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标炸弹的魔兽世界文艺博览手札,汇集来自各界的资料
‖2009 年十月4日,星期天,下午 16:33 | 给我留言 | 187阅读
发布者: 鼠标炸弹
联系我

声明:《仇恨之轮》(ORGANIZED BY PIGISMA Cycle of Hatred by Keith R.A. DeCandido)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博客转摘于此仅出于学术研究目的,供欣赏魔兽世界历史的同学一起研究交流。
喜欢本书请购买正版。

“我还没弄明白到底是什么问题,上校?”

洛雷娜站在北哨堡的观测室里,隔着窗户向外眺望。说话的是北哨堡的最高指挥官达文少校。洛雷娜和她的小分队一个小时前就到了这里,但是拿他一直没办法。

观测室的中心放着一张小桌子,达文就坐在桌子旁边的椅子上。他是个大胖子,脸上长着厚厚的胡须。他刚刚告诉洛雷娜,有一艘巡逻舰在大雾里迷了路,这或许就是兽人看到的那艘船。

洛雷娜转过身,俯视着他——这么做很容易,虽然站着的时候,达文也不比她高——说:“问题是,少校,兽人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而且那艘船应该收到求救信号。”

“为什么?”听上去达文被弄糊涂了。

“因为他们是我们的盟友。”洛雷娜简直不敢相信着还用得着解释。达文在战争时期曾是位英雄。他所在的部队为了护送一名法师(虽然没能保住他的性命)全军覆没,只有他活了下来。这次经历是一笔无价的财富。

现在这位英雄只是耸了耸肩:“我们确实一起作战,但这也是没办法。他们一点教养都没有。我们之所以能容忍他们全是看在萨尔的面子上,而我们之所以给萨尔面子,是因为他是被人类抚养长大的。但是这并不代表兽人的安危跟我们有关。”

“普罗德摩尔女王不这么认为,”洛雷娜厉声说,“我也是。”她转过身去。站在这儿欣赏无尽之海真是太壮观了,这比对着达文那张臭脸舒服多了。“我已经派人去请阿维诺船长和他的船员。我想听听他的说法。”

达文站起来:“恕我直言,上校,这事无关‘谁的’说法。阿维诺的船迷了路,好不容易才回到航道,我知道兽人遭到了海盗的袭击,但这与我们无关。”

“不,这与我们有关,”洛雷娜没有转过身来看他,“海盗并不在乎袭击的对象是谁。他们可能袭击地精、兽人、巨魔、食人魔、精灵、矮人——甚至是人类。但是只要在棘齿城附近出现了海盗,我们就不能袖手旁观。”

“上校,我已经被派到这儿来三年了,”达文有点来火了,“我用不着你跟我解释什么是海盗。”

“如果真是这样,那你也应该用不着我跟你解释为什么要帮助兽人消灭海盗。”

一个矮个子列兵唯唯诺诺地敲了敲观测室的门。他身上的制服出奇的大,可以给比他高一个头的人穿。“呃,长官,有人想见你和洛雷娜上校,长官,不知道可不可以,长官?”

“是谁?”

“呃,长官,是阿维诺船长,还有一个我不认识。”

“那是施特罗沃,”洛雷娜说,“是我让他带船长到这儿来的。”

达文瞪着眼睛看着洛雷娜:“你把我的人像犯人一样押到观测室来是什么用意?”

洛雷娜盘算着要给普罗德摩尔女王和诺里斯将军写封信,申请把达文调到厨房去,“首先,少校,我认为向你的船长问话时,你应该在场;其次——平时你都把犯人押到观测室来吗?不是应该押到拘留室吗?”

达文无言以对,只好继续瞪着眼睛看着她。

洛雷娜转身对列兵说:“带他们进来。”

列兵满脸不高兴地看了少校一眼,直到他点了点头,才退了出去。

观测室里进来了两个人。施特罗沃是洛雷娜认识的人中长相最大众化的——中等个头、中等体重、中等身材,还有棕色的头发、棕色的眼睛和薄薄的胡须,看上去跟所有的成年男子都长得差不多。毫无特点的外貌让他成了天生的侦察员:不论他出现在什么地方,都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走在施特罗沃身后的男人有着一张被风吹干了的脸。他迈着沉重的步子,把地板都要压弯了。他脸上布满了皱纹,皮肤因为长年的暴晒变成了深红色。

“阿维诺船长。”达文把椅子往后一移,“这位是洛雷娜上校。普罗德摩尔女王把她从塞拉摩派来,为的是调查海盗为什么要袭击兽人的船。”

阿维诺皱起了眉头:“我想这是显而易见的,上校。”

洛雷娜瞪了达文一眼,又点点头向阿维诺表示致意:“少校的话不太准确。事实上,我来这儿是为了调查为什么海盗会袭击一艘兽人的商船——呃,我想知道的是你们为什么没有帮助他们?”

阿维诺指着施特罗沃问道:“这就是这个人和他的同伴不断骚扰我和我的船员的原因?”

“施特罗沃军官和他的队员只是按女王的吩咐办事。我也是。”

“我要执行任务去了,长官。这个问题我待会儿再来回答。”

“不,船长,不可以。”

阿维诺看着达文。达文耸了耸肩,表示这事他管不着。阿维诺咄咄逼人地看着洛雷娜:“好。那么这次所谓的袭击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五天之前。根据达文少校的说法,那天早晨你被困在了大雾里。”

“是的,长官。”

“当然,你看到其她的船了吗?”

“好像看到了——好像有一艘船在海上出现,但我不确定。不过我能断定,我们的船和那艘船曾一度靠得很近——他们还鸣了雾号。”

洛雷娜点了点头。这证实了兽人的说法。

“但是我没把握。那天的雾大得连我自己脸上的鼻子都看不到。上校,在我五十多年的航海生涯中从未见过那么大的雾。萨格拉斯没准当时还在我们的甲板上散步来着,只是我没看到而已。我不去帮忙是因为担心兵变,这是真话。而且我们也用不着去担心那帮绿皮怪的死活。”

洛雷娜盯着船长看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很好,船长,谢谢你的配合。你可以走了。”

“真是浪费时间。”阿维诺低声咕哝了一句,离开了。

船长走后,施特罗沃说:“大多数船员都这么说的,长官。”

“那是当然,”达文说,“因为这就是事实。只要用脚趾头想想就能明白。”

听到少校的话,洛雷娜感到一阵头晕。她问道:“告诉我,少校,为什么你一开始不说阿维诺船长遇到了另一艘船——而且那艘船还鸣了雾号?”

“我以为这无关紧要。”

洛雷娜决定把信改一下,让女王把达文调去洗粪池。“少校,你的职责不是估计是不是无关紧要。你的职责——还有你的义务——是服从上级的命令!”

达文长长的舒了口气:“你看,上校——你来这儿是为了查明阿维诺船长有没有失职。现在真相大白了。他没有。那么绿皮怪的货物到底怎么样了?”

“事实上,没怎么样——他们独自击退了海盗。”

达文又站了起来。他像看着一个疯子一样看着洛雷娜:“那么——恕我直言,长官,这项调查有什么意义?看起来那些绿皮怪并不需要我们帮助——干嘛把我们当犯人审?正如我所说,我们什么错也没有。”

洛雷娜摇摇头,完全不同意这种看法。

与此相关的文章:

评论

暂无评论,何不沙发?!

发布评论


欣赏魔兽世界的背景、剧情、文化、种族等设定。
欣赏魔兽世界的小说、漫画、电影。
搜集历史、地理、人文等资料。
协议
本站采用创作共享版权协议2.5,欢迎任何非商业应用的转载,但须注明出自“魔兽世界文艺博览”,保留原始链接和文章作者。