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标炸弹的魔兽世界文艺博览手札,汇集来自各界的资料
‖2009 年十月4日,星期天,下午 16:48 | 给我留言 | 270阅读
发布者: 鼠标炸弹
联系我

声明:《仇恨之轮》(ORGANIZED BY PIGISMA Cycle of Hatred by Keith R.A. DeCandido)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博客转摘于此仅出于学术研究目的,供欣赏魔兽世界历史的同学一起研究交流。
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

第十四章

听着艾格文讲述自己如何成为守护者的故事,吉安娜发现诧异一词已经不能形容自己的感觉了,她震惊了。她阅读过的那些史书上无不将这段历史视为佳话,广为传颂。她从来都不会想到——提瑞斯法会居然是那么不情愿地任命艾格文;任命之后居然还时刻担忧她的性别问题;而且他们对她的意见居然这么反对和抵制。

但毕竟艾格文的这段经历也有几百年的历史了。“麦格娜,你所阐述的事实跟历史卷轴上记载的一点都不一样。”

“不,”艾格文叹了口气,“当然不一样了。让你们这些年轻的法师永远都认为所有的法师都认真负责,一团和气不更好吗?不过我想你也发现他们的教条是多么空泛,毫无任何例证。”艾格文摇了摇头,身子向后一靠。“不,他们根本就不想让女孩子当守护者,他们这么做只是因为没有别的选择了。我那时是最优秀的,比那四个男孩子强多了。但他们时时刻刻都在后悔。”艾格文坐直了身子,“最后,我们都后悔了,如果我不……”

吉安娜摇了摇头:“真荒谬,你做了那么多事情啊。”

“我都干了什么?我固执地坚持主动出击恶魔,但我的固执最后又带来了什么?八百年来,我一直试图彻底铲除这些恶魔,但一切还不是徒劳?兹莫多尔不过是我战胜的第一个恶魔,那么多恶魔,那么多战斗,你能打赢多少?最后还不是落入了萨格拉斯设计的圈套,我——”

这次,吉安娜不需要听故事了:“我知道你毁灭了萨格拉斯的肉身,但他的灵魂却依附在你的体内,后来又转移到了麦格文身上。”

艾格文苦笑着说道:“你还会以为我是个伟大的法师?傲慢自大遮蔽了我的双眼,我一直都认为提瑞斯法的法师都是些死板保守的老笨驴,根本就没有真正考虑过实际的情况: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法师,比我更了解恶魔和整个局面。‘打败’萨格拉斯后,我更狂妄自大,不可一世。他们召集我开会,我总是故意拖延或缺席,根本就不理会他们的规矩,也不服从他们的命令。别忘了,是我打败了萨格拉斯,他可是一个神呢。这帮老家伙懂什么?”艾格文痛苦地咆哮道:“我真是个自以为是的白痴!”

“别这么说。”吉安娜不愿相信这些。她心中最伟大的法师,她曾经那么崇拜的偶像怎么会是这样一个人,太不可思议了,也许她刚才在犯傻吧。“这都是萨格拉斯的错,每个法师都可能犯你这样的错误。你刚才也说他是个神啊,他正是畏惧你的魔法才设计陷害你的,他知道怎么利用你,而你所做的再正常不过了。”

艾格文愣愣地盯着她称之为家的小屋,小屋的一角已经坍塌了。“我犯的错远不止这些,麦迪文也被我拖累了。”

吉安娜更不明白了:“我知道麦迪文,他是——”

艾格文猛地扭头看着吉安娜,不等她说完就说道:“我不想说我的儿子是什么样子,我只想说他为什么成了那个样子。”

“什么意思?”吉安娜一脸的不解,“聂拉斯•埃兰不是麦迪文的父亲吗?”

“父亲?”艾格文发出一声如岩石迸裂般的声响,“这个词未免有些冠冕堂皇了吧。”

六十九年前……

召唤符一次比一次紧急了,艾格文不得不做出回应。提瑞斯法的法师们已经换了好几批人了:那三个精灵还在,但三个人类和那个侏儒早就死了,他们的继任者也死了,现在接替他们的是他们继任者的继任者了。尽管这些人换了,但在某些方面一切却还是老样子。艾格文不愿理睬他们,也不想招收学徒法师。她用魔法延长了自己的生命,这样她就可以继续当她的守护者了。

艾格文站在洛丹伦的胸墙上,发出追踪令寻找萨格拉斯以前的一个奴隶——有传言说萨格拉斯的奴隶跑到洛丹伦了。魔法施到一半,提瑞斯法会向她发出了一道魔力强大的召唤符,险些使她失去平衡从胸墙上掉下来摔死。这已经是第三道召唤符了。第一道召唤符就已经严重干扰她施法了。

艾格文意识到今天如果不回去,她也不可能追踪到那个奴隶了。于是,她传送到提瑞斯法林地。她站在法拉瑞克施过法术的那块岩石上——法拉瑞克已经死了,当年的那三个同伴也都在与恶魔的斗争中战死了——几个世纪前,法拉瑞克将这块岩石变成了笨蛋的金子。八百年的日晒雨淋早已磨灭了它最初的金黄色的光芒,现在看到的只是一块暗棕色的石头。

“到底什么重要的事要你们打断我的工作?”

“八百年了,艾格文,”一个新上任的人类法师说道,艾格文从来都没想过要去记住他的名字,“你的任期早已经满了。”

艾格文挺直了身子,这使她显得比这片林地上所有的人都要高。“你最好还是称我为‘麦格娜’,这可是你们自己定的那些蒙骗魔界的规矩中的一条。”“麦格娜”在矮人族语言里是“保护者”的意思,后来作为守护者的敬称沿袭下来。艾格文开始一点都不在乎这个称呼,但那些法师坚持这么叫她,还不许她藐视这个称谓。现在,这些法师不按规矩称呼反而让她觉得非常生气。

雷尔夫斯拉还击道:“呵,现在你倒挺守规矩,嗯?”

人类看了雷尔夫斯拉一眼,接着说道:“麦格娜,重点是你和我们这里的每个人心里都清楚你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你把生命延长得越久,你的风险越大。这种延缓衰老的魔法并不精密,也不可靠。在作战或施法的过程中,你就有可能突然发现自己一下子恢复到了自然年龄状态。如果这种情况发生,而你又没有一个接任者——”

艾格文举起一只手示意他不要讲了。她才不需要这帮老笨驴给她上魔法课。她比他们任何一个都强,他们打败过萨格拉斯吗?“好吧,我会找个接任者,把守护者的魔力全部传给他。”

那个人类咬着牙说道:“我们会替你找个接任者,就像当初挑选斯卡维尔的接任者那样,以及跟他之前的每个守护者一样。”

“不,我要自己决定,我相信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当守护者的资格——当然也包括你们这些只知道站在这个林子里发表意见而让别人干活的家伙。”

“麦格娜——”人类又开口了,但艾格文一句都不想听了。

“我已经知道你的意见了,我会破例考虑一下的。”艾格文笑了笑,“我想这是在所难免的了。即使是愚者,千虑也必有一得啊。等接替人找好了,我自然会通知你们。就这样吧。”

不等宣布散会,艾格文就又传送回胸墙上了。虽然那帮老家伙的话没错,但她现在还是要履行她的职责。她又发了一遍追踪令,确保恶魔并没有像传言中的那样混进洛丹伦。

这些都处理好了——并没有恶魔,只有一些十来岁的小孩子沉迷于练习他们还不懂的法术。如果他们再玩下去,恶魔就可能真的被召来了,但她有办法在这之前把他们解决掉——艾格文传送到了暴风城,具体点说是聂拉斯•埃兰的家。

多年来,埃兰一直都是艾格文众多忠实追求者中的一个,但艾格文从来没有正眼看他一下。直到最近埃兰显示出了比提瑞斯法那帮法师更为卓越的才华,这才引起了艾格文的注意。让她高兴的是,埃兰对她一点偏见也没有,而且他的魔法也相当高超,还是国王兰丹•怀恩的宫廷魔法师。如果年轻几百岁,她也许会迷恋上那双青色的眼睛、那副伟岸的肩膀和那脸随和的笑容。

但她不会再年轻几百岁了,她没有兴趣,没有欲望,甚至不想去知道他对她的爱慕。年轻的时候,艾格文最喜欢招蜂引蝶,游戏人间,乔纳斯就是她的第一个情人,但现在她对男人已经失去了耐心。八百年的时光让所有的风花雪月、缱绻缠绵都化成了一堆虚情假意和逢场作戏,不值一提,而且现在她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这个兴趣了。

不过,现在的艾格文仿佛又找回了当年勾引乔纳斯的那套手段。她开始同埃兰搭讪,突然之间,她开始对埃兰所有的嗜好,包括埃兰对矮人音乐的兴趣都发疯似的着魔。

这些都只为了一个目的——让他跟她上床。

接下来的那天早上,艾格文知道自己怀了他的种。预知到体内的胎儿将来会成为一个男孩,她忍不住伤心了好一阵。她一直都想要个女儿,让她也成为提瑞斯法那帮法师的眼中钉。但即使如此,这个男孩也足以应付赋予他的任务。

艾格文离开了一脸沮丧的埃兰——这个男人不敢奢求什么,只希望艾格文能对孩子好点——离开了暴风城。之后的九个月里,她竭尽所能地完成守护者的任务。生下麦迪文后,她回到暴风城将孩子交给埃兰,同时宣布这个孩子做为自己的接替者。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吓着了。”艾格文痛苦地笑了一下。

“是的。”吉安娜说道。她曾与麦迪文并肩战斗——是他鼓励吉安娜与萨尔和兽人结盟,共同对付燃烧军团——但吉安娜没有想到这位哲人的身世居然这么龌龊。事实上,她对麦迪文了解的也不多,她只知道他死而复生,为了弥补自己的罪孽他竭尽全力消灭燃烧军团。

“这就是我告诉你这些故事的原因,”艾格文说道,“我不是什么英雄,也不是什么典范,更不是鼓舞任何性别的法师前进奋斗的光辉人物。我只是个骄傲自负的傻瓜,让自己——以及整个世界——都断送在自己的权力和敌人的诡计里的白痴。”

吉安娜摇了摇头。她记得她跟克里斯托夫多次谈论过历史和文字之间的关系。真正的历史以文字形式记录下来的并不多,出于这样或那样的偏好,史记作者总是希望读者知道他希望读者所知道的历史。吉安娜忽然意识到,她在安东尼达斯的图书馆里所能看到的提瑞斯法的历史如克里斯托夫所提到的那些史书一样,可能都因为作者的偏好而经不起历史的任何推敲。

突然,吉安娜感到脖子后面一阵刺痛。她站了起来。

艾格文也站了起来——这位老法师肯定也感觉到了什么。“结界法力加强了。”

让吉安娜觉得奇怪的是,她并没有告诉艾格文自己破解这种法术的能力,但艾格文居然察觉到了。看来,自己最初的猜想并没有错。

但是现在结界的法力越来越强了,吉安娜不由担心起来,事情越来越不对劲了。“有麻烦了。”

“是的,——我知道这种魔法。说实话,真的没想到会再撞上他。”艾格文咳了一下,“我真不敢相信,怎么可能?”

来不及向艾格文问个清楚,吉安娜首先要确保自己可以穿透那个结界。她试着用了一个瞬间传送咒和穿透法术。她告诉自己这点疼痛是不会让她屈服的。

当然不会的,毕竟此前,它都是灵验的——她没有用穿透法术来传送这些雷霆蜥蜴,因为她想好好调查一下这片丘陵,然后再安顿这几百只狂躁不安的小家伙。吉安娜迅速闭上眼睛,试图消除这些疼痛。她转身对艾格文说道:“我穿不透。”

“恐怕是这样。”艾格文叹了口气,显然她可不希望和这个“小女孩”困在一起。

吉安娜也不希望这一幕发生。困在这种地方,她可没办法兑现自己对萨尔的诺言。

“你说你知道这种魔法?”

艾格文点点头:“是的,记得兹莫多尔吗?我碰到的第一个恶魔,也就是那个强占校舍的家伙。”

吉安娜点了点头。

“这个结界就是他的。”

第十五章

克里斯托夫非常讨厌坐在王位上。

然而从理性上讲,他明白它是不可或缺的。领导者们需要向臣民们传达这样一种信息:俯瞰天下,唯我独尊。于是,一把样子恐怖而又高高在上的巨型椅子便将这一信息微妙而又自然地表现了出来。

但克里斯托夫还是不喜欢坐在上面。他相信自己必定会犯某种错误,必定会践踏到它的尊严。因为他深知自己的缺陷——他根本就不是当领导的料。这些年来,他一直在细心观察身边的领导者,同时也在刻苦研究那些不在他身边的领导者。他同周围的人一样清楚:好的领导者所做的都是对的,而坏的所干的都是错事。但有一点他很早就明白了,那就是——骄傲自负的领导者必定不会长久。领导者犯这样或那样的错误,在所难免,但骄傲自负者的眼里永远都容不下一个错误,于是一场注定以自我毁灭或外界毁灭为结果的斗争必定会将这类人推向末路。克里斯托夫先前的主子——盖瑞索斯——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如果这位元帅肯听从自己或是其他六个人的意见,就不会盲目地跟那帮放逐者合作。正如克里斯托夫所料,不死族的那帮畜生背叛了盖瑞索斯和他的战士,为他铺筑了失败和死亡的道路。而那时克里斯托夫早就已经离开,奔赴更好的前程去了。

这是一个多么不幸的轮回!因为只有那些骄傲自负的人才会不顾一切地追逐领导者的地位。这个谜一般的难题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世上很少有出色的领导者这一难题了。还是个年轻学生的时候,克里斯托夫对这个难题就非常感兴趣。

克里斯托夫非常清楚他本身就是个极度自负的人。他对自身能力的高度自信是他之所以能够成为普罗德摩尔女王身边最器重的大臣的原因,但同时也是为什么他绝对不合适代替她的位置的原因。

尽管如此,他还是按照女王的吩咐做了,顶替女王的工作直到她办完那件荒唐可笑的差事。

克里斯托夫厌恶这个王位还因为它是一个该死的让人活受罪的家具。为了达到应有的效果,坐在上边的人必须挺直身子,胳膊必须放在扶手上,带着一副洞察世事的神情凝视所有发言的人。但对克里斯托夫而言,这么坐着让他的背难受死了。只有弯着身子斜着坐,他才能避免脊柱疼痛的困扰。但这样一来,他就好像坐在一个沙发上,跟王位应有的庄重威严相差甚远。

这是一个非常时期。克里斯托夫真不希望女王跑到兽人的国家里去干那些荒谬的事情,好像整个塞拉摩都比不上杜隆塔尔那些粗暴丑陋的爬行动物。

普罗德摩尔女王做了不少让人钦佩的事情。无论是作为一个法师还是一个王者,很少有哪个女性可以跟她媲美。虽然也有不少的女性统治者,但她们不是通过世袭继承的王位,就是通过婚姻得到的王位,还没有哪个像女王那样完全凭借自己的意志和毅力走上王位的。尽管麦迪文首先提出了联盟的想法,但到今天为止,是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史无前例地实现了将人类和兽人联合起来的伟大重任。以克里斯托夫独到的眼光看来,普罗德摩尔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领导者,而他为自己能成为她最信任的大臣而倍感荣耀。

这也就是普罗德摩尔为什么不顾一切地袒护兽人的原因,克里斯托夫可以理解这点。在所有他接触过的和研究过的领导者中,唯一一位可以与普罗德摩尔女王相提并论的就是萨尔。他的功绩——统一兽人部落,解除恶魔魔法强加在兽人头上的枷锁,从而摆脱兽人低贱的地位——比普罗德摩尔女王做的还引人注目。

但萨尔只是兽人中的一支独秀。本质上讲,兽人只是一群没有开化的野兽,勉强能理解语言而已。他们的风俗习惯仍旧野蛮原始,他们的行为方式也粗俗不堪,让人无法接受。不错,萨尔在改造他们,他将从抚养自己的人类那里学来的一套近似的文明教给他们。但萨尔终究是会死的。等他死后,兽人身上那些所有学来的人性也会一同死去,回到邪恶的动物行列,回到萨格拉斯原先为他们安排好的笼圈。

普罗德摩尔女王当然不会听到这些话。克里斯托夫曾经劝过她,但最伟大的领导者都会有自己的盲点,这就是她的盲点。她笃信兽人应该与人类和睦相处,为此她甚至不惜背叛自己的亲生父亲。

也正是从那刻起,克里斯托夫预感到一个非常的行动即将发生。女王宁愿看着自己的父亲被人杀死也不愿辜负那帮畜生的信任。而那些兽人——除了萨尔——都不会领她这份情。

如果是另一种环境,克里斯托夫永远都不会有机会做他已经在做的事。每天醒来,他都会反思自己是否该这么做,而每天他都会从恐惧中醒来。从踏上卡利姆多——这片经过了战争和重建的土地上起——他就活在一种卑贱的恐惧之中,害怕所有的一切都将被再次毁灭。除了商人海岸上的一个北哨堡,人类在卡利姆多的地盘就剩下东海岸沿线的一个小岛了。岛的三面都居住着那些畜生:好一点的就对人类不理不睬,漠不关心;糟的就虎视眈眈,满腔敌意。小岛的另一面是大海。

尽管他担心害怕,尽管他多次告诫,女王却总是偏袒兽人,损害人类的利益。她还口口声声称这将有益于联盟,称与他们联合比与他们分裂好。既便如此,最大的悲剧却在于她相信他们。

克里斯托夫更了解他们。普罗德摩尔女王无法预见之后的局面,他却凭借一生的经验看到了最终的结局。他一定要力挽狂澜。

德菲顶着满脸皱纹的脑袋走进会客厅。“阁下,占卜水晶球正在发光,我想它可能收到了一条信息。”

克里斯托夫冷冷地说道:“嗯,一般是这个意思。”他从女王的书桌后面站起来,走进王位室,占卜水晶球就放在王位室。没错的话,应该是洛雷娜或达文通知他已经到达,部队也在那天早上赶到了。克里斯托夫原打算让洛雷娜赶在部队军舰之前到达,但现在由于飞船出现了机械故障,推迟出发,而军舰又得益于风向的便利,提早到达了。

克里斯托夫径直向水晶球走去。水晶球放在王位室西南角的一个垫座上,正发出一片深红色的光芒。这也就意味着北哨堡那边的水晶球已经激活,开始启用了。

犹豫了片刻,克里斯托夫伸出一只手抓起水晶球。真如他所料,一股震颤的力量穿过她的胳膊,痛得他几乎都要把它扔在地上了。与此同时,那片红光也随之慢慢消退了,接着传来了达文少校的声音。听上去好像达文正在一个洞穴深处,声音完全是从嗓子眼里发出的。

“内务大臣大人,我非常难过地通知你,洛雷娜上校的飞船还没有来。空中观察员说看到飞船向东北方向开去了。部队已经到达了,但我不知道上校怎么部署他们的。请您示下。”

克里斯托夫叹了口气,将水晶球放回原位。“该死的女人!”

“哪个女人?”德菲连忙问道。

“洛雷娜上校,谁跟她一块上的飞船?”

这个年长的管家立即开始从记忆里搜索答案。虽然她的思维方式怪了点,但效率却出奇的高。“贝克少校,米拉上尉,哈考特上尉,诺罗吉中尉,哦,还有布拉维恩下士。”

克里斯托夫皱着眉头问道:“她干嘛带个下士?”他明确地跟她讲过,让她带上她的高级副将乘飞船走,其余部队乘船去。突然,他脑海里一闪:“我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字。”

德菲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走上前回答道:“她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幸运美女,从战场上回来的,嗅觉非常灵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可以嗅出百步之内的魔法。”

“对,就是她。”克里斯托夫记起了那个布拉维恩——战争期间她曾是名列兵——她不仅可以察觉到肉眼无法看到的恶魔,辨别出被燃烧军团施法控制的人,还总能找到普罗德摩尔,或其他的法师。一些将军非常喜欢利用她这一特长在嘈杂混乱的战场上找到女王的踪迹。

克里斯托夫马上意识到洛雷娜打的什么主意了。“她真[****]该死!”他长叹一口气,小声咕哝道,“我[****]也真该死!”

“怎么了,先生?”德菲问道。

“没什么,”克里斯托夫当即答道,他不能让德菲知道整件事情,“没事了。”

德菲一脸的困惑:“没——好的,阁下。”德菲奇怪地看了看他,转身离开了。

克里斯托夫出神地盯着那个大窗户。今天薄雾蒙蒙,他只能看到海上一两里格远的地方。

太晚了,克里斯托夫知道这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是他让上校对他的不满和敌意——早在战争期间,她对他就有意见了——影响了自己对她的态度。洛雷娜鄙视他,他同样也鄙视洛雷娜。当他们同时向女王进谏的时候,这种相互的鄙视反而产生了相反的效果,事情总会得到周密圆满的解决。但当他坐在王位上的时候,这种互相鄙视无异于自相残杀。高高在上的王位象征了领导者唯我独尊的地位——即便是朝堂上最琐碎的斗争也不能冒犯王者的威严。

盖瑞索斯身上的自负,以及之前无数领导者身上的自负,在克里斯托夫身上都体现了出来。如果他能够对洛雷娜尊重些,她也许会照他说的办。但就因为他没有这么做,她就带上布拉维恩去找普罗德摩尔女王了,这也就是为什么飞船朝东北方向开的原因——她们去杜隆塔尔了,去找正在那里安置雷霆蜥蜴的女王了。

虽然这让克里斯托夫有些措手不及,但还有最后一条路可走。计划必须继续进行,只不过会有些小的调整而已。也许日后会有点麻烦,但到那时,死了的早就被遗忘了。唯一能让女王认识到这帮兽人根本就不值得信任的方法就是尽快打响这场不可避免的战争。

克里斯托夫又一次抓起了水晶球。这次他双手——不是一只手——抱住了它。水晶球将这一行为作为发送信息的指示,发出了蓝色的光芒。“我是内务大臣克里斯托夫。我怕我们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普罗德摩尔女王和洛雷娜上校都被火刃氏族那帮阴险的兽人信徒抓住了,兽人必须为此付出代价。达文上校,现在我授权你负责北哨堡所有的军事部队,准备开战!”

克里斯托夫将水晶球放回垫座上,光芒慢慢地消失了。信息通过空中丝毫不差地传送到另一个水晶球那里。

克里斯托夫转身向女王办公室走去,准备处理那些他只完成了一半的工作。刚走到办公室门口,一股硫磺的恶臭就开始在空气中蔓延开来。兹莫多尔到了。

盖尔泰克厄雷德纳什,汇报情况,内务大臣。

作呕的臭味和反感让克里斯托夫抽了抽鼻子。他讨厌跟恶魔打交道,如果赌注不是那么高,他马上就叫这个怪物滚蛋。但克里斯托夫学到的另一条王者之道就是,为了实现国家的利益,必要的时候可以考虑与异族联盟。这就是为什么普罗德摩尔女王不顾一切地促成人类与兽人结盟的原因,同时,这也是为什么他现在与兹莫多尔走得这么近的理由。他们的合作不过是暂时的,这个小魔头不过是他整个计划中的一个棋子。说白了,他在利用兹莫多尔——为了让他按照自己的意愿将事情圆满地完成,他愿意满足他的虚荣心,在他面前卑躬屈膝。

“一切都在按计划发展。塞拉摩的人民已经荷枪实弹,准备进攻兽人,消灭他们。”

好。看到这些丑陋的叛徒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非常高兴。

“我也是,”克里斯托夫的确是这么想的。兹莫多尔之所以能同克里斯托夫联手就因为他们两者都抱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干掉世上所有的兽人。当这些都实现之后,兽人就不再成为被考虑的因素,克里斯托夫下一步就准备消灭兹莫多尔和……

愿我们的心愿能够早日实现。再见,内务大臣。盖尔泰克厄雷德纳什。

克里斯托夫点了点头,按照兹莫多尔的发音将这两个词重复了一遍。它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致敬,火刃氏族”。

与此相关的文章:

  • 收藏到 : Google书签 新浪ViVi 365Key网摘 天极网摘 我摘 POCO网摘 博采网摘 YouNote网摘 和讯网摘 博拉网 igooi网摘 I2Key网摘 天下图摘 百特门网摘 Del.icio.us Yahoo书签 奇贴 QQ娱乐摘 添加到Digg! 添加到Facebook!
  • 标签 : 
  • 原文链接 : http://www.flashj.cn/wow/%e4%bb%87%e6%81%a8%e4%b9%8b%e8%bd%ae1415.html
  •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 : 魔兽世界文艺博览
  • 评论

    暂无评论,何不沙发?!

    发布评论


    欣赏魔兽世界的背景、剧情、文化、种族等设定。
    欣赏魔兽世界的小说、漫画、电影。
    搜集历史、地理、人文等资料。
    协议
    本站采用创作共享版权协议2.5,欢迎任何非商业应用的转载,但须注明出自“魔兽世界文艺博览”,保留原始链接和文章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