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标炸弹的魔兽世界文艺博览手札,汇集来自各界的资料
‖2009 年十二月25日,星期五,下午 19:33 | 给我留言 | 243阅读
发布者: 鼠标炸弹
联系我

声明:小说《最后的守护者》(WarCraft – (2002) The Last Guardian) 原著作者Jeff Grubb,主要翻译:麦德三世,参与翻译:37度6,桑奥达纳,missforsaken abingles。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博客转摘于此仅出于学术研究目的,供欣赏魔兽世界历史的同学一起研究交流。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

本章翻译:麦德三世

他回到了自己的(好吧,麦迪文的)图书馆,然后华丽地发现她在浏览他的笔记。他心底立刻升起了一股怒意,但考虑到被她胖揍的刺痛和麦迪文的惩罚,他将这怒气憋在了心里。

“你在做什么?”他仍无法掩藏语气中的尖刻。

使节迦罗娜的手指优雅地在书纸上轻弹。“调查。我知道你一定会把这说成是间谍?”她皱了皱眉毛抬起头来,“而实际上,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你们这里的日常生活。我在公开介绍时略去了这些细节。希望你不介意。”

我怎么可能不介意,卡德加心道,嘴上却说:“麦迪文大人指示我必须尽可能对你的行动提供方便。可如果我任由你在这里乱翻,然后你被自己翻出来可怕的魔法轰成渣,他同样也会生气的。”

迦罗娜面无表情,但卡德加发现她的手指离开了书纸:“我对魔法没兴趣。”

“经典的遗言,”卡德加道,“需要我帮忙吗?简单的说,就是你想查什么东西?你不信我的话可以去试试,看看会翻出什么东西来。”

“听说有一卷介绍艾泽拉斯历代国王的书,”她说,“我想请教一下。”

“你还识字?”卡德加道,然后自觉说得太过刺耳,“抱歉,我的意思是……”

“没错,惊讶吧,我还识字,”迦罗娜短促地调侃道,“这些年来我学的本事还不止这些。”

卡德加铁着脸:“第四个书架,第二排。是一本红皮金边书。”迦罗娜立刻消失在了书堆里,而卡德加正好得了个整理自己桌上被弄散的笔记的机会。如果这个半兽人获得了在这里乱跑的特许,他最好还是把这些笔记保存到安全的地方。至少它们不是议会那些没人看得懂的密文信——而即使是麦迪文也不会乐意将《艾格文的赞歌》交给她的。

他的目光定格在了那张解码卷轴上。虽然目前来看它没有被乱翻的危险,但也一并移走比较合适。

迦罗娜捧着一卷厚书转过身来,以询问的目光对着卡德加挑了挑眉毛。“没错,就是这本,”学徒道。

“人类语有那么点……啰嗦,”她将书放在了刚被卡德加理干净的桌子上。

“那只是因为我们总有可说的,”卡德加假笑道。心里兀自在怀疑兽人文化中是否有书。他们真的有文字吗?他们有法系职业是显然的,但这代表他们真的拥有知识吗?

“希望我早上下手没太重。”她显然是在开玩笑。因为那时卡德加当着她的面吐出了一颗门牙。或许这些话在兽人中被视为某种形式的道歉。

“我感觉再好不过了,”卡德加嘴硬道,“我正需要这种锻炼。”

迦罗娜坐了下来,立刻埋头于书中。卡德加注意到她看书的时候嘴唇会跟着默读。她突然一下翻到书的最后几页,关注起新加的莱恩国王统治时期章节。

现在两人之间一触即发的火药味散去了,他现在发现迦罗娜并非他以前遭遇过的那种兽人。她瘦多了,肌肉也更结实,和他在被劫的运输队废墟里遇到的那些笨重粗鲁的家伙完全不同。她的皮肤更为光滑,更接近于人类,对于兽人的碧绿色皮肤来说,色调也更亮些。獠牙更小些。眼睛也更大些,相对兽人战士的血红色眼珠来说,更为灵动。他不大清楚这些不同之处究竟哪些部分是源于她的类人血缘,哪些部分又是源于她的女性体质。他甚至不知道他以前与之战斗的那些兽人究竟是男是女——不过他这会并没心情打探。

好吧,实际上,撇开那绿色的皮肤,丑陋的獠牙,有恃无恐的嚣张态度和敌意,她几乎可以说是个有魅力的人。现在她就在他的图书馆里,浏览着他的书(好吧好吧,图书馆是麦迪文的图书馆,书也是麦迪文的书,但毕竟星界法师将它们委托给了他看管是没错的)。

“说起来,你是个使者咯,”他终于开口,试图使自己显得轻松健谈,“我听说过你会来。”

半兽人点了点头,注意力仍未离开书本。

“那你究竟是代表谁来此的呢?”

迦罗娜抬起头来。卡德加在她的浓眉下捕捉到了一丝愤怒。卡德加对自己成功惹烦了她感到相当愉快,但同时又尚不确定这位女士的脾气底线。他可不想逼问得太紧,以免再招致一顿胖揍或干脆被星界法师解雇。

对对方的了解一向是他谈话时的武器,所以这次他也要尽量收集情报。他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是个使节,那么显然有人会给你指示,你幕后肯定有人在操纵你,而你也得向这个人汇报进展。这个人是谁呢?”

“你如果你问问你的老师,老爷爷他肯定会告诉你的。”迦罗娜流利地说,但厌烦神色却没有减退。

“那是肯定的,”卡德加撒了个谎,“但我没那么厚脸皮去问他,所以才来问你的。那个人是谁呢?你的出使权是谁授予你的?你是来谈判的呢,还是来提要求的?或者是有其他什么事?”

迦罗娜合上书本(卡德加为成功转移了她的注意力感到了阶段性胜利)然后说:“人类之间的想法是否都一样呢?”

“如果真是那样,这世界可太无趣了,”卡德加道。

“我的意思是,人与人之间的见解与观点都类似吗?人们是否总是和主子上级意见一致?”迦罗娜眼神中的敌意似乎消失了。

“当然不是,”卡德加说,“原因很多,单就学术方面讲,看看这个世界上书籍的数目就可以了解到人们的观点是多么的不同了。”

“那么,你也能理解兽人之间的观点差异了吧,”迦罗娜道,“整个部落由无数氏族组成,每个氏族都有各自的酋长和各级战争领袖。每个兽人都属于他们的氏族,兽人大多效忠于各自的氏族和酋长。”

“都有哪些氏族呢?”卡德加道,“它们的名字是?”

“暴掠是一个,”半兽人道,“黑石、暮光之锤、血窟。这几个都是大氏族。”

“听起来像是些战斗团体的名字,”卡德加道。

“兽人的家乡环境十分严酷,”迦罗娜道,“只有最强大的组织才能在那里生存。这就叫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吧。”

卡德加回忆起了幻象中那被诅咒的土地,那血红色的天空。那一定就是兽人的家乡。位于另一位面的一片废土。但,他们究竟是如何来到这里的?这点他没有问。“那你是哪个氏族的?”

迦罗娜哼了一声:“我不属于任何氏族。”

“你刚才说你们每个人都……”卡德加道。

“我是说所有的兽人,”迦罗娜纠正道,看得卡德加摸不着头脑。她举起一只手放到面前:“你看到了什么?”

“你的手,”卡德加回答。

“人类的还是兽人的?”

“兽人的,”这是显然的,绿色的皮肤、尖利发黄的指甲、比人类粗大的指节。

“而兽人会说这是一只人类的手——太过瘦弱,太不中用。缺少肌肉,举不动斧子也没力气敲碎别人的脑袋。太苍白、太虚弱也太难看了。”迦罗娜放下了她的手,眼睛垂了下去。“你只看到我像兽人的一面。而所有的兽人,都只看到我像人的一面。我同时有二种身份,又同时什么都不是。无论在哪边,我都被视为劣等生物。”

卡德加中途想开口反驳,但仔细考虑了迦罗娜的话后,还是决定保持沉默。原本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打击一下他看到的这个兽人,却没看到她同时是人类的一面,作为麦迪文的客人的一面。他点点头:“那样你的生活一定很艰难吧,没有氏族的保护。”

“同时也有好处,”迦罗娜道,“我能更随意地周旋于各个氏族。作为一个劣等生物,大家都认为我是个没氏族好效忠的弃儿,觉得我不会偏袒任何一方,所以都对我毫无戒心。我因此成了一个绝佳的谈判代表,不说你说我也知道你心里在想‘绝佳的间谍’。但为了生存下去,找一个人投靠总好过一人独自奋斗。”

卡德加确实没立场指着她,他想起了自己作为麦迪文的徒弟,却还在和肯瑞托纠缠不清的事。他说:“那你现在代表哪个酋长呢?”

迦罗娜漏出了一个扭曲的露齿微笑:“如果我告诉你我代表强大的基兹博拉,你会说什么?如果我说我是灰发摩迦克斯或是血偿者希卡匹克派来密探。又能说明什么呢?”

“总能说明点啥吧,”卡德加道。

“才怪,”迦罗娜道,“这些名字是我临时造出来的。而就目前来说,真正派我来此的人的名字,对你也毫无意义。同理,老爷爷和莱恩国王之间的友谊,对我们酋长来说也一样毫无意义。而洛萨这个名字也不过是我们征途中遇到的那些人类农民常念的一种咒。在我们和平共处之前,在我们开始谈判之前,我们得先加深对你们的了解。”

“这就是你来此的原因咯。”

迦罗娜叹气道:“所以我求你别再烦我了,特别是我和老爷爷谈话的时候,我会漏掉他说话的要点的。”

卡德加沉默了一会。迦罗娜又把书翻了开来,回到之前她看的那页。“当然,那是双方的事情,”卡德加突然说道,迦罗娜愤然又把书合上。“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和兽人不想只以战争的方式交流的话,我们也需要了解你们。如果你们真的希望和平解决的话。”

迦罗娜扫了眼卡德加,青年法师还当她准备扑过来掐死自己。可她竖起了耳朵,说:“等等,那是什么?”

卡德加听力没那么好,但也已感到了异样。周围的气氛突然改变。似乎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某扇窗户被谁突然打开了。塔内充斥着一股暖流,微风激起了房中的尘土。

卡德加道:“好像有什么东西……”

迦罗娜说:“我听见……”

现在卡德加也能听到了,铁爪叩击石砖的声音,暖流已变成了剧烈的热风,他的后颈寒毛倒竖。

那巨兽缓缓地踱进了图书馆。

它的身体由暗影和火焰构成,那漆黑的皮肤掩藏不住体内的熊熊烈焰。他的脸像狼,额头伸出一对羊角,发出乌木的光泽。它外表像个能直立行走的动物,可却用四肢爬行,长长的前爪刮擦着地面的石砖。

“那是……”迦罗娜颤声道。

“恶魔,”卡德加用几乎窒息的声音说,他站了起来,倒退几步回到了桌后。

“你们有个仆人说这里常会出现幻象。幽灵什么的。这个也是吗?”她也站起了身。

显然不是,因为幻象往往会彻底改变周围的环境,将你带入另一场景,但卡德加没时间解释,只能简单地摇摇头。

巨兽匍匐在门厅,猛力嗅着周围的空气。双眼喷发出炙目的烈焰。它是瞎子吗?只能靠气味辨别目标么?还是它察觉了什么新东西的气味,某种它没预料到的东西?

卡德加试图集中意志以汇集能量。但无比恐惧的内心令到他头脑一片空白。巨兽在原地转圈,一边继续嗅着空气,直到它对准了两人。

“到上面去,”卡德加轻声说道,“我们得向麦迪文求助。”眼睛却不敢离开那怪物。迦罗娜在他视角边缘点了点头,双眼同样死盯着怪物不放。她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直流到她那长长的脖子里。她小心翼翼地移向一边。

可她才稍微动了一下,一切就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了。怪兽弓起身子,向她的方向腾空扑了过来。卡德加的脑袋突然清醒了,他以极高的效率将周围的魔法汇集到了自己身上,然后举起右手,将一个能量球塞进了怪兽的胸口。光球撕穿了它的胸腔,从其背后穿出,还带出了它体内大片燃烧的血肉。但这并没有对怪物的行动造成哪怕一丁点儿的阻碍。

它跳到了书桌上,爪子深深地嵌进了硬桌木,然后又一次跳了起来,这一次,目标是卡德加。卡德加手足无措了一秒钟,而一秒钟足以让这个歪蹄子的恶魔接近他了。

突然有人抓住了他,将他拉出了恶魔的扑击范围。同时他闻到了一股桂香,然后又听到一声低沉的咒骂。怪兽落到了学徒之前的位置,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它的左侧身体出现了一大道扭曲的裂缝,不断地喷溅着燃烧的血液。

迦罗娜松开了紧紧拽着卡德加的手(脆弱的,人类的手,却足以将他的肺给捏扁)。另一只手上不知何时出现的一柄长刃匕首,已经被刚才那一击染成了血红色。卡德加完全不明白刚才在和她争论时,她将匕首藏在了哪儿。

怪兽痛苦地在地上打了个滚,仍笨拙地试图进行下一次进攻。它的铁爪伸向卡德加,眼与嘴喷射出炙目的烈焰。卡德加躲了开来,手触到了那卷厚重的红皮书——《艾泽拉斯列王纪》。他将其扔到了怪兽的脸上,然后再一次闪开。怪兽偏离了目标,越过了他,落到了门边。它发出了一阵恶心的闷叫声,并奋力甩了甩脑袋以摆脱那本厚书。卡德加发现它的右侧也多了一条燃烧的血线。看来迦罗娜又一次出手了。

“快去找麦迪文!”卡德加喊,“我来把它从门边引开。”

“如果它的目标是我怎么办?”迦罗娜回答道,卡德加第一次从她嗓音中听到了恐惧的战栗。

“不会,”卡德加故作镇定,“它是专门猎杀法师的。”

“那你怎么办……”

“快走!”卡德加道。

卡德加向左方突破,正如他所害怕的那样,恶魔紧跟他不放。迦罗娜却没有乘机冲出门口,反而跑向右边,攀上了最远处那个书架。

“去找麦迪文!”卡德加喊道,跑动中撞到了一个书架。

“没时间了,”迦罗娜一边爬一边回答。“你看看能不能利用书架拖延它一下。”

卡德加依言在一排排书架中游走,和怪兽玩起了捉迷藏。恶魔也跃过了书桌,穿梭于一排排的书架之间、一本本史地书籍之间,开始搜巡目标。在一排排书架的阴影处,它那喷射着眩目火焰的眼和嘴显得更为突出,几处伤口都冒出了刺鼻的烟气。

卡德加集中精神,暂时忘却恐惧,射出了一枚能量球。用火球或雷劈也许会更有效,但会殃及他的书。

光球嵌进了怪兽的脸,撞得它蹒跚地退了几步。它怪叫了一声继续前进。

他仪式化地重复了一次刚才的动作——集中精神,战胜恐惧,举起右手,念诵真言。又一个光球撞上了它乌黑的羊角,弹向了天花板。怪兽稍微顿了下身形,但随即它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丝扭曲的,被烈焰充斥的微笑。

卡德加想再一次念咒,可是怪物已经接近了,它的面孔发出了闪光,但除了脸上露出的愉快表情之外,它什么都没干。卡德加能闻到它那酸臭的、燃烧的血肉,然后听到了怪兽喉咙深处发出的咯咯声——它在笑?

“准备好跑!”迦罗娜的声音出现在右上方。

“你想干什么……”卡德加问道,但已依言作好了准备。

“跑!”她喊道,然后跳了开去。原来她刚才攀上了几座书架的顶部,并将它们逐一弄倒,将一排排书架做成了超巨型的多米诺骨牌。雷霆般的巨响在图书馆中回荡,书架一个挨一个地倒下,碾碎了所经之处的一切,架上的书籍飞散四处。

最后一个书架撞上了墙壁,砸得粉碎,强烈的冲击将怪兽嵌进了地面。迦罗娜靠着她那把长刃匕首的缓冲慢慢地滑到了地面上。她试图从浓重的烟尘中找到一个人。

“卡德加?”她喊。

“这儿,”紧贴在背墙上的学徒道,那里正是支撑图书馆上层的铸铁平台的基部。他的脸色即使以人类的角度看也异常苍白。

“我们干掉它了吗?”她仍半蹲着身体,以防怪兽再度突然扑出。

卡德加指了指几秒钟前还是最后一个书架的那些木片。整个下层图书馆现在已成了一个堆满破碎书架和书籍残骸的废墟。一条满是肌肉的被撕裂的手臂伸出在那破碎不堪尸体上,由晦暗的火焰和扭曲的暗影构成,离卡德加的藏身处仅数码。它的铁爪已经染上了锈色,燃烧的血液也都已滩在了地板上。

“成了。”迦罗娜道,缓缓地将匕首插回了她长筒靴下的刀鞘。

“你刚才应该听我的,”卡德加在烟尘中咳嗽了几声,“该去找麦迪文。”

“真要那样的话,我还没走完两段楼梯你就已经被它撕成碎片了,”半兽人道,“那我可就没法向老爷爷解释了。”

卡德加点了点头,又因一个疑问皱起了眉头:“星界法师他,他听到这边的响动了吗?”

迦罗娜点头赞同:“他应该已经向这边来了。我们这边弄出来的噪音足够把死人给惊起来。”

“不!”卡德加道,他冲向了图书馆出头,“也许不止一个恶魔进来了,快!”

迦罗娜不及细想,拔出匕首,跟着人类冲出了房间。

他们在实验室里找到了麦迪文,场景同一小时前卡德加离开此处时一模一样,他仍坐在同一张实验台上。桌角放着一柄铁锤,唯独他手上那个纯金星盘裂成了几块扭曲的碎片。

卡德加冲进来时,麦迪文刚开始摆弄那东西,同时迦罗娜也紧随而至。年轻的学徒十分困惑,难道麦迪文刚才一直在打瞌睡?

“老师!塔里出现了恶魔!”他脱口而出。

“恶魔?又来了。”麦迪文用手掌揉了揉眼睛。“上次说是兽人,这次又说来只恶魔。”

“您的学生没撒谎,”迦罗娜道,“刚才我和他一起在图书馆被袭击了。是个很大的怪物,看上去很野蛮,但十分狡诈。它的身体由火焰和暗影组成,伤口还会冒出火和烟来。”

“多半是个幻象,”麦迪文转过身去继续工作。他举起一块星盘破片,仔细的端详了起来,好像是第一次看见这种东西似的。

“这里经常会出现幻象。我想摩洛斯应该和你说过了。”

“那绝不是幻像,老师,”卡德加道。“是个恶魔,您在暴风要塞里干掉的那类恶魔。它们不但穿过守护结界闯进了塔里,还攻击了我们。”

麦迪文弯了弯灰白的眉毛,露出怀疑的神色:“有恶魔可以穿过我的结界?笑话。”他闭上眼睛,结了几个手印,“哪有。一切正常。守护符文都在好好地运作。你们在这儿。库克在厨房,而摩洛斯在图书馆外的大厅里。”

卡德加与迦罗娜交换了一下眼神。卡德加道:“您最好马上过来看看,老师。”

“有必要么?”麦迪文道,“我还有其他麻烦事要考虑,至少那些事情是真的。”

“过来看看吧。”卡德加坚持道。

“我们初步认定那怪兽已经死了,”迦罗娜道,“但我们不能拿您仆人的生命开玩笑。”

麦迪文看了看那烂成一摊的星盘,摇了摇了头,将它放到了桌上。他看来对它失去信心了。“好吧。我去看看。这样大惊小怪可不是一个学徒该有的心态。”

等他们到了图书馆,摩洛斯早就在里面了,手上拿着畚箕和扫帚在那里目测破坏程度。他看着走进来的两个法师和一个半兽人,眼神有点迷离。

“恭喜,”麦迪文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在他脸上刻出了一道道沟壑,“我猜现在这儿比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更乱了。至少那时候我还有书架。你说的恶魔呢?”

卡德加走到恶魔尸体的位置,却发现那里只有一个嵌进地里的扑倒的书架,什么尸体也没有。甚至连血迹都不见了。

“刚才还在这里的,”迦罗娜和卡德加一样目瞪口呆,“它突然冲进来攻击了我们。”她抓住书架的边缘,试图将其抬起,但这块大木头对她来说实在太重了。她尝试了一会,说:“我们都看见了。”

“你们看见的是个幻象,”麦迪文严厉地说,“摩洛斯没跟你俩说过吗?”

“说了,”摩洛斯确认道,“我绝对说了。”他用手扶了扶眼罩以加强说服力。

“老师,它真的攻击了我们,”卡德加道,“我用我的魔法打伤了它。使者还砍伤了它两次。”

“哼,”星界法师不以为然,“多半是你们看到幻象时反应过度,结果把房间弄得一团糟。书桌上有新的刮痕。是那个恶魔弄的?”

“它的爪子是铁做的,”卡德加道。

“也可能是你的能量球弄的,像暴风城市集上攒动的人头一样乱抛一气吧? ”麦迪文摇了摇头。

“我的匕首砍进它身体的时候分明有硬度和皮的触感。”迦罗娜道。

“显然是扎进书里了,”星界法师道,“如果这儿真有个恶魔,它的尸体一定还在。除非有人把它清理掉了。摩洛斯,是你吗?别告诉我你的畚箕里正好有个恶魔。”

“千万别那么想,”老管家道,“我会再好好检查下的。”

“别急,我当然不会怀疑你,把你的工具交给这两个小鬼吧。”麦迪文转向青年法师和半兽人,“我希望你们能融洽相处。嗯,就从你们合力打扫这图书馆开始吧。年轻的信赖,你辜负了你的名字,要知道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迦罗娜仍不死心:“但我看见——”

“你看见的是幻影,”麦迪文以绝对的威严打断了她的话,他的眉毛紧皱了起来,“你看见的只不过是其他时空的东西。它无法伤害你。根本不能也没有伤害到你。你这儿的朋友,”他转向卡德加,“总说他看见了这个恶魔那个恶魔,事实证明它们都不存在。这令我很烦。你们在打扫的时候最好学会装作无视任何怪东西。干完活之前别来烦我。”

他说完这些就走了。摩洛斯放下畚箕和扫帚也紧随其后。

卡德加环视了一下屋内的惨状。一把扫帚在这里的作用实在是可笑至极。书架全都翻倒了,其中两个还彻底碎掉了,书卷被乱抛在地上,其中书脊破损和封面被撕破的比例也增加了。“如果这也是个遗失于时间中的幻象就好了。”

“攻击我们的决不是幻觉,”迦罗娜不爽地说。

“我知道。”卡德加道。

“那为何他看不到呢?”半兽人问。

“不知道,”学徒道,“而且我害怕那答案。”

与此相关的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何不沙发?!

发布评论


欣赏魔兽世界的背景、剧情、文化、种族等设定。
欣赏魔兽世界的小说、漫画、电影。
搜集历史、地理、人文等资料。
协议
本站采用创作共享版权协议2.5,欢迎任何非商业应用的转载,但须注明出自“魔兽世界文艺博览”,保留原始链接和文章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