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标炸弹的魔兽世界文艺博览手札,汇集来自各界的资料
‖2009 年十月4日,星期天,下午 16:52 | 给我留言 | 189阅读
发布者: 鼠标炸弹
联系我

声明:《仇恨之轮》(ORGANIZED BY PIGISMA Cycle of Hatred by Keith R.A. DeCandido)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博客转摘于此仅出于学术研究目的,供欣赏魔兽世界历史的同学一起研究交流。
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

第十八章

洛雷娜的心跳得厉害。金属铠甲好像紧紧地困在身上一样,她几乎都无法呼吸了。

但普罗德摩尔女王和她的朋友——那个叫艾格文或是其他什么的老妇人,女王看她的眼神都充满了钦佩和敬畏,这可是洛雷娜以前从未见过的——却从围困了她们许久的恶魔结界里安安稳稳地走了出来。显然,她们利用站在结界外边的洛雷娜穿透了它。上校对这一点也不在行。一提起魔法技巧,她就头疼,而且她只在乎魔法是否真的能灵验。还好普罗德摩尔女王每次施法都可以成功。

普罗德摩尔女王转向那个老妇人,说道:“麦格娜,我有一个请求。”

“是什么?”

“你反对我将一些雷霆蜥蜴放在你家里吗?我可以设置结界,保证你的房子、你的家园、你的水井绝对安全。再者,那片丘陵也是个很好的屏障。”普罗德摩尔很快地将雷霆蜥蜴的情况跟艾格文解释了一下。

听完后,这个老妇人笑着说道:“我一点也不反对。我以前就养过一只雷霆蜥蜴。”

洛雷娜惊愕地长大了嘴巴:“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绝对没有。那时我刚过完四百岁的生日,为了消除难捱的寂寞和孤独,我决定养只宠物。我觉得驯化一只科多肯定很有挑战性。我以我师父的名字将它命名为斯卡维尔。”

“科多?”洛雷娜皱着眉问道。

艾格文耸了耸肩:“我们那时都这么叫它们。不管怎样,我非常喜欢它们,所以我非常高兴让它们呆在我家里。”

“谢谢,麦格娜。”普罗德摩尔女王又对洛雷娜说道,“给我几分钟时间。我要先去杜隆塔尔把这个任务完成,然后我们再回塞拉摩——我会施法将我们三个传送回去。下令给你的士兵,让他们乘飞船立刻返回塞拉摩。”普罗德摩尔女王无奈地笑了一下:“等我把所有的雷霆蜥蜴都带过来,我怕就没足够的力气把整个飞船都传送回去了。”

“好的,女王。”洛雷娜点头答道。

“谢谢,上校。”女王朝洛雷娜亲切地笑了一下,洛雷娜顿时感到一阵自豪和骄傲。她是抱着对布拉维恩在兽人国度里找到女王的能力的信任,抱着女王不会追究她擅自行动的希望,顶着巨大的压力来这儿的。但现在看来,她的直觉是正确的——除此之外,多亏了她,女王和她的朋友才能从监狱里解脱出来。

普罗德摩尔女王闭上眼睛,集中精力念起咒语。洛雷娜看着那个老妇人:“你真的有四百岁了?”

“事实上,八百多岁了。”

洛雷娜惊讶地点了下头。“啊,”她眨巴了几下眼睛,“一点也看不出那么老。”

艾格文得意地笑了一下:“你该看看我三十年前的样子。”

洛雷娜觉得这个话题对自己来说太古怪了,于是就爬上绳梯向贝克少校和其他人传达命令去了。贝克少校接到命令后,祝洛雷娜好运,然后发动飞船返航。

洛雷娜再从绳梯上下来的时候,普罗德摩尔女王已经完成了。洛雷娜从最后一节绳梯上跳下来,飞船随即开始向南飞行。

“内务大臣总是呆在王位室里,”洛雷娜发现自己的声音里掺杂了一丝抑制不住的鄙视,不由反问自己怎么总是这样,“他还总是坐在您的王位上。”

普罗德摩尔女王点了下头:“克里斯托夫非常看重坐在王位上的意义。”

“但要我说,也太热衷了。”洛雷娜说道。

“不管怎样,我准备好了。”

洛雷娜打起精神,开始做准备。她只被传送过一次,那还是在战争期间,但仅那一次就让她的胃难受死了。

整个世界真的像被颠倒了过来,洛雷娜感觉自己的头好像挪到了两膝之间,而她的脚却跑到了脖子上。

一秒钟后,世界又恢复了正常。洛雷娜开始呕吐起来。她弯下腰迷迷糊糊地看到了石地板,这才想起已经到了普罗德摩尔的王位室。德菲看到她吐了一地,不由尖叫了一声。

“夫人!”那是克里斯托夫的声音,“你——跟洛雷娜上校一起回来了!我们还担心你们被火刃氏族抓住了。我想如果你们知道我们在北哨堡加强了工事,肯定会很高兴的。我们要自卫,因为兽人和巨魔已经派出了海上和陆地的部队了。喔,这是谁?”

洛雷娜又一次呕吐起来,她的胃收紧了,这种感觉与做女王魔法的接应人那种崇高的感觉可真是天壤之别。

“我叫艾格文。”

“真的?”克里斯托夫惊异地说道,好像他知道艾格文是谁似的。洛雷娜到现在还不清楚这个女人的来头,只知道她是个非常老的妇人。

“是的。虽然我已经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提瑞斯法成员,但我还是可以闻出恶魔身上的那种臭味。现在,你浑身都是这种臭味。”

虽然胃里已经没什么东西了,但洛雷娜忍不住又呕吐起来,心里暗自忖度这个提瑞什么斯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在说什么?”克里斯托夫一脸的无辜。

“求你了,克里斯托夫,”女王说道,“告诉我是艾格文搞错了,告诉我你没有跟兹莫多尔和火刃氏族串通。”

“女王陛下,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洛雷娜的胃结束了对她的折磨,她这才得以直起身子。洛雷娜看到的是一副极具戏剧性的场面。克里斯托夫站在王位前面,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而艾格文面带愠色,那神情跟洛雷娜刚见到她时的截然不同。

但是在普罗德摩尔女王身上,洛雷娜却看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景象——一股极力压制的怒火。她的眼睛里聚集了一场狂风暴雨,洛雷娜真为女王站在自己这边感到万幸。

“不是我所想象的?那么,克里斯托夫,我该怎么想?”

“兽人必须被彻底消灭掉,夫人。兹莫多尔也是这个目的,而且他不过是个小头目,不会造成什么威胁。我已经安排好了,胜利之后,我们就开始驱逐他们,统一世界。”

“胜利?什么胜利?告诉我你都安排了什么,克里斯托夫?”

“一连串可以将兽人从这个世界赶走的事情。我真的是好意,女王陛下。他们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所有——”

“你这个白痴。”

克里斯托夫好像被人打了一耳光,脸一下子红了。洛雷娜也震惊了。她跟随女王这么多年,还从未听过女王这么严厉地斥责过谁。

“兹莫多尔是个恶魔。你真的以为你可以阻止他吗?”普罗德摩尔指着那个老妇人说道,“这是艾格文,最伟大的守护者。”

艾格文不屑地哼了一声,但女王和克里斯托夫都没有注意到。

“在她法力无边的时候,她都没法彻底打败他。你凭什么认为你就能干得比她好?即使你有这个能力,任何目的都不应该以与一个恶魔合作作为途径。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制造灾难和分裂。洛丹伦的毁灭对你来说还不够?一定要卡利姆多在你一手策划的战争在北哨堡打响后也跟着毁灭你才满意?”

“还有,”艾格文说道,“即使你有打败或是驱逐兹莫多尔的办法,你也不可能实现。因为你已经是他的奴隶了。”

“太荒谬了!”克里斯托夫的声音听上去更加惶恐了,“我们的合作不过是暂时的,相互利用而已,一旦兽人被赶出——”

“兽人是我们的盟友,克里斯托夫!”一道闪电从女王金黄色的头发周围划过,膝盖之间飘过一股轻风,将白色的斗篷吹得鼓了起来,“人类与兽人的联盟是用鲜血铸就的。恶魔是这个世界上一切生灵的公敌。你怎么能这样背叛我们——背叛我?”

克里斯托夫汗如雨下:“我向您发誓,女王陛下,这绝对不是背叛。我全部是为了塞拉摩好才这么做的!火刃氏族不过是听从兹莫多尔指挥的一伙术士,让他们的矛头对准兽人易如反掌。再者,他们除了煽动人类和兽人之间的敌对情绪,什么也没干。”

“火刃氏族里的那伙兽人呢?”洛雷娜问道。

“什么?”克里斯托夫有点糊涂了。

“那些在北哨堡攻击我和我的部队的兽人就是火刃氏族的成员——但他们是兽人,怎么会加入火刃氏族的,你想过吗?”

“我——”克里斯托夫完全糊涂了。

普罗德摩尔女王气愤地摇了摇头:“多少人,克里斯托夫?为了实现你理想中的那个没有兽人的完美世界,会有多少人死掉,你知道吗?”

克里斯托夫这一刻仿佛又恢复了镇定:“只要等到萨尔一死,兽人就会跟以前一样。我们不费一兵一卒就——”

“够了!”那股轻风开始变成翻腾的狂风,一道闪电从女王的指尖上划过。

克里斯托夫惨叫一声,紧紧地按住了自己的左肩膀。一缕黑烟从他的指缝中冉冉飘出。

洛雷娜直觉地奔向克里斯托夫,一把撕开他身上的衬衫。

克里斯托夫的肩膀上刺着一个火刃氏族的刃形文身,跟洛雷娜、施特罗沃、克莱、贾卢德还有其他人在北哨堡碰到的那些兽人身上的文身一模一样。那个文身此刻正在燃烧。

一秒钟后,文身消失了,只留下一块烧焦的糊皮。克里斯托夫像踩在一块板油上似的一下瘫倒在地,两眼游移不定。

艾格文静静地说道:“兹莫多尔已经走了。”

“是的,”普罗德摩尔女王的声音平静了不少,“我施展了驱魔咒,兹莫多尔好像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识破了。”

“对不起……”

洛雷娜蹲在克里斯托夫的身边,他说的话已经含混不清了。

“我以为……我所做的……自己的意愿……但兹莫多尔……控制……一切,对……对不起……对不起……”

克里斯托夫眼睛里的光芒消失了。

三个女人站着沉默了许久。

让洛雷娜难过的是,克里斯托夫真的不是坏人。他干了他觉得对塞拉摩有益的事,他一直都在履行自己的职责。的确,他犯了天大的错误,但是他的本意是好的。这让她太内疚了,她曾千百次诅咒克里斯托夫,但现在他真的死了,她却感到非常悲痛。

她看着普罗德摩尔女王:“我们必须尽快赶到北哨堡。走运的话,战争可能还没打起来,还可以命令我们的部队撤退。但是夫人,你得亲自去一趟——达文少校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命令。”

普罗德摩尔女王点了点头:“对,我马上——”

“不行。”

这句话是艾格文说的。女王镇静地看着她:“能说清楚点吗?”

“你可以马上施法,普罗德摩尔女王,你是卡利姆多大陆上唯一可以阻止这场战争的人。但你刚刚死去的内务大臣说对了一件事——兹莫多尔只是个小头目,萨格拉斯身边众多溜须拍马者中的一个。既然如此,他就没有那么大的法力去左右那么多人——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夷平一片森林,挪走所有的树木。克里斯托夫刚才提到的那些术士才是这一切的真凶。但他们打着兹莫多尔的旗号行事,可能是为了换取稀有的魔法卷轴或其他诸如此类的东西。”艾格文摇了摇头,继续说道,“那些术士追求魔法就像吸食鸦片一样,让人打心眼里讨厌。”

“可我们没有时间去四处搜索一伙术士了。”洛雷娜说道。

“但这些术士才是一切的罪魁祸首,上校。”

洛雷娜看着普罗德摩尔女王:“就我们所知,女王陛下,战斗已经开始了。就算现在还没有,但根据刚才克里斯托夫所说的兽人和巨魔部队已经顺流而下,任何一秒钟战争都可能开始。一旦开战,是谁或是什么引发的这场战争就不再重要了——只有流血,而且一旦跨越了战争这道界限,同盟关系就永远被斩断了。”

艾格文注视着女王:“时间是至关重要的。你刚说兹莫多尔知道自己已经被你看穿了,为了防止他密谋新的诡计暗算你,我们现在必须乘胜追击。而且,你不可能身在两地。”

普罗德摩尔女王笑了起来。那是一个灿烂的笑容,洛雷娜长吁一口气,女王对克里斯托夫的怨气终于一扫而光了。“我不需要身在两地。”她边说边走向内室。洛雷娜和艾格文狐疑地对视了一眼,跟着她走了进去。

她们走进内室,只见普罗德摩尔女王正在翻找书桌上的卷轴,最后终于叫了一声:“啊!”

她转过身,举起一块雕刻得非常精致的石头。不一会儿,石头就开始发出耀眼的光芒……

第十九章

“长官,兽人已经扎营了。”

达文少校拔了一下胡子:“多少人?”

雷恰下士耸了耸肩,说道:“没法得到准确数字,长官。”

达文闭上眼睛,心里默默数了五下:“估计一下。”

雷恰又耸了耸肩:“观察兵说至少有六百人,长官,但他不能肯定,长官。他们呆在很远的地方,没有逾越地界,也没有违反约定,但是——”

雷恰犹豫了一下。达文叹了口气,追问道:“但是怎样?”

“长官,他们现在还只是坐在那,但我想他们不会坐很久的,长官。一旦那些船只全部到岸……”

达文又叹了口气。这些天来他好像整天都在叹气。昨天,满载着兽人和巨魔的船只向大海以南挺进,驶向北哨堡,大概几个小时后就可以到这里了。

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达文应该做出一个抉择。

克里斯托夫——代替已经被火刃氏族控制住的普罗德摩尔女王负责塞拉摩的内务大臣——给他的指示就是,据守北哨堡,“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达文不知道怎样做才叫“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他从来都没想过当一名士兵。虽然少年时崇尚暴力的天性赢得了到他家乡征兵的工作人员的好感和青睐,但他不过是个身材高大魁梧的懦夫。新兵训练的时候,由于并没有真正置身于危险之中,他倒也蒙混过关了。如果训练不过是装腔作势,那他可真是轻轻松松。不就是拿着剑往草人身上戳吗?没问题。但真的跟另一个血肉之躯搏斗厮杀怎么办?他死定了。

所以第一次真正对抗另一个人的时候,他真的以为自己完蛋了。算他走运,他所在的军队各方面都占了上风。那帮矮人密谋推翻当时的政府,失利后为了逃避惩罚又流窜到他的家乡。整个部队与这伙叛徒打起来的时候,达文几乎什么也没做。其他的士兵英勇奋战,将这伙矮人一网打尽,达文因此也沾上了同伴的光。

没多久,燃烧军团来了。

那些日子真的很可怕。到处都是死人,洛丹伦也被毁了,人类与兽人开始并肩作战,整个世界变得乱七八糟。达文不明白为什么普罗德摩尔女王会选择与兽人联盟——他们是帮魔鬼,比恶魔好不到哪去——可没人问过他的意见。

最可怕的一天是在一片森林里度过的。达文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森林到底在哪里。他只记得他跟一些被恶魔击溃的战友来到了那片森林寻找恶魔的巢穴,然后再让法师或其他的人查探出他们魔法的秘密。达文的任务非常简单:保护法师。其他人都去找恶魔了。

真不走运,他们找到了。恶魔们对这个企图的反应很不友好。

他们过来了,眼睛像着了火一样红彤彤的。达文吓坏了,赶快跑到一棵橡树后面藏起来。法师就被他扔在了一边,奋力自保,最终一个恶魔喷火烧着了法师。达文安全地躲在树林中间关注着这边发生的一切,他本该保护的法师却发出了一阵阵痛苦的惨叫,直到最后被慢慢烧死。

有时候,达文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恶魔没有发现他。也许他们根本就不觉得达文会给他们造成什么威胁吧,这点的确是毫无疑问的。不管怎样,等到他的战友全部被杀死,而恶魔也到他们该去的地方,达文飞快地跑回营地,等待所有人痛斥他这个懦夫。只要不再派他出去,不再面对这种事情,他心甘情愿地接受一切惩罚。

但是,他们却把他视为浴血杀敌,死里逃生的英雄,为他冒死奔回营地报告一切的英勇壮举而欢呼。

很快,他被提升了。

达文目瞪口呆。他根本就不是英雄,实际上,恰恰相反。他每次试图向众人澄清这一切的举动都被认为是过分的谦虚。他要疯掉了——不但没能躲开战争,还要开始带兵打仗。

没多久,战争及时地结束了。这让达文——这个根本不懂打仗的长官不用去指挥部队打仗了——摆脱了骑虎难下的尴尬处境。燃烧军团被赶回了他们该去的地狱。达文又一次晋升了。这次已经是少校了。普罗德摩尔上将占领了北哨堡,他死后,达文负责驻守北哨堡。

直到最近,他都挺满意这份差事。北哨堡风平浪静,虽然达文的懦弱让他在战场上显得非常无能,但在行政管理方面,他还是很能干的。

但愿一切照旧。

达文特别不喜欢洛雷娜上校,但他现在热切地希望洛雷娜没有被火刃氏族抓住,而且此刻就站在这里。因为首先,她指挥部队作战比达文强多了。同达文不同,洛雷娜的晋升可是凭着赫赫战功得到的。

再者,如果连她都被火刃氏族抓住了,普罗德摩尔女王肯定也难逃厄运,区区一个达文还能有什么指望。

奥雷尔跑着进来了,硕大的铠甲每跑一步就哐啷响一下。“达文少校!达文少校!兽人开始行动了!船一靠岸,他们就开始行动了!”

达文又叹了口气:“船什么时候靠岸的?”

“没人向你报告吗?”奥雷尔的眼睛眨了几下,“噢,等等,我应该照他们的做。对不起,长官!我激动过头了,求你千万别把我送上军事法庭!”

达文从桌子后面站起来,走到门口:“列兵,你根本不用担心被送上军事法庭。”

达文慢慢走下狭窄的楼梯间,来到位于北哨堡中心位置的塔楼底层。北哨堡建在一个崎岖不平的小山上,小山的一端慢慢倾斜伸向大海。北哨堡的东面搭建在两个小山丘间修葺起来的石墙上。沿墙向西坐落着北哨堡主要的防御城堡,向东是一片海滩,海滩上种了一排棕榈树。

达文穿过那面石墙的拱门,走到海滩上。他看到了兽人和巨魔。

许许多多的兽人和巨魔。

他们的船都拴在沙里打桩的柱子上。有几十只船,每只船上都坐满了十几个兽人和巨魔。其中的一些穿着兽皮,还有一些戴着用野兽头颅做成的头盔。他们都带着武器,斧子、大刀、流星锤、狼牙棒,还有一些一眼看去比达文还高的家伙。

“真的,”达文小声咕哝了一句,“这次我死定了。”

“怎么了,少校?”一个负责守卫拱门的士兵问道。

达文很快地摇了摇头:“没什么。”少校命令自己的一只脚走在另一只脚的前面。穿过拱门后,每走一步他的靴子都开始往沙里沉。

他隐约感觉到几十个士兵在他身后排成了一排。他扭头一看,只见几个士兵在石墙前面按散兵线排开,其余的开始占据制高点。达文松了口气,这儿还是有人懂得如何作战的。他真想知道这个人是谁。

达文突然转身对着那帮兽人和巨魔大叫道:“我是——”

他说不出来了,声音一下子没了。

清了清喉咙,达文又叫道:“我是达文少校,北哨堡的负责人,你们来这有何贵干?”

有那么会儿,他满怀希望地告诉自己他们只是碰巧路过,在这里休息,一小时内就会离开。如同当年丢弃全军覆没的战友独自一人跑回营地等着处罚一样,他殷切地希望这次也能逢凶化吉。

一个个子高大、样子最吓人的兽人向他走来。(达文之所以认为这个是最高大最吓人的兽人是因为他在向他逼近。)

“我是伯克斯,我代表萨尔——兽人部落的酋长和氏族之王——告诉你,你们的这个要塞违反了我们跟你们之间的联盟协议,限你们一小时内把它拆掉,你们所有的人马在这里消失。”

达文结结巴巴,语无伦次地说道:“你,你不是说真的吧。整个要塞根本就不可能在一个小时内拆完。”

伯克斯笑了一下,那是高大威猛的捕食者在扑向弱小无力、毫无防备的猎物之前的那种笑。“如果你不能服从这个命令,我们马上就会发起进攻。你们死定了。”

对于最后一句话,达文深信不疑。

与此相关的文章:

  • 收藏到 : Google书签 新浪ViVi 365Key网摘 天极网摘 我摘 POCO网摘 博采网摘 YouNote网摘 和讯网摘 博拉网 igooi网摘 I2Key网摘 天下图摘 百特门网摘 Del.icio.us Yahoo书签 奇贴 QQ娱乐摘 添加到Digg! 添加到Facebook!
  • 标签 : 
  • 原文链接 : http://www.flashj.cn/wow/%e4%bb%87%e6%81%a8%e4%b9%8b%e8%bd%ae1819.html
  •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 : 魔兽世界文艺博览
  • 评论

    暂无评论,何不沙发?!

    发布评论


    欣赏魔兽世界的背景、剧情、文化、种族等设定。
    欣赏魔兽世界的小说、漫画、电影。
    搜集历史、地理、人文等资料。
    协议
    本站采用创作共享版权协议2.5,欢迎任何非商业应用的转载,但须注明出自“魔兽世界文艺博览”,保留原始链接和文章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