹对着那个人跪了下来,双手抱拳:“我会的,我会的,为了你那至高无上的力量。但是你究竟是谁,我们又要如何才能到那个世界?”

那身影举起一只手,掀下了风帽,卡德加无助地摇着自己的头。他真想别过脸去,他知道那是谁但他不愿意亲眼看到。

一张皱纹深刻的脸,灰白的眉毛。翠绿色的双眼中摇曳着强大的智慧和某种危险。他身边的迦罗娜喘了一口粗气。

“我,就是守护者,”麦迪文对着兽人术士说道,“我将给你们打开通路。我将碾碎那束缚着我的命运之轮,并彻底从中解脱。”

与此相关的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何不沙发?!

发布评论


欣赏魔兽世界的背景、剧情、文化、种族等设定。
欣赏魔兽世界的小说、漫画、电影。
搜集历史、地理、人文等资料。
协议
本站采用创作共享版权协议2.5,欢迎任何非商业应用的转载,但须注明出自“魔兽世界文艺博览”,保留原始链接和文章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